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作品那一抹风情1

完整作品那一抹风情1

大石榴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那一抹风情1》,现已上架,主角是刘雪芬刘超,作者“大石榴”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候,它有跳下去了。看着水里嬉戏玩耍的鱼儿,芬姨的心情顿时愉悦起来,她开始掉转身,来到船边,俯下身去,想近距离地看看那些鱼儿。突然,一条调皮的小鲤鱼一跃而起,像传说中的跃龙门一般跳到芬姨的领口里!芬姨惊叫着起身的时候,那条鱼又钻进她的胸衣里面去了。虽然是一条鱼,但她还是吓的要命。而且她胆子小,只能看鱼,却从来......

主角:刘雪芬刘超   更新:2024-03-01 15: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雪芬刘超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作品那一抹风情1》,由网络作家“大石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那一抹风情1》,现已上架,主角是刘雪芬刘超,作者“大石榴”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候,它有跳下去了。看着水里嬉戏玩耍的鱼儿,芬姨的心情顿时愉悦起来,她开始掉转身,来到船边,俯下身去,想近距离地看看那些鱼儿。突然,一条调皮的小鲤鱼一跃而起,像传说中的跃龙门一般跳到芬姨的领口里!芬姨惊叫着起身的时候,那条鱼又钻进她的胸衣里面去了。虽然是一条鱼,但她还是吓的要命。而且她胆子小,只能看鱼,却从来......

《完整作品那一抹风情1》精彩片段

直到那个冲锋艇已经很远了,我还在呆呆地看着,暗想,这个女孩子真特么的开放啊!

芬姨当然也看见了吴婷婷裙下的无底线,但她并没有太吃惊,公关部那个吴婷婷的开放是全公司出名的。

见我有点看入神了,她心里有些不悦,便开口叫道:“她是我的手下,要不要把她介绍给你?”

听出芬姨酸醋的味道,我心里很喜悦,赶紧笑说:“没有,没有,我没那想法.......” 芬姨朝我翻了个白眼,轻哼一声:“我们去西边的荷花那边去看荷花吧,那边还有各种鱼......” “好!”

我笑着满口答应,只要和她在一起,去哪里都行,我很听话地向荷花那边划去。

一边划着,我痴迷地看着坐在船头正对着我而坐的芬姨,黑裙下的两条白腿微微叉开,胸前的两团饱满随着小船的荡悠而美妙的弹跳。

我真的已经被这个大自己十五岁的女人给迷住了,我幻想着她是自己未来女人的幸福情景。

但我马上想起这个女人的男友们,便忍不住问道:“芬姨,如果那个徐诚真的不和他的前妻来往了,你会嫁给他吗?”

芬姨愣了一下,大眼睛里充满着一丝迷惘,她似乎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道:“应该是不会了吧?

这两天我更加觉得男人都是不可靠的!”

“男人怎么能都不可靠呢?”

我感觉是被伤了男人的自尊,本能地反驳。

“嘴上说他们是最可靠的,可是他们的话不靠谱,我希望你能做个靠谱的男人!”

芬姨意味深长地盯着我说道。

“那是一定的,你就看着吧......”我这样说着,似乎又进入一种虚幻的意境,那是少年情怀里特有的情深深雨蒙蒙。

但我马上又回到现实,我似乎又想起什么,问,“芬姨,今天晚上......你真的要去陪那个吴总去喝酒吗?”

“不知道......我是不想去的,晚上再说吧!”

芬姨摇了摇头,大眼睛里蒙上一层阴影。

我想起芬姨答应今晚做我的女人,便躁动起来,叫道:“芬姨,今晚我不要你去!”

“好吧,我尽量推托......”芬姨含混地说道,似乎很无奈。

已经到了有荷花的水域,绿色的伞盖托出粉红色的花朵,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有的完全展开了,一阵风飘来,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鱼儿游过来,在绿色的荷叶下面跳舞。

有一些鱼还很调皮地从水中跳出来,竟然跳到船上,等你抓它时候,它有跳下去了。

看着水里嬉戏玩耍的鱼儿,芬姨的心情顿时愉悦起来,她开始掉转身,来到船边,俯下身去,想近距离地看看那些鱼儿。

突然,一条调皮的小鲤鱼一跃而起,像传说中的跃龙门一般跳到芬姨的领口里!

芬姨惊叫着起身的时候,那条鱼又钻进她的胸衣里面去了。

虽然是一条鱼,但她还是吓的要命。

而且她胆子小,只能看鱼,却从来不敢抓鱼。

她惊慌地坐回到船舱里,冲着我叫道:“快来给我抓鱼!”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说道:“鱼在水里,我们用手抓不到的!”

