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完整作品阅读

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完整作品阅读

久久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楼阮周越添,故事精彩剧情为:【先婚后爱➕暗恋➕男二上位➕追妻火葬场女主不回头➕双洁】她是徐家的养女,是周越添的小尾巴,她从小到大都跟着他,直到二十四岁这年,她听到他说——“徐家的养女而已,我怎么会真的把她放在心上,咱们这种人家,还是要门当户对。”-楼阮彻底消失后,周越添到处找她,可却再也找不到她了。-再次相见,他看到她拉着一身黑的少年走进徐家家门,脸上带着明亮的笑。周越添一把拉住她,红着眼眶问道,“软软,你还要不要我……”白软乖巧的小姑娘还没说话,她身旁的人便斜睨过来,雪白的喉结轻滚,笑得懒散,“这位先生,如果你不想今天在警局过夜,就先松开我太太的手腕。”...

主角:楼阮周越添   更新:2024-06-18 18: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楼阮周越添的现代都市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完整作品阅读》,由网络作家“久久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楼阮周越添,故事精彩剧情为:【先婚后爱➕暗恋➕男二上位➕追妻火葬场女主不回头➕双洁】她是徐家的养女,是周越添的小尾巴,她从小到大都跟着他,直到二十四岁这年,她听到他说——“徐家的养女而已,我怎么会真的把她放在心上,咱们这种人家,还是要门当户对。”-楼阮彻底消失后,周越添到处找她,可却再也找不到她了。-再次相见,他看到她拉着一身黑的少年走进徐家家门,脸上带着明亮的笑。周越添一把拉住她,红着眼眶问道,“软软,你还要不要我……”白软乖巧的小姑娘还没说话,她身旁的人便斜睨过来,雪白的喉结轻滚,笑得懒散,“这位先生,如果你不想今天在警局过夜,就先松开我太太的手腕。”...

《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完整作品阅读》精彩片段


“好好、好,你好。”谢老爷子一见就特别喜欢,眼里已经没有谢宴礼了,他别过身子,笑着看她,“囡囡,爷爷可以这么叫你吧?”

“今天结婚累不累?是不是太仓促了,哎,谢宴礼那小子不会做人,他是不是戒指都没给你准备?”谢老爷子人已经在她身边了,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道,“我老伴儿啊,就是你奶奶,以前有只祖母绿的戒指,爷爷给你找出来啦,先用它充个数~回头再找设计师给你设计个好的。”

说着,他就直接将人带了进去。

而周围其他人也一股脑围了上去,倒是谢宴礼本人,被堵在了外面。

他手上还拎着东西,目光淡淡地扫了一眼站在门前的堂妹。

谢星沉双手抱胸,凑过来,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谢宴礼,是她吧?是高中时候的那个,楼阮。”

谢宴礼仍然是那副神色淡淡的模样,漆黑的眼眸睨着面前的人,没出声。

谢星沉挑着眉梢问道,“用了什么手段啊,这么着急就把婚结了,啧。”

谢宴礼瞥了她一眼,抬脚就要往里面走,但却被拦住了去路。

谢星沉笑吟吟的脸出现在面前,“我知道你很急,但你先别急。”

谢宴礼一改往常的散漫慵懒,狭长的眼眸落下来,带着不动声色的压迫感,“你很闲?”

谢星沉再次拦着他,眨了眨眼睛,“她知道吗?”

虽然只是堂兄妹,但两人的眉眼却如出一辙,同样带着无限瑰丽惑人之色。

谢宴礼抬起手,动作优雅骄矜,冷白修长的指尖拂过她的肩头,“需要我给你找点事做?”

