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全篇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

精品全篇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

夜与剩饭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叫做《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是作者“夜与剩饭”写的小说,主角是楚欣魏和。本书精彩片段:在场旁听发布会的楚欣整个人如同石化,手里的手机掉了都没发觉。她一身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口罩和鸭舌帽,仿佛要与整个世界隔绝。但仍然可以从她那剧烈起伏的胸口,指节发白的双手,不断颤抖的睫毛,看出她内心的强烈波动。“魏和,魏和!你……你真该死啊!”嘈杂起来的人声中,我听到了一道微弱的低沉的甚至有些哽咽的低语声,从楚欣嘴里传出。......

主角:楚欣魏和   更新:2024-05-16 00: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欣魏和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全篇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由网络作家“夜与剩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叫做《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是作者“夜与剩饭”写的小说,主角是楚欣魏和。本书精彩片段:在场旁听发布会的楚欣整个人如同石化,手里的手机掉了都没发觉。她一身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口罩和鸭舌帽,仿佛要与整个世界隔绝。但仍然可以从她那剧烈起伏的胸口,指节发白的双手,不断颤抖的睫毛,看出她内心的强烈波动。“魏和,魏和!你……你真该死啊!”嘈杂起来的人声中,我听到了一道微弱的低沉的甚至有些哽咽的低语声,从楚欣嘴里传出。......

《精品全篇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精彩片段


反倒是喷子们的声势越来越大,一个个恨不得生吃了我的肉,然后把满清十大酷刑都给我上一遍。

值得欣慰的是,神通广大的网友们似乎并没有进一步扒出我家人的信息。

不过想必那些亲人们也都从网上看到了我的种种恶行,应该是刻意回避了吧。

罪大恶极的我死了,家人又挖不出来,网友们找不到宣泄的出口,便将炮火齐齐指向了南山市缉毒大队,官微的评论区早已沦陷,舆论压力很大。

看来要不了多久,缉毒大队就要发声明了,毕竟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这件事也该划上一个句号了。

但出乎我意料的是,等来的不是一则声明,而是一场规格极高的新闻发布会。

7

“最近大家都很关心的湄河沉尸案,警方调查已经有了初步结果。

现公布如下:11月8日、11月9日,11月11日,发现的三部分尸体系同一人。

死者姓名:魏和,性别:男,享年30岁,系警方派遣卧底国外特大贩毒集团的特警人员。”

语气沉重、面容严肃的国字脸中年男子,正是南山市缉毒大队的大队长,郑毅。

他刚一宣布调查结果,就引得在场众人一片哗然。

“什么?我没听错吧?魏和是警察?”

“怎么可能?”

“郑队,您刚才……不是在开玩笑吧?”

在场的所有人都傻眼了,他们本来等着警方宣告我那罪恶的一生,谁知道事情竟然迎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转,就连我本人也猝不及防。

吧嗒!

同样在场旁听发布会的楚欣整个人如同石化,手里的手机掉了都没发觉。

她一身黑色风衣,带着黑色口罩和鸭舌帽,仿佛要与整个世界隔绝。

但仍然可以从她那剧烈起伏的胸口,指节发白的双手,不断颤抖的睫毛,看出她内心的强烈波动。

“魏和,魏和!你……你真该死啊!”

嘈杂起来的人声中,我听到了一道微弱的低沉的甚至有些哽咽的低语声,从楚欣嘴里传出。

不知怎的,虽然她嘴里骂着我该死,但我却听不出一丝的仇恨。

不知怎的,虽然她只是骂了我一句,但我却觉得心要裂开一般。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一定是搞错了!”

“黑幕!一定是黑幕!魏和是人渣,是恶魔,怎么可能是卧底警察?”

“弹幕给我刷起来,魏和恶魔!魏和该死!”

由于发布会在网上同步直播,直播间里的网友们更是群情激愤,根本不相信我是警察这件事。

我也难以相信,因为我脑子里一点这方面的记忆都没有。

眼看着发布会现场就要彻底骚乱起来,脸色阴沉的郑毅霍然起身,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扫过全场,低沉而有力的声音响彻整个会场。

“虽然我们支持言论自由,但如果有人恶意攻讦污蔑战斗英雄,有关部门会请他喝茶的。”

话音落下,嘈杂的喧哗声顿时止住,直播间的弹幕也少了许多,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郑毅,等待着他后续的发言。

“按照规定,对于卧底警察的信息我们都是持严格保密的态度。但是鉴于此事在网络上快速发酵,引起了极大的舆论关注,上级部门特许我们披露魏和的生平履历,一方面是为英雄洗刷冤屈,以正视听!一方面是震慑不法分子,警钟长鸣!”