“不是在水里,是在我的胸衣里......快来给我抓出来!”

那条鱼在她胸前的深沟里活蹦乱跳着,她真的不能忍受。


吴婷婷很狡诈地嘎嘎一笑:“你想知道啊?

可现在我不能告诉你,公司有规定,不能泄露别人的隐私,你想听啊,我下班以后告诉你吧!”

“下班以后?

你们怎么告诉我?

我在这里等你下班?”

我显得很焦躁。

吴婷婷蠕动着杏眼想了片刻,说:“今天晚上七点,我们在歌乐王朝娱乐城见面,正好我带你玩玩儿” 王我虽然不想和她交往,但我又迫切想知道芬姨的那些男朋友是谁,就无奈答应了。

之后我又接茬问,芬姨此刻去哪里了?

吴婷婷迟疑了片刻,左右看看,低声说道:“刘雪芬她……和吴总出去了。”

“吴总?”

我像弹簧一般弹起来,瞪大眼睛看着她,“就是公司的总经理吴鹏程?”

吴婷婷看着我异常的表情,暗自得意,说道:“是啊,咱公司还有几个吴总,不就那一个吗?

你怎么了,这样紧张?”

我脑袋有点发胀,毫不掩饰地说:“这大白天的,工作时间,她和吴总出去做什么?”

吴婷婷察言观色地看着然后不动声色地说:“这有什么奇怪的吗,吴总是公司的领导,刘雪芬是部门的领导,他们经常出去也应该是工作的事情吧?”

“什么?

经常出去?

你说他们两个经常出去?”

我心里顿时更加焦躁了,问道。

“也不能说经常出去,但出去的次数也不少,怎么了?”

吴婷婷审视着眼神里是一丝戏谑的得意,“吴总和刘雪芬应该不是一般的关系,你还不知道吧?

还有啊,今天晚上,吴总还邀请刘雪芬参加一个酒会呢!”

我心里更加不安,着急地问:“你告诉她们去哪里了?”

“他们去了哪里,我当然不知道,人家是领导之间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小职员有什么权利过问呢?

不过你要是想了解刘雪芬的其他事情,我倒是知道一点!”

“其他情况?

你都知道些什么,快告诉我!”

我顿时充满无限的好奇。

“还是晚上见面我一起告诉你吧,晚上我们不见不散啊!”

吴婷婷说着,有意无意把裙子往上搂一下,竟然露出里面的小内裤来。

她正坐在办公桌上,面对着坐在椅子上的居高临下,她还岔开双腿,我正好能看见她两腿中间小内裤的裆裆。

我自然想着昨天自己的东西误入那里面的感受,不觉反应强烈。

我使劲咽口吐沫,说道:“好吧,晚上见!”

说完,我就起身离开那个办公室。

出了公关部,我憋着一泡尿,找到了卫生间就急匆匆进去了。

就在这时候,只见一个横粗的男人走进来,我一惊,这就是吴总啊,急忙扭过脸去。

吴鹏程嘴里叼着烟,脖子上夹着手机,竟然进了大方便的单间,可他的声音却传出来:“晚上这事啊,你们都给我安排好了,要是出岔子,让老子白忙活一场,看我怎么收拾你你们!”

我方便完赶紧出来,一边走一边疑惑:吴总晚上要安排什么事,和芬姨有关系吗?

刚才吴婷婷说吴总今晚邀请芬姨出席酒会了,这有什么关联吗?


曹丽芳一脸不服的说道:“这些人在干嘛,完全是出我们学校的丑好不好?

你看后面第六排的中间坐的那个萧严,在我们中学的时候都会扣篮,那牛笔,都大到姥姥家去了!”

周围的人又发出哄堂大笑。

无意中我看到谭如燕瞟了我一眼,我赶紧低下头,羞得满脸通红。

教官再次凶了曹丽芳一句,辅导员却朝我走过来,询问我是不是会打篮球?

我还没开口,李明亮和刘怀东异口同声地说我是过去校队的绝对主力,还参加过全国农运会。

辅导员立即把我带到球场,路过曹丽芳身边的时候,她又尖叫了一声:“毛毛,看你的了!”

我勒个去,外号都被她给叫出来了。

旁边的同学们又笑了起来,我下意识的回头一看,谭如燕正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好吧,为了谭如燕,老子今天豁出去了。

辅导员把我带到球员休息室,跟当教练的老师耳语了一番,教练看了我一眼,问道:“你能扣篮?”