“啧。”谢星沉轻嗤了一声,双手抱胸靠在了一旁,“谢家怎么生出你这么没出息的。”

谢宴礼像是没听到她在说什么似的,直接抬脚进了门。

里面热闹地像过年。

他站在门口顿了一下,目光望向正乖巧坐在最中间的楼阮。

小小一只,脸上带着浅浅的无措,像只鹌鹑。

那只被围观的小鹌鹑终于看到了他,她抬起眼睛,满眼都是求救。

谢宴礼勾起唇角,大步走了过去,将手上拎着的东西放在了桌上,对着笑得一脸柔软的老爷子道,“爷爷,这是软软给你们准备的礼物。”

谢老爷子头也不抬,动手打开了一只丝绒质地的戒指盒,笑呵呵地把戒指盒递到楼阮面前,随口敷衍谢宴礼,道,“嗯嗯,礼物。”

他打开了那只戒指盒,一枚硕大精美的祖母绿宝石戒指安静地躺在里面,散发着浓郁的绿意。

一看就是好东西。

“囡囡看,这个就是爷爷跟你说的那个戒指,你试试?”

语气像在哄孩子。

谢宴礼站在桌前,眼皮子跳了又跳。

蓦地回头看向了站在角落里的唐叔。

摄人的目光望过来,唐叔立刻别过了眼睛,不关他的事!

他只是例行告诉老爷子少爷的状况而已!

楼阮低头去看那枚戒指,眉心抖了一下,连忙道,“爷爷,这太贵重了。”

谢老爷子摆了摆手道,“不贵重不贵重,你试试,你先试试!”

谢妈妈坐在她另一边,直接伸手将那枚戒指拿了出来,拉过了楼阮的手,替她戴上了,“爷爷给你就是你的,你这孩子,跟家里人客气什么。”

“瞧,真合适。”

楼阮看着手指上那颗复古的祖母绿戒指,觉得手都沉了起来,她的动作格外小心,生怕磕了碰了。

谢老爷子一喜,胸前的鎏金质地的怀表链条抖了抖,“好看,也合适,就跟量身定做的似的!”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唐叔:“……”

他看着老爷子的动作,缓缓挪过去,伸出手……

手指还没碰到自己的手机,手臂就再次被一把揪住!

谢老爷子抬着眼问,“那女娃娃叫什么,是干什么的呀,家住哪里啊,是京北人吗?”

唐叔保持着那个被抓住的姿势:“……不知道,只知道姓楼。”

谢老爷子顿时没了兴致,松开了他的手,低头开始看手机。

发了照片以后,群里很快就有人回了消息:

【?不信】

【真的假的,没听说他谈恋爱啊?】

【???】

【?p的吧】

【爷爷,你别被骗了,现在诈骗犯很多的,他是不是发了照片给你然后让你给孙媳妇礼物或者打钱什么的?这是骗子】

……

谢老爷子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的消息,微微扬了扬下巴,哼,就知道他们不信。

他把手机放下站起来,抬脚就往里面走。

谢宴礼都让老唐准备见面礼了,那他肯定很快就会把那个女娃娃带到家里来见他。

他得好好选几件衣裳出来才行……

-

黑色的库里南停在了徐家门前。

楼阮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爬满爬山虎的小楼,动作凝滞了两秒,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二楼的窗户被打开,露出了徐旭泽挂彩的脸。

谢宴礼抬起眼睛往上看了一眼,和楼阮一起去后备箱取了见面礼,踏进了徐家大门。

徐家格外幽静。

院子里种满了花草,绿荫蔽日,只有斑驳的光影落下来。

两人快要穿过院子的时候,才有徐家的佣人打开门过来,语调不咸不淡,“小姐回来了。”

谢宴礼站在楼阮身后,眉梢轻轻挑了挑。

似乎是察觉到了谢宴礼的目光,那佣人终于看了过来,也不怕人,仍然是那副不咸不淡不怎么欢迎的样子,“还带了朋友一起啊,里面请。”

说罢就转了身,也没有要上前帮忙拿东西的意思,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先生不在,太太在午睡,小点声。”