“魏和,男,毕业于某武警学院,后入伍某特种大队,因其表现突出,能力优异,被秘密安插进某大型跨国贩毒集团,执行了长达7年的卧底任务。执行任务期间屡立战功,协助我们破获了多起走私贩毒行动,揪出了安插在公安系统内的卧底,极大地遏制了境外输入境内的走私毒品,对本市乃至整个西南地区的稳定治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当时我看见那房子着火了,刚要喊人过来救火,不知道从哪冲出来这一帮人,围着我就是一顿毒打,他们威胁我不要多管闲事,后来居然想要强暴我,幸亏那个大哥把我拉到小胡同里,我才躲过一劫。”

女孩的口供与众人猜测一致,显然真相正如她所说那样。

“看来我们都误会魏和了……”

网络上喷子的声音都小了许多,但还是有人不死心。

“就算他救过人,但他放火也是违法犯罪,你们不能装看不见了。”

“据说那房子里还有人在,魏和他这是在杀人!”

居然还有不少喷子跟着再次带起了节奏。

郑队冷哼一声,“我再强调一次,诽谤造谣是要付法律责任的!”

“当时的情形是,我们的一个监视点不幸被毒贩发现,监视点里的两名警员被绑在了房子里,跟魏和在一起的那些人放火烧房,确实是为了毁尸灭迹,但是……”

“魏和悄悄在两人手里塞了一块碎玻璃,两名警员割断绳子成功逃生。”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闭嘴了。

网上的喷子也闭嘴了,甚至有些眼尖的网友复制了刚才带节奏的账号ID,@并发给了网警。

“魏和同志是我们坚定的战友,优秀的战士,更是无名的英雄。

他这七年来一直忠诚信仰,坚守底线,没有和任何人透露过他做卧底的任何信息。

他立下的功劳不计其数,他遭受的苦难更是难以想象。

我不指望你们多么感激他,崇拜他,敬仰他。

我只希望你们不要再诋毁他,辱骂他,甚至憎恨他。

他可能不是个合格的儿子,不是个称职的伴侣,那是因为他在风暴中对抗黑暗,在黑暗中负重前行。”

说到这里,郑队这个铁一般的汉子也忍不住眼角湿润,声音哽咽。

“经组织研究决定,批准魏和同志为烈士,追记一等功!”

郑队那低沉的声音微微颤抖,在会议室中久久回荡。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鼓掌,所有人的目光都深深的凝视着刚刚被捧上来的遗像。

照片上的我,正是18岁时的模样,那时的我年轻帅气,意气风发。

“啊啊啊!……啊!魏!和!”

楚欣突然崩溃大哭,声音撕心裂肺般凄厉。

她整个人颓然的跌坐在地,把头深深埋在膝盖上,嘴唇咬出了鲜血,指甲刺破了手心。

她的双眼哭得血红,脸色更是白的吓人,整个人仿佛被抽走了魂儿一般了无生气。

“魏和,我真该死啊……”

那一刻,我感觉脑袋嗡的一声,整个人仿佛被一柄重锤狠狠砸中。

心中有无尽的酸涩、遗憾、不甘,化作一场巨大的风暴,仿佛要把我扯碎撕烂。

我感觉时间仿佛都停止了,无数记忆忽然涌上心头。

那一刻,我的脑袋好像要炸裂了一般。

那一刻,我串联起了生前所有的记忆画面。

那一刻,我只想轻轻地,拥抱面前这个悔恨又无助的女人。

我伸出双臂扑向楚欣,但却在她的身体中间穿过。

我苦笑着伸出手,靠近楚欣的脸。

一滴晶莹的泪滴下,无声传过了我的掌心。

终于,终于还是不能再抱抱你了啊。

……

“魏和,你高考报的什么志愿啊?”

“干嘛问起这个?”

“干脆报考北影吧,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帅的!”

记忆中的画面忽然清晰,画面中的楚欣笑着看向我,眼神中满是爱慕。

“志愿嘛,我早就想好了,我要当一名警察,惩恶扬善,伸张正义!”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就吹牛吧,你连我家大黄都打不过。”

记忆戛然而止,因为我看到郑毅把楚欣喊到了一边,语重心长的说着什么。

我便飘了过去,但却发现自己移动的速度很慢,身体也变得更加透明稀薄了。

难道说,就快要彻底消散了吗?

“楚欣,我知道你跟魏和的关系,我也知道你一直误会着他,但他执行的任务极其危险,我们有纪律……”

“您不用解释,我能理解,是我配不上他,我只想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我还能做些什么?”

