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推介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悔不当初

精品推介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悔不当初

呦乾乾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实力派作家“呦乾乾”又一新作《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悔不当初》,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沈筠陆丞勋,小说简介:身体在看到陆劲川的那一刹那间就变得僵硬了起来。这已经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上一次在皇朝顶层陆劲川的房间里,她以为自己已经让陆劲川感到极端厌恶,他也放了自己。本以为两个人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可他还是来了。江余看出来沈诺的紧张,抬起手握了握沈诺冰凉的手笑道:“吃啊,含在嘴里干嘛,像个小孩子似的。”简简单单一个握手的动作,落进......

主角:沈筠陆丞勋   更新:2024-05-16 09: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筠陆丞勋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推介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悔不当初》,由网络作家“呦乾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实力派作家“呦乾乾”又一新作《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悔不当初》,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沈筠陆丞勋,小说简介:身体在看到陆劲川的那一刹那间就变得僵硬了起来。这已经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上一次在皇朝顶层陆劲川的房间里,她以为自己已经让陆劲川感到极端厌恶,他也放了自己。本以为两个人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可他还是来了。江余看出来沈诺的紧张,抬起手握了握沈诺冰凉的手笑道:“吃啊,含在嘴里干嘛,像个小孩子似的。”简简单单一个握手的动作,落进......

《精品推介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悔不当初》精彩片段


沈诺看着面前眉眼藏笑的江余心头有些复杂,顺从了他。

“好不好喝?”江余笑问道。

沈诺刚要说话,突然外面又传来一些杂乱的脚步声。

“陆先生,这边就是沈小姐的单人病房,”护士长的笑声传了过来。

陆劲川高大的身影走进了病房,身后跟着的向北手中抱着一大捧满天星的花束,还有换了白大褂的向南。

护士长等人八卦的看了一眼病房里的情形,带着换药的小护士避开。

之前病房里还说说笑笑的几个人,瞬间脸色都变了。

江余手中还端着餐盒,那一勺粥都凑到了沈诺的唇边,就那么堪堪停在了那里。

陆劲川看了一眼坐在沈诺身边的江余,眸色沉了下来,随后也不说什么,径直坐在了病房里的沙发上。

这间病房是专门给那些身份地位很高的病人留出来疗养用的,设备齐全,独立卫生间,内外套房,甚至还有沙发茶几之类的东西。

唐笑笑看到陆劲川这个架势,忙放下了餐盒站了起来,下意识挡在了病床前。

江余倒是淡定,虽然在陆劲川进来的那么一瞬,他有些诧异,还是将米粥送进了沈诺的嘴巴里。

“多吃点儿,伤口好得快,”江余笑道。

沈诺嘴里含着粥,根本咽不下去,身体在看到陆劲川的那一刹那间就变得僵硬了起来。

这已经是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上一次在皇朝顶层陆劲川的房间里,她以为自己已经让陆劲川感到极端厌恶,他也放了自己。

本以为两个人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可他还是来了。

江余看出来沈诺的紧张,抬起手握了握沈诺冰凉的手笑道:“吃啊,含在嘴里干嘛,像个小孩子似的。”

简简单单一个握手的动作,落进了陆劲川的眼眸里,他脸上的表情变得越发难看了起来。

江余这算什么?

那天晚上,他想自己应该说清楚了吧?

还是沈诺这个女人勾引男人的本事倒是见长。

“江先生回避一下,我有话同沈小姐说,”陆劲川第一次称呼自己的好兄弟为江先生。

江余都听懵了,随即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陆先生有什么话就说呗,大家都是熟人。”

“我和沈小姐在床上的那点子事情,估计你不想听,”陆劲川缓缓靠在了沙发上,拿出来烟,捏在手中来回磋磨着。

江余眉头狠狠蹙了起来,终于站了起来,转过身看向了陆劲川。

躺在病床上的沈诺,脸色发白。

唐笑笑瞪大了眼眸,她之前也没这么和陆劲川见过面,也就是探监的时候听沈诺说起了陆家和沈家的那些事情。

这才觉得陆劲川这种人就是个魔鬼。

现在看来不仅仅是魔鬼,简直就是个无赖畜生,好得也是海城有名有望的大人物,居然说出来这么不要脸的话。

江余一贯的阳光笑容终于维持不住了,脸上的表情变得森冷了几分。

“陆劲川,差不多得了。”

“你说这话有意思吗?”