养父养母是联姻,感情一直不好,对她也一直淡淡的,楼阮早就习惯了。

但谢宴礼应该从没受过这种冷待,楼阮有些担心地抬起头看他。

谢宴礼站在她身旁,斑驳的光影掠过那张矜贵的脸,他菲薄的唇勾了勾,眼底没有半点笑意。

精致的礼盒统一被收在右手边,空出来的修长左手不动声色地拉住楼阮的手,嘴角漫出浅笑,慢条斯理道,“徐太太午睡的时候还挺特殊。”

熨帖的西装袖口下方,名贵腕表上,时针刚刚转到十一。

京北时间,十一点。

这个时候,很多人都还没下班,吃午饭都是早的。

况且,让人送徐旭泽离开的时候,他们提前和他说过的,会来家里拜访,请他提前打个招呼。

走在前面的佣人脸色一变,蓦地回了头,还没来得及说话,目光就落在了两人紧扣的手上,她瞳孔一缩,有些说不出话来,“你……”

楼阮怎么会和别的男人这样,她不是一直都喜欢周家那个吗。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怎么不接电话。”他问。

他一靠近,原本宽敞的厨房顿时变得逼仄起来,楼阮觉得有些呼吸不畅,连忙扔下手上的空牛奶盒,和他拉开了距离,“是不认识的号码。”

谢宴礼倚靠在门边,眼尾微挑,“哦。”

楼阮已经跑到了客厅,她步子很快,正要回头说什么,就听到大门滴滴响了两声,有人推着衣裳走了进来。

谢宴礼靠在那儿看着,漆黑的瞳眸中透着散漫,“衣服来了,挑挑不喜欢的,让他们带走。”

楼阮直愣愣地看着一排又一排被推进来的衣服,全都是各个品牌当季的最新款。

外面的人鱼贯而入,不一会儿就占满了整个客厅。

而这,还没完。

后面还有最新款的包包,鞋子和丝巾……

楼阮:“……”

她已经不知道该看那些衣服还是该回头看身后的人了。

真的很难不代入小说女主……

等到人东西都被推进来以后,才有一位同样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上前,微微笑着道,“楼小姐好,我是谢家的管家,楼小姐可以叫我唐叔。”

他微微别过身子,又给楼阮介绍身后的人,“这位是李老师,是明丽的造型师,衣裳如果有什么不合适的,他和他的助理会为您改好。”

明丽,明丽传媒,是国内目前发展势头最好的传媒公司,而这家公司最能打的就是他家的首席造型师李鹤,国内很多大牌明星想让他帮忙做造型都请不到……

楼阮:“……”

真的不是她没见过世面,这种场面她在小说里见到过很多次,但现实生活中还真是头一次。

内心虽然在颤抖,但她还是朝着两位伸出了手,落落大方道,“唐叔好,李老师好。”

-

周氏大楼。

二十三楼,总裁办公室。

周越添站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俯瞰京北的风景。

程磊站在他身后,低着头看着手机,眉头微微拧着,脸色不太好看,“没接。”

站在窗前的人转过身来,冷着一张脸,“再打。”

楼阮从不请假,今天这么重要的会,她请什么假?

程磊看着他在办公桌前坐下,嘴唇动了动,开口道,“她可能真有什么不舒服的,想请假就让她请吧,总裁办这么多人,难道离了她还不活了?”

他实在不懂,不就请天假吗,为什么非要他给楼阮打电话。

周越添蓦地抬起眼睛,他瞳孔颜色很淡,是浅浅的棕色。

那双浅棕色的瞳孔配上那张清冷凌厉的脸,瞬间让程磊说不出话来。

他舔了舔唇,低下头打开通讯录,“行,再打,再打就再打。”

不就打个电话吗,干嘛这样。

程磊再次拨通了楼阮的电话。

周越添坐在办公桌前,浅棕色的瞳仁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眼角眉梢都带着浓浓的戾气。

像要吃人似的。

办公桌的桌角摆放着一簇绿植,是楼阮之前放在那儿的。

以往,她每天早上都会过来浇水。

周越添的视线越过它,定定看着程磊,直到对方再次放下手机,“用户正忙,可能她不舒服睡了?”