楚欣的眸子一片灰暗,却透露出一丝恨意,一丝疯狂。

“火烧,水淹,乃至分尸,那都是他死后,毒贩为了迷惑我们故意做的。他生前一定遭受了我们难以想象的非人折磨。”

郑毅牙齿咬得咯咯响,此时的他恨不得吃毒贩的肉,喝毒贩的血。

“为什么,为什么要如此折磨一个人……”

楚欣的脸上再没了一丝血色,她是法医,她清楚的知道,那每一处伤痕代表着哪种程度的痛苦,可越是清楚,她的心就仿佛被按在铁板上炙烤般煎熬。

“这就是卧底!一旦身份暴露,想死都是一种奢望!但这恰恰说明了一点:魏和到死也没交出那份情报,所以他们才用尽了各种手段严刑拷打,并且想尽办法毁尸灭迹。”

“遗憾的是,我们没能找到魏和死前传递的那份重要情报,也许那份情报在分尸的过程中被毁了,也许是被魏和藏在了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

郑毅一脸懊丧的看向楚欣,深深的吐了一口气道,“我想你或许能找到,毕竟你跟他的关系……所以才特意申请你来做尸检,现在看来,情报或许已经不在了。”

下一刻,我看见楚欣的眼睛,在一片朦胧的泪光中,一点点明亮了起来。

她似乎想起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事,风一般的冲了出去。

“我要再去检查一下魏和的尸体!”

9

再次见到我的尸体时,是在那家小医院的太平间里。

尸体冻得梆硬,楚欣每搬动一下,便会有一些尸块碎屑掉落。

看着她那仿佛从自己身上掉肉的表情,我就十分想笑。

笑着笑着,我也跟着哭了。

我感觉我的灵魂越来越虚弱,随时都有可能随风消散。

终于,她再也不忍心搬动我的尸体,只是小心翼翼地将尸体放在手术台上,等着他慢慢解冻。

楚欣不愧是神经比较粗的医学生,她慢慢的也就不哭了,但却像个话痨似的对着我尸体说话,喋喋不休的快把我烦死了。

期间林易曾经来过,看到楚欣这幅样子后也只能摇了摇头走了。

这间不大的手术室里,只有楚欣守着一具丑陋的尸体,还有我这个若有若无的灵魂体。

“魏和,你听得见吗?我恨了你七年了,期间你好像有一回来找过我,甚至都找到我家来了,但是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死活就是不出来,你就死皮赖脸的在门外跟我说了好多话。”

“现在好了,现在我们在一个屋里了,你倒是说话啊。”

我张了张嘴,我真的有好多话要说,但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你别看你现在这张脸脏兮兮的,其实还是挺帅的,我知道你最喜欢听别人夸你帅,因为你最臭屁了!我跟你说啊,就你这个骨相,在我们医学生眼里那就是惊为天人。”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口中的这个人自然是指的我。

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楚欣心里一直挂记着我,才会一直单身到现在。

可她不是对我恨之入骨吗?

我更困惑了。

5

那次之后,那个林易恨不得每天跑过来八遍。

后来他好像跟院领导申请了现场支援,几乎整天都跟楚欣黏在这间手术室里。

楚欣似乎真的敞开了心扉,她跟林易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两人都是一个专业,又是一个学校的,确实有很多共同话题,看得我很不自在。

好在队里终于给楚欣抽调了一名助手过来帮忙。

有别人在,那个林易还算稍微收敛些。

不过这下楚欣彻底不参与解剖了。

她似乎十分抗拒接触我的尸体,全程负责记录,以及指导林易和助理如何开展工作。

对于他们的工作我并不了解,我只能从他们的对话中大概猜测他们在做什么。

值得高兴的是,随着解剖的进行,我的记忆也在一点点恢复着。

那助手大概是个新手兼话痨,她喊楚欣为老师,一直问个不停。

“老师,这个死者身份确认了吗?既然被分尸了,有可能是凶手故意迷惑警方。”

“确认了,三个部分的尸体已经取样化验了,确认来自同一个人的DNA。”

“那只能确认这尸体是一个人的,但并不能直接断定尸体的身份是谁吧?脸部已经严重毁容了。”

“我跟警方都认识这个人,可以确定他的身份。”

“您认识他?他叫魏和是吧?您跟他什么关系?”

林易不高兴了,“你这个小助理怎么这么多话,赶紧干活!”

小助理吐了吐舌头,继续埋头干活。

但没一会她又开始讲话。

“啧啧,这个头骨的骨相还不错,应该是个帅哥吧,可惜了……”

“可惜什么?!”

楚欣的眼神冷的吓人,把小助理吓了一跳,连忙改口。

“我是说可惜了,不走正道。”

楚欣默然收回目光,眼神不经意扫过我那颗丑陋的头颅。

……

“魏和,你高考报的什么志愿啊?”

“干嘛问起这个?”

“干脆报考北影吧,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帅的!”