陆劲川手中的烟捏成沫儿,冷峻的眉眼间染了一层霜,也不看江余,只是直瞪瞪看着病床上的沈诺。

沈诺说实在的,真的不敢与他对视,低下了头。

陆劲川看着她那个在江余面前乖巧娇羞的样子,更是愤怒到发狂,脸上却沉稳冷漠。

“江余,你家老爷子已经和何家人在欧洲见过面儿了,你和何欣的好日子估计也不远了。”


沈诺刚从电梯间走出来,一直等着的唐笑笑看到她出来后忙迎了过来。

“诺诺!”唐笑笑脸都吓白了,抓住了沈诺冰冷的手。

“诺诺,姓陆的把你怎么样了?你有没有事?”唐笑笑简直是吓傻了。

之前她有个台,刚服务完送走了客人,准备收拾好东西和沈诺一起回出租屋,没想到沈诺被陆劲川带走了。

这事儿现在在皇朝已经炸开了锅,有人亲眼看到陆先生将沈诺扛在肩头带走,那个姿势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所有人都猜测是不是陆先生对沈诺的感情死灰复燃了?

可瞧着也不像,总归大家都羡慕的要死。

沈诺毁容了,都能得到陆先生的爱。

陆先生是谁,那是能让整个海城都颤抖的男人。

谁要是能爬上陆先生的床,简直做梦都能笑醒。

所有人都对沈诺羡慕嫉妒恨,唯独唐笑笑觉得这些人说的话像放屁,陆劲川那个王八蛋心狠手辣,谁沾谁死。

她现在可不认为沈诺被陆劲川单独带走能有什么好儿,她鼓足了勇气想要上去看看,却被陆劲川的保镖们挡在了外面,根本连专属电梯间的门都摸不了。

眼看着都过了凌晨三点,唐笑笑简直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看到沈诺出来忙冲上去将她紧紧抓住问东问西。

沈诺此时浑身的力气几乎都被抽干了低声道:“笑笑,回去说。”

“好!”唐笑笑忙带着沈诺朝着员工通道那边走去,没想到刚走出没几步远,被梅姐喊住。

“梅姐!”沈诺和唐笑笑停住脚步。

看着款款走来的梅清,沈诺不知道这个夜晚还要有多漫长才能熬过去。

她现在已经知道梅清是谁的下属了,陆劲川派她来也不知道想做什么。

梅清看向沈诺,眼底也难得多了几分八卦,视线凝在沈诺领口处若隐若现的红痕上,随即咳嗽了一声道:“沈小姐,明天开始你不用来皇朝上班了。”

沈诺的手微微攥成了拳,她知道陆劲川看着她不舒服,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这是将她开除了。

一边的唐笑笑实在是压不住火儿,看着梅清冷笑道:“梅姐,您也在这一行干了这么长时间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识过了。”

“沈诺是不是个恶人,是不是不好好干活儿,您心里清楚吧?”

“陆先生这么做实在是太不公道了!”

“好,我们也不想干了,不过这个月的工资总得给我们结了吧?”

梅清冷笑了一声,看着唐笑笑涨红了脸,瞧着还挺可爱的。

她其实挺喜欢这个姑娘,就是脾气太暴躁,动不动就炸毛,为人挺仗义的。

如果是她,也做不到和陆劲川对着干拼死维护沈诺的地步。

这个人可交,就是有些中二。

“唐小姐和陆先生说公道?你不怕死你去说!陆先生给你公道,你敢要?”

唐笑笑被堵的说不出话来,她还真不敢要,就是替沈诺不值当。

梅姐瞪了唐笑笑一眼:“况且这才月初,结的哪门子工资?你是不是不想干了?想干明早就别给我迟到!滚吧!别碍着我的眼!”