落在办公桌上的手指微微拢起,周越添的视线落在了那盆绿植上。

“周哥?”程磊拿着手机看着他,像是有些疑惑。

周越添终于收回了视线,他看向开会前随手放在一边的手机,看了两秒,把它拿了过来,仍然没有新消息。

她以前病了,都会发消息给他,想方设法从他这里得到一句关心。

今天没有,今天什么也没有。

周越添滑动手机屏幕,解锁以后手机直接回到了微信界面,他和楼阮上一次发消息是在昨天。

【出门了。可爱小熊jpg.】

【到门口了,越添哥,你们在哪里呀?东张西望jpg.】

这两条他都没有回。

周越添手指落在手机屏幕上,又往前翻了两条,大多都是楼阮在说话,她说十多句,他偶尔才会回一两句,大多时候都是“嗯”,“知道了”这种话。

“周哥,你怎么了?”程磊见他状态好像有些不对,上前来问道。

“没什么。”周越添一把扣上了手机,面无表情道。

可能真的是不太舒服,所以才没有发消息。

应该不是昨天晚上听到了什么,他和程磊他们说完话后见到她了,那会儿看到他的时候还在笑。

而且,就算听到了也没什么。

……对,没什么,她不会在意这个。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对吧,”他看着她,薄唇里溢出低低的笑,“软软?”

楼阮不确定他喊的是“阮阮”还是“软软”。

软软是她本来的名字,听养父说,爸爸觉得楼软不好,后面就改成楼阮,软软就成了她的小名。

楼阮微不可察地一顿,他清风一眼的嗓音卷进耳蜗的时候,她有一种被勾引的头皮发麻感。

顺着这个视线,她正好可以看到他滚动的喉结。

那个地方印着她的牙印。

少女微微往后缩了缩,软白的脸颊上映出了一层浅浅的薄粉,她低下头,声音乖软,“…嗯。”

-

送走徐旭泽后,楼阮才重新坐上了那辆库里南的副驾驶。

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开车的人换做了谢宴礼。

做工精致的西装外套被他脱下,随手放在了后座。

雪白衬衫的袖口被解开扣子,拂至手肘处,冷白肌肤上,性感的青筋微起。

楼阮的目光最终落在了他手腕上那枚精致的腕表上。

她认得那枚腕表。

早上他解开放在桌上的时候她没仔细看,现在已经完全认出来了。

这是周越添曾经很想要的一枚腕表,出自意大利著名工匠之手,全球只有这一枚。

大二那年,她选中了这枚腕表,想买下它给周越添做生日礼物。

后来到了意大利才知道腕表已经被买走,老先生知道她想将它送给喜欢的人做生日礼物后,还留下了买主的电话,说对方也是中国人,或许对方可以割爱。

那张写有对方号码的卡纸还在家里,但她一直没有拨通电话。

没想到这块腕表在谢宴礼手上。

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直白,谢宴礼垂眸看向手腕上的腕表,“喜欢?”

楼阮连忙摇头,转过头在副驾驶上坐好,“没有,就是觉得好像在杂志上看到过。”

“杂志?”谢宴礼点点头,随手扣上安全带,“确实上过国内的杂志。”

打造这枚腕表的老先生将它命名为Coisíní,意为怦然心动。

在意大利见到它的时候,原本没想买,后来听人说了它的名字,才在临近回国两个小时前买下了它。

谢宴礼启动车子,慢条斯理道,“这块是男士腕表,女士戴不太好看,不过谢太太喜欢的话,我倒是也可以摘下来给你。”

“……不用,你戴着很好看。”楼阮还是不太适应那声谢太太,连忙道。

谢宴礼双手落在方向盘上,看着前面的路唇角一勾,“哦,原来不是喜欢它,是喜欢我戴它。”

楼阮:“……”

她终于忍不住,转过头看他。

开着车的人大大方方地伸出右手,完美地展示冷白手腕上的腕表。

楼阮:“……谢宴礼。”

谢宴礼单手转动方向盘,漫不经心地看着前面的路,嗓音散漫不羁,“嗯?”