我尴尬地点了点头。

徐孝海不信地看了我一眼,听教练说给我一套运动衣时,他指着一个不上场的同学说道:“把你的衣服给他。”

那个同学二话不说,立即把运动服脱给我,而且他的鞋子也和我的脚。

我们走进场地时,我自然成了全场关注的对象,当他们看见我穿运动服的样子之后,居然引起了全场的哄堂大笑。

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曹丽芳叫我毛毛,除了脸和脖子之外,我全身长着浓密的黑毛。

本来上场之前要进行一下战术部署的,不过教练和徐孝海首先想看看我究竟怎么样,所以没有仔细交代。

徐孝海控球技术好,所以他打后卫,就让我打左前锋。

开场争球之后,徐孝海在后面得到球,我立即沿着边上往前跑,他立即给我一个长传。

接球之后,没等对方来得及盖帽,我在三分线外一个远投,球应声入网,全场顿时炸开了锅。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谭如燕,发现她一脸木然,到时坐在她前面的曹丽芳站起来叫道:“毛毛,我爱你!”

她的喊叫声,要引起哄堂大笑,连坐在主宾席上的副校长都笑了。

紧接着对方进攻的时候,我又断球成功。

本来可以直接上蓝的,但我把球递给了徐孝海,希望跟他打个配合。

毕竟这是集体项目,而且我是新生,不想让他们觉得我这人太“独”。

徐孝海接到球之后运了几步,再次传给跑到底线的我,我又是一个三分,全场立即沸腾了。

沉寂了半天的同学们,终于齐声喊起了加油!

紧接着对方的进攻投篮不中,我们中锋抢到篮板,把球传给徐孝海之后,徐孝海又是一个长传给我,我在三分外又是一个空蓝命中,全场的同学们都站了起来。

然而在我落下的时候,对方一名球员气急败坏,居然在下面使坏,差点把我绊倒,我踉跄了几步看着他,他居然瞪了我一眼:“看什么看?”

徐孝海这是冲过来推了他一把:“什么意思,有去找球撒,别冲人好不好?”

对方几个球员围了上来,我们球队的人也围了上来,双方教练老师和裁判赶紧把我们拉开。

我真的被激怒了,剩下的第四节,完全就是我的表演,更重要的是,徐孝海率领全队人员配合我,只要有球就往我手里传。

由于比分差距太大,我不敢贸然扣篮,只能在三分线外频频出手。

说起来也是犹如神助,我几乎每发必中,一下子把比分就赶了上来。

对方有些急了,频频贴身“照顾”我,手上的小动作不停,这更加激怒了我。

在两次反击过程中,我一次单臂扣篮引爆了全场,最后一次,我是面对着一个防守队员,突然起身,整个人飞过他的头顶,双手把球扣入篮框。

这一瞬间,全场军帽飞舞,不管是男是女,异口同声的跟着曹丽芳喊道:“毛毛,我爱你!

我爱你,毛毛!”

因为时间不多了,全场师生都是站着看完最后的比赛,当比赛还剩一秒的时候,我们还落后两分,最后又是徐孝海把球传给我。

在全场比赛锣声响起的一瞬间,我又投中了一个三分:八十一比八十,我们赢了一分。

我再次把目光投向看台的时候,终于看到谭如燕跳起来鼓掌。

曹丽芳则不顾一切往下冲,要不是旁边的教官抓住,她直接就从看台上跳了下来。

回到休息室后,我把运动衣和球鞋还给了那个学长,同时非常真诚地朝徐孝海一鞠躬:“谢谢你了,队长。”

徐孝海愣了一下:“应该是我们谢谢你才对。”

“都是打球的,谁都知道,如果没有全队的配合,和你队长的全力支持,再会打球的,在场上也是个棒槌。”

徐孝海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不错,有能力的人不少,会做人的不多,你叫什么名字?”

“萧严。”

“记住了,手机号给我。”

我留下手机号之后,他朝我会心地笑了笑,和其他队员们一块离开了休息室。

我走出球场的时候,李明亮和刘怀东立即围了上来,一个劲地夸奖我,说我这四年好混,弄不好还能留校。

没一会儿曹丽芳从后面冒了出来,照着我的屁股就是一脚:“毛毛,幸亏姐的大声一吼,你可把全校都炸翻了!”

妈蛋的,当初在中学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打球的,没见她粉我呀?

不知道她真的把注意力转移到我的身上,还是故意气李明亮的。

李明亮见状,一脸不耐烦的转身就走。

刘怀东瞟了李明亮一眼之后,赶紧凑到曹丽芳身边,一脸媚笑道:“嘿嘿,曹丽芳,毛毛今天露脸全是你的功劳。

走,我到食堂请你吃鸡腿。”

说着,他伸手搭在曹丽芳的肩膀上。

“滚犊子!”