梅姐劈头盖脸骂了唐笑笑一通,转身走了。

沈诺和唐笑笑两个人倒是有些懵了,看着这个意思是光辞退了沈诺,唐笑笑还能接着干?

唐笑笑顿时松了口气,放眼整个海城,大大小小的会所娱乐城确实多,可工资最高,待遇最好,还有后台最硬,客人们不敢随便胡来的只有皇朝。

现在唐笑笑还愁沈诺妈妈的医药费,她倒是不想离开皇朝。

她忙抓着沈诺的手笑道:“没事儿的,诺诺,你现在身体不好就在家里面缓几天,工作的事情也不着急,慢慢找。”

沈诺心头却满是疑云,陆劲川这是不是就算放了她一马。

只要她不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他们之间估计就能翻过篇了?

接下来的日子,沈诺每天给唐笑笑做饭,洗衣服,打扫出租屋。

忙完家务就打开各种求职网站,她的手有残疾,脸也被毁容形象不太好,尽管她是设计学院的高材生,可那些设计公司一听是沈诺的名字都回绝了她。

后来沈诺彻底放弃了本行,开始去那些饭店,酒馆,甚至是送外卖的公司问了一遍,没有人愿意雇佣她。

原本还有几家瞧着沈诺也老实,准备留她,清洁地面,刷刷盘子,也不用露脸。

本来谈的好好儿的,最后还是莫名其妙的拒绝了她。

沈诺如果还看不出什么来,那就真的是个傻子。

有人专门整她,不想让她找到任何工作,哪怕是收入最低最累的活儿都找不到。

“会不会是姓陆的?也太损了吧?断人活路啊这是!”唐笑笑看着疲惫到极点的沈诺愤愤不平。

沈诺暗自苦笑摇了摇头,陆劲川既然能让笑笑在皇朝做下去,估计不会无聊到这种地步,连一个小饭馆他都要插手,不让他们给沈诺提供工作。

他好得也是海城的风云人物。

唐笑笑抓着沈诺的手:“别灰心,诺诺,总有办法的。”

“阿姨的医药费还能支撑到三个月,我这几天求梅姐给我多上几个台……”

“笑笑,”沈诺忙道:“笑笑,我真的很感激了,我们沈家就是一滩烂泥,已经把你牵扯进来,我真的不能再让你……”

唐笑笑看着她,眼神突然认真了起来:“沈诺,你知道吗,你一直都是我仰望的存在,你那么聪明,画画儿画的那么好看,年纪轻轻就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和设计公司,拿了那么多的奖。”

“我一直相信你那么好的人,不会一直倒霉下去!我看好你!你千万别想不开,别灰心!”

沈诺一时间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她从牢里出来后很少哭,此时被唐笑笑的几句话说的有些泪目。

她一把抱住了唐笑笑,声音有些发闷:“笑笑,谢谢。”

不过唐笑笑的这一番话倒是给了沈诺提醒,她左手不能用了,但是她右手还能画画儿啊。

沈诺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从网上购买了一百多件,十几块一件儿的白T恤。

然后买了颜料,在白体恤上开始画画儿。

简简单单的几笔,每一个图案都是沈诺单独设计,很与众不同,色调搭配也好看。

她把颜料特殊处理后,短时间内穿着还不掉颜色。

唐笑笑看了后直夸沈诺是个天才,这画的也太好了吧,为了支持好友,她先套了一件上班去了。

等一百件体恤衫画好后,沈诺在二手市场买了一辆小推车,准备去夜市上摆摊儿卖她画的T恤。

一件卖三十,她自己亲手设计的图案,不知道能不能卖得掉?