一段对话的记忆涌了上来,画面中的楚欣笑着看向我,眼神中满是爱慕。

“志愿嘛,我早就想好了,我要当一名……”

记忆戛然而止,无论我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当时究竟说了什么。

“老师,死者身上的骨头都烧焦了,骨龄不好检测啊。”小助理再次打破沉默。

“30岁。”楚欣默了默说道。

“老师您怎么知道他是30岁呢?”

“看牙齿!看牙齿也能判断年龄,你这个小助理比我还业余!”

一旁的林易不悦的埋怨道。

“有道理诶!”小助理抄起工具就开始撬我的嘴。

“老……老师……”

“又怎么了?!”林易真的有点不耐烦了。

“没……没有牙……”小助理声音有点打颤,指着那个嘴巴大张的头颅。

我不禁感到有点好笑,那牙床上光秃秃的,一颗牙都没了,活像一个老头。

林易瞥了一眼,忽然开始忍不住干呕。

而楚欣则连头也没抬,依旧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只不过笔刺破了纸张,原本娟秀的字迹变得有些狰狞。

然后,她顿笔,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看舌下有没有什么东西?”

情报。

我立刻意识到她在找情报。

“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什么?”

“他舌头都没了……”

我听见了倒吸冷气的声音。

6

有了助手和林易的帮助,后续的尸检工作进行很快。


“跨境贩毒集团的活跃分子,魏和你真是出息了啊!”

她似乎身心俱疲,靠着墙角坐着竟然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死无全尸的缘故,我一直感觉意识昏昏沉沉的,有一种正在缓缓消散的感觉。

我感觉很困,感觉很冷,便下意识靠近了楚欣的身体。

意识迷蒙之间,我似乎看到楚欣的嘴角露出一丝隐晦的笑意,旋即我也陷入了沉睡。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俩吵醒。

楚欣有些僵硬的过去开门,是之前的那个小警察。

他拉着装有裹尸袋的小推车进了门,神色比起先前镇定了不少。

但却垮着个脸,好像死的是他朋友似的。

“楚医生,麻烦你了,请核对一下这部分尸体,与那……那颗头是不是同一个人的,还有就是……”

“情报是吧?要不你帮我撬开他的嘴,说不定情报就藏在他嘴里呢?”

楚欣接过裹尸袋,用带着戏谑的眼神看着小警察,看着他的脸色迅速发白,然后再次忍不住干呕起来。

小警察逃也似的走了,楚欣则是充满干劲的打开裹尸袋,我也飘过去观看。

只是半具尸体。

也可以说只剩两条腿了。

尸体是从骨盆附近被锯开的,没有被水浸泡的痕迹,但是有明显的大块擦伤挫伤,似乎死后被反复在地上拖拽过很长距离。

其次,尸体似乎被什么动物撕咬过,肉几乎被吃了个干净,只剩惨白的腿骨上挂着仅存的一点筋肉。

经过楚欣检验,确认这双腿跟那颗头颅同属一人。

也就是我魏和本人了。

“看来恨你的人不止我一个,用这种方式杀人,说明对方对你也是恨极了。”

楚欣的语气依然凶狠,嘴角向上努力勾了勾,但始终是没能挤出一丝笑来。

“活该!你就该死!”

她再次打开手机看新闻时,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的消息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铺天盖地。

“继发现人头后,又有尸体被找到,经验明该死者系魏某,男,30岁,恶行累累,曾参与多起性质恶劣的贩毒活动……”

我起初并不在意,但很快便坐不住了。

网友很快便人肉到了我的姓名,家庭住址,甚至我父母的工作单位。

甚至还有人在网上放出了一段多年前的视频,视频的主角赫然是我。

画面中是人来人往的火车站,一道缉毒犬的吠声引起了不小的骚乱。

我和几个兄弟匆忙逃窜,一名警察则牵着缉毒犬在后面紧追不舍。

我那同伙被追急眼了,回身拔枪打中了那名警察。

缉毒犬见主人受伤,顿时被分散了注意力。

我则趁势扑上,抽出腰带死死勒住那狗的脖子。

那狗痛苦得不断蹬腿挣扎,但还是无济于事,不一会就没了气息……

“这个杀警犬的人就是魏和,手段残忍血腥,简直泯灭人性!”

“下手狠辣干脆,要说他手里没有人命我是坚决不信的。”

“这种渣滓死了真是大快人心!”

“不能就这么算了,建议彻查他祖上三代!”

楚欣关上手机,目光幽幽的落在我那颗残破的头颅上,冷哼了一声。

“魏和,你不是最怕狗了吗?”

我身子一震,脑海中再次回忆起一些画面。

画面中我踉跄跑着,身后是一只咧着大嘴的金毛在追。

我几乎是带着哭腔边跑边喊,“救命啊,杀人啦!楚欣,快管管你家大黄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