曹丽芳把头一低,让过他的手,居然挽起了我的手臂,歪着头问我:“你要请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恰好这时,我看见谭如燕一个人在前面走着,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别,”我赶紧拨开曹丽芳的手:“老师和同学们都在边上,别太过分。”

“怕什么怕?

大学不就是用来谈恋爱,草坪不就是用来滚的吗?”

“就是,就是。”

刘怀东又凑到曹丽芳面前:“毛毛这小子从来就不识抬举,要不吃完鸡腿之后,我陪你滚草坪呀?”

“烦不烦人?

到食堂去是吗,信不信我拿菜刀把你给阉了?”

刘怀东一脸坏笑道:“那你来啊!”

小说《那一抹风情1》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几乎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像是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满脸胀红的看着刘雪芬。

刘雪芬一脸疑惑的看着我,美目一挑:“怎么了,这么紧张干什么,你在看什么呀?”

“哦,我……想在网上找一点素描的素材,没想到搜索一下,居然跳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我……”刘雪芬看了屏幕一眼,问道:“你不是学环境艺术设计专业的吗,看这些美人照片有什么用?”

,“中学时老师说过,我的笔感不太好,多看看女模特的照片,可以提高自己对线条和构图的理解。”

“原来如此,那你就看呗。”

我有些忐忑不安地坐下,心不在焉地用鼠标在照片上乱划动,却又不敢点进去,因为只要一点进去,就会跳出注册的链接。

刘雪芬已经洗过澡,身穿一件很薄的睡袍,站的离我很近,口鼻间全是她的香味。

我赶紧朝旁边挪了挪身体。

“怎么了?”

刘雪芬不解地问道。

“今天军训训练量太大,我一身臭汗,还没洗澡呢!”

“没事。”

她伸手把我的肩膀拨了过来,然后几乎贴着我,频频深呼吸着。

晕呀!

想到她在卫生间,偷偷往我臭袜子时的情景,我忽然明白了,她就是想玩我身上的汗味儿。

她微弯着腰,我禁不住瞄了眼。

但这时她突然站直身体,轻轻地责备了一句:“往哪里看呀?”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我的心咯噔一下:完了,她这是火了?

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难道我刚刚过分了?

她撩我,恐怕只是帮我当成了一个孩子。

我撩她,是不是证明自己的人品有问题?

本来她跟刘超之间就是貌合神离,表面上恩恩爱爱,背地里却因为床上的那点事天天闹别扭。

就像刘超所说,我的到来,使得原本就像一潭死水的他们家,终于泛起了一点涟漪,如果这次刘雪芬真的发火,就算不把刚才的事告诉刘超,整天阴着个脸,我也受不了呀!

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刘雪芬突然又进来了,吓得我直接地站了起来。

“坐下吧!”

她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又像个傻逼似地坐在椅子上。

刘雪芬拿出个移动盘往我面前一放:“这是你哥的移动盘,说是里面有很多动画的资料,也许对你有用,你自己看看。”

没等我开口说话,她又转身离开了。

还好!

虽然她脸色难看了许多,但毕竟没有发脾气,而且还送来了一个盘,我长长地松了口气。

不过还没一会儿,我的心就蹦到嗓子眼上了。

我点开了移动盘,发现整个300G的盘,全部都是电影。

随便点开一部,都是蓝光高清晰。

乖乖!

这里面的东西,比李明亮发给我的网址爽多了!

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

我赶紧关闭画面扭头一看,刘雪芬再次走了进来。

她看到了盘已经连接在机箱上,却没看到电脑画面,问了句:“怎么样,对你有用吗?”

“哦,我……我还没打开。”

刘雪芬把手里的耳麦递给我:“你哥看这些资料的时候,都是带着耳麦的。”

“哦,知道了。”

刘雪芬再次离开的时候,我却一脸懵圈。

她是真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还是故意装着不知道的?

如果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东西,万一刘超找起来,她说在我这里,那我要如何面对刘超呢?

管不了那么多,老子先把里面标注着经典的玩意儿移到电脑上,然后再把盘还给她,免得被刘超发现。

盘的东西太多,复制半天,才复制不到一半的东西。

我拔下盘,正准备到主卧去还给刘雪芬的时候,恰好听她对刘超说:“叶哥呀,咱们结婚这么多年没个孩子,别人在背后总说闲话。”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一紧:她不会对刘超说,想找我帮忙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