楼阮眨了眨眼睛:“我弟弟已经不在这儿了。”

徐旭泽已经下车了,没必要维持暗恋她十年的人设了。

顿了一下,她又夸赞道,“你刚刚演得很像,我都快信了。”

“演?”

“对啊。”楼阮伸出手,朝着他比了个大拇指,“真不愧是天才,在表演方面也很有天赋!”


他叫谢太太叫得,似乎越发熟练了。

楼阮小声“哦”了一声,低头翻了翻包,从包里拿出了纸巾,她坐在副驾驶上,把纸巾撕开成细条,在指尖绕了一圈儿,又把多余的撕掉,放到了周越添的掌心。

周越添靠在那儿,垂眸看着掌心那一截轻软的白色卫生纸,合上了手,动作慢条斯理。

不过只有他本人知道,那截小小的纸巾条落在手上的感觉。

像是柔软的小猫爪子在掌心轻轻挠了一下,软软痒痒的。

勾得心尖儿也跟着一起,有些痒。

他坐在驾驶座上,慢条斯理地收好那截纸巾,漫不经心说道,“我送你上去。”

“嗯?”楼阮解下安全带,有些茫然地抬起头看他。

周越添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东西太多,你怎么拿?”

楼阮回头看向后座那堆东西,犹豫了两秒,还是轻轻点了头,“那就谢谢你了。”

“不客气,谢太太。”

-

楼阮住的地方距离周氏很近,步行只需要十来分钟。

她有很多同事都住在这里。

所以,和周越添一起上楼的时候,楼阮是有些忐忑的。

如果遇到周氏的同事……

她合了合眼,终究没有像是做贼一样左顾右盼。

看见就看见吧,反正,她也打算辞职了。

她在周氏工作本来就是为了周越添。

周氏的工作和她的专业一点关系也没有,更不是她喜欢的工作。

她没有理由继续留在周氏了。

周越添走在她身边,影子被路灯拉得长长的。

他低头看着手上的东西,像是有些嫌弃似的,“怎么还有蛋糕。”

“妈妈说这个好吃,让我带回来,可以留着明天吃。”楼阮看着地上的影子,小声解释道。

真不愧是上天眷顾的人,周越添的影子在地上,都是好看的。

手长腿长,身形修瘦。

周越添看了一眼拎在手里的蛋糕盒子,没说话。

他们又往里走了走,楼阮才轻声问道,“是不是太远了,你要不直接回去吧。”

这个地段寸金寸土,每一片土地都物尽其用,里面这段路太窄,车是开不进来的。

“楼阮,”周越添笑了一声,歪头看她,“你丈夫虽然很忙,但也没有疏于锻炼,倒也不至于连一百米都走不了。”

楼阮抿起唇来,她听到那句“你丈夫”的时候,脸颊迅速烫了起来,她张了张口,最终道:“……好的。”

“楼阮姐?”身后好像有人轻轻喊了一声,像有些不太确定似的。

楼阮心一惊,和周越添一起回了头。

那人像是刚夜跑回来,有些惊喜地跑上前,“你回来啦,今天没在公司见到你,听人说你病了,怎么样了,还难受吗……”

说这话的小姑娘声音忽然一顿,目光落在了周越添身上。

他们小区灯光很好,所以,这小姑娘在一瞬间完完全全地、清晰地,看到了周越添的脸。

周越添这张脸,不仅出名,而且实在是张很令人难忘的脸。

小姑娘瞪大眼睛,嘴巴张得像能吞下核桃,“谢、谢总!”

周越添拎着东西,散漫地打招呼,“你好。”

他扫了楼阮一眼,没有继续进行自我介绍。

不过那一眼,是带着些许幽怨的情绪的。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微妙。

楼阮一看,人事那边的小姑娘,于是轻轻点了头,“嗯,你刚回来?”