晚上八点,唐笑笑下班回家吃饭估计过了十二点,沈诺还有四个小时可以在夜市上卖东西。

她摸了摸放在小推车里的那些T恤衫,整整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每天画到很晚,眼睛都疼。

唐笑笑还给她准备了夜光广告条,沈诺抬起头看向了流光溢彩的夜景,突然觉得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

笑笑说过,人生如果到了最低谷,不要怕,今后不管怎么走,都是积极向上。

沈诺低下头笑了笑,那个丫头有时候还很有些哲理。

她推着车上了路,左手不太方便,她推得有些吃力,可还是一步步朝前坚定地走去。

她现在又相信光了。

吱嘎!一阵刺耳的刹车声!

突然一辆皮卡车像是失控了一样,朝着人行道撞了过来。

四周人群发出的惊呼声,沉闷的撞击声,小推车碎裂的声音,画着好看图案的T恤衫散了一地,沾着斑驳血迹……

小说《疯批总裁送妻坐牢后,悔不当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沈诺的手抖得厉害,她坐过牢,知道里面的日子有多难熬。

虽然唐笑笑仅仅是被拘留几天,可沈诺感觉像是有人用刀子在一刀刀刺穿她的心脏,笑笑是她人生中不能碰触的底线。

她原以为躲避,逃开,想安安稳稳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有一些人就是不想让她好过。

她不知道何欣为什么会对她动手,这个世界上最不应该对她动手的就是何欣了。

过去她对何欣那么好,有什么好处都先紧着她,每次去意大利参加设计界的国际会议,回来都会大包小包给她带礼物。

她为什么要这样?

沈诺终于在一堆杂物的缝隙中找到了那张卡片,咖啡馆里放在桌子上的那种装饰卡,上面是江余写下的电话号码。

他从H国回来后,一直缠着她。

她逃避,他纠缠。

他给她换了新手机上面存了他自己的电话号码,被沈诺退了回去,他就在卡片上手写了自己的电话给她。

到现在沈诺都记得他唇角微翘,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说这是他的私人号码,只有爷爷,爸妈还有几个好兄弟他的这个号儿,不过陆劲川被他加了黑名单,现在他给她这个荣幸填补空缺。

沈诺觉得他有些可笑,江余强行塞进了她收零钱的包包里。

后来沈诺将那张卡随意丢进了储物柜,之所以没有丢进垃圾桶,是因为那张卡的花纹很别致,她先收着以后再琢磨一下那个花纹。

此时沈诺紧紧攥着卡,吸了口气拨打了过去。

江家主宅矗立在海城的东南方向,一处老式的庭院,还是建国前的建筑,后来江家发达将这一处扩建。

江老爷子每年都喜欢回老宅住一段儿时间,不过今年住得不怎么顺心。

他觉得自家孙子得了癔症,好好儿的突然和陆劲川对着干,这不是有病是什么?

海城得罪谁也不能得罪陆劲川,况且孙子和陆劲川在M国的时候,那可是生死相交的好兄弟,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

因为陆劲川的打压,从昨天开始江家的股票一路下跌,跌得所有江家人都慌了。

此时连在国外度假的江正川夫妇也赶了回来,和江老爷子坐在客厅里。

江家人脸色已经变成了铁青色,所有人都直瞪瞪看着吊儿郎当没有正形的江余。

江余坐在爷爷对面的沙发上,似乎感觉不到江家人的愤怒,和看傻逼一样看他的眼神。

“你是不是疯了?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陆劲川?”

江正川恨不得一巴掌扇死面前这个不孝子,被一边的江夫人拉着坐了下来。

江夫人看着自己儿子忙道:“江余,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海城那么多人想傍着陆先生发财,陆先生都看不上,偏偏你……你也知道陆劲川那个人不好得罪的。”

“呵!怎么?他是阎王爷啊?还不能碰了?”江余冷冷笑道。

“况且撤资也好,投资也罢,那是我自己的钱,和江家没关系。”

“当年二叔骑在你们头上拉屎撒尿,差点儿团灭了我们大房,你们宁可把儿子丢出去,也要保住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

“现在我有钱了,想怎么花,你们管得着吗?”

“你……说什么呢你!你有种再说一遍!”江正川气的脸色煞白,即便是坐在正位上一直不说话的江老爷子脸色也微微有些尴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