小姑娘有些愣愣地点了点头,“嗯,刚跑步回来,还想着等会儿去看看你呢。”

说着,她微微凑近了一些,低声问道,“楼姐,你认识谢总啊?”


“自己选的合作对象,自己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果然是渣男,渣中之渣!和林俊逸渣渣相护,结果把自己护进去了!果然,能吊着人家那么多年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脑子也不好!”

“还,她不会辞职~我呸,真以为他能迷死人家,让人家死心塌地一辈子效忠周氏给他当牛做马呢?无语,我真无语。”

“他怎么那么普信啊?”

保镖:“……”

已经坐上驾驶座的保镖有些无语地稳了稳情绪,低声问道,“小姐,咱们现在去哪?回家吗?”

“回什么家,见春,喝一杯去!”林悦欣转过头来,“林俊逸栽这么大跟头,不喝一杯庆祝怎么行?”

“走!要是今天见春有漂亮妹妹就好了嘿嘿嘿……”

保镖嘴角轻轻扯了扯,启动了车子,转动反向盘,“……是。”

京北,见春。

酒吧的门被一只瘦削修长的手推开,谢宴礼穿过人群,直接上了二楼。

见春的二楼外围用隔音玻璃围了起来,另一面工业风的墙上贴满了来客的心愿。

【和xx长长久久。】

【新的一年发大财!】

【希望家人们都能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

比起热闹的一楼,二楼安静的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谢宴礼踩着台阶上楼,墨黑色的西装外套已经被他脱下来挂在了臂弯上,白色的衬衫上带着小小的细节,同样色系的水工刺绣图案蜿蜒而下,为主人添加了几分神秘清冷感。

衬衫的领口微微开了几分,冷白的肌肤清晰可见。

谢宴礼的步调透着懒洋洋的散漫,他嘴角漫着浅笑,走到角落里那桌坐了下来,“怎么坐这儿了?”

桌子对面的人像是忽然对他的婚事失去了兴趣一般,有些迷恋地看着下面舞池中摇曳的男男女女,目光仍然没有挪开,指着下面说道,“美女,有个美女!”

谢宴礼:“……”

他放下西装外套,点了单。

再抬眼,坐在对面的人已经挪到了玻璃跟前,双手贴上了玻璃,好像恨不得从这里穿过去,眼珠子都放到人家身上。

像个丧尸。

他双手贴在玻璃上,声音低低地道,“整容美女。”

谢宴礼轻嗤一声,“整容美女也不影响你盯着人家看。”

“整容美女也是美女啊……”季嘉佑终于转过了头,挪开眼睛,视线落在了谢宴礼身上,“没整容的是天然美女,整了容的是勇敢美女,都是美女,我都喜……”

“等等,你抬一下脖子。”

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谢宴礼靠在那儿,眼尾微微挑了挑,轻抬下巴,露出了雪白喉结上靡丽的胭脂色。

他动作端方斯文,大大方方,“怎么?”

季嘉佑盯着他喉结上那抹绯色,仔细看看,又飞速瞥一眼谢宴礼的脸,“……蚊子盯的吧?”

谢宴礼唇角的笑意微微收了收,“蚊子?”

季嘉佑点点头,“对,蚊子。”

这要是别人身上的,那一定是吻痕。

但在谢宴礼身上,那就是虫子咬的!百分之百虫子咬的!

谢宴礼定定看了他两秒,微微收回下巴,那双潋滟的黑色瞳眸小幅度地弯了弯,殷红菲薄的唇角一勾,缓缓道,“你嫂子咬的,见笑了。”

季嘉佑:“?”

只顿了一下,他就立刻开口,“不信。”

“你跟那个女的结婚只是因为迫于家里的压力,对不对?”季嘉佑身子往前凑了凑,声音压得低低的,“你不是有白月光的嘛,高中时候那个白月光,你之前不是还想着她的嘛!”

“你跟她一定只是为了家族,然后你不会和她有任何亲密举动,你要为了白月光妹妹守身如玉的!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