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品全篇

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品全篇

久久萋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周越添楼阮,由作者“久久萋”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她喝完盒子里最后一口,刚准备起身扔掉盒子,手机就嗡嗡嗡震了起来。楼阮动作一顿,把手机从小小的珍珠手袋里翻出来,看到了屏幕上的名字。程磊。作为周越添最好的朋友,程磊其实很少联系她,在她面前,程磊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楼阮放下手上的牛奶盒,按了拒接。她早上和谢宴礼离开酒店的时候,就已经给公司请了假。......

主角:周越添楼阮   更新:2024-06-11 21: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越添楼阮的现代都市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品全篇》,由网络作家“久久萋”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周越添楼阮,由作者“久久萋”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她喝完盒子里最后一口,刚准备起身扔掉盒子,手机就嗡嗡嗡震了起来。楼阮动作一顿,把手机从小小的珍珠手袋里翻出来,看到了屏幕上的名字。程磊。作为周越添最好的朋友,程磊其实很少联系她,在她面前,程磊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楼阮放下手上的牛奶盒,按了拒接。她早上和谢宴礼离开酒店的时候,就已经给公司请了假。......

《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精品全篇》精彩片段


楼阮目光落在他漂亮的指骨上。

骨节走向完美的白皙手指捏着粉色的牛奶盒,因为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牛奶盒上沁出了水珠。

她摇头,“不用热。”

然后就朝着他抬起了手。

谢宴礼站在她面前,微凉的水珠沁到指缝,他认真看了她一眼,重新垂下了手,把牛奶递给了她,“我上楼换衣服,你可以随便转转。”

楼阮接过那盒牛奶,轻轻点头,“好。”

她嘴上虽然说了好,但却没打算到处转,只是低着头摘下了牛奶盒上的吸管,剥开塑料纸,自己插好了吸管,咬住了它。

谢宴礼看着她的动作,眉梢微动。

他拎着手上另一盒牛奶转身,一边往楼梯口走一边说道,“我让人送了女士的衣服来,马上就到,选好了可以到二楼的客房换。”

楼阮咬着吸管,白净的脸颊微微鼓起,澄澈的黑眸望着他,缓慢地点了点头,“好。”

谢宴礼换好衣服后,他们还得带着证件回一趟徐家。

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绸面长裙,裙子虽然不脏,但却不太日常。

而且经过昨天晚上,也有些皱了。

想到这里,她轻轻咬了一下吸管。

昨晚的零星记忆又一次袭来。

听到了周越添的话后,她就一个人坐在角落多喝了几杯,她酒量不是很好,察觉到自己可能喝多了以后就想直接走,但是……

但是一走出去就在走廊看到了身形颀长的人。

那个时候,她似乎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踩在走廊地毯上的时候,她整个人就像踩在云端上似的。

眼看着她要栽倒,谢宴礼就上前扶她。

然后她就抓着人家不放了……

楼阮捏着粉色的草莓牛奶盒,望着正对面的电视屏幕,嘴唇轻轻抿了抿。

喝酒误事。

还是草莓牛奶好喝!

她喝完盒子里最后一口,刚准备起身扔掉盒子,手机就嗡嗡嗡震了起来。

楼阮动作一顿,把手机从小小的珍珠手袋里翻出来,看到了屏幕上的名字。

程磊。

作为周越添最好的朋友,程磊其实很少联系她,在她面前,程磊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

楼阮放下手上的牛奶盒,按了拒接。

她早上和谢宴礼离开酒店的时候,就已经给公司请了假。

现在也不在上班,同事的电话没必要接。

挂掉电话后,楼阮就拿着空了的牛奶盒走进了谢宴礼的厨房,她看向角落里那只白色的垃圾桶,半晌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谢宴礼是不是有什么色彩强迫症?怎么垃圾桶都是黑的。

楼阮踩下打开垃圾桶盖子的开关,看到了满满一兜的粉色草莓牛奶盒,它们被随意堆叠在只有它们的黑色垃圾袋里,看起来还有点可爱。

她站在那儿弯了弯唇角,回头看了一眼。

谢宴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儿了,正靠在外面看着她,“对着垃圾桶笑什么。”

楼阮脸上的笑容蓦地顿住,“你什么时候下来的?”

谢宴礼已经换上了一套高级定制的黑色西装,这套看起来似乎做工更加精良,细节处理十分到位,显得他整个人格外矜贵优雅。

男人指尖提着一个小小的粉色奶盒,他走过来,淡淡的松木香味弥漫过来,似乎还融合了内敛的石墨香气,柔软中又带着干净的清冷感。

他走到她身边,把手上的空盒子扔下去,袖扣的棱形宝石袖扣闪闪发光,“你电话响的时候。”


贾苏苏脸上的笑容微微凝滞,显然是没想到楼阮会这样。

没想到她不仅没有绷不住委屈流泪,而是这么冷静地抬头。

原本忙的热火朝天的总裁办瞬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人敢说话,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这边。

楼阮在众人的注视下,冷静地抬着头,定定看着贾苏苏问,“林家要真是她的了,你贾苏苏呢,你还有机会吗?”

周围的空气仿佛都短暂凝滞了一下。

贾苏苏微微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楼阮,“……你,你说什么?”

从前,不管她在楼阮面前说什么,她都不会反击的,就只会脸色难看独自伤心。

今天这是……怎么了。

总裁办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们身上,神色各异。

贾苏苏被这么多人看着,一时间有些下不来台,像是恼羞成怒了一般,她看着楼阮大声道,“什么那我呢,什么我还有没有机会,我又不像你一样,天天追着人家跑,倒贴人家…”

楼阮安静坐在工位上,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倒是她身旁的小姑娘,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贾姐!现在是上班时间!”

“上班时间怎么,我现在就是在上班啊!”贾苏苏盯着楼阮的脸,见她没说话,还以为自己又打击到她了,不自觉地扬起了下巴。

直到楼阮身后的实习生变了脸,对着她身后喊了一声“周总”。

贾苏苏身体一僵,蓦地回头看了过来,周越添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他们身后。

而他们刚刚说的林悦欣林大小姐,就站在周越添身边。

女人身着一套粉格小香风裙子,露出笔直嫩白的长腿。她拎着一只限量版的手包走上前,自然垂落在胸口的精致乱发随着步子微动。

她走到贾苏苏面前站定,似笑非笑地掠过她,话却是对身后的人说的,“贵司员工的工作态度,似乎有些令人担忧啊,周总。”

周越添身后跟了不少人,周氏的,林氏的,乌泱泱站了一片。

周越添身着一身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被簇拥着站在最前面,那张原本就清冷的脸恍若山间的高山白雪,难以消融。

贾苏苏脑子嗡了一下,她直挺挺地站在楼阮的工位前,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完了。

总裁办所有人都默默站了起来,等待暴风骤雨的来临。

林悦欣似笑非笑地绕着贾苏苏走了一圈儿,上上下下地打量她,“现在就在上班,是指挑衅同事吗?”

也许是林悦欣气场太强,贾苏苏腿顿时软了。

她脸色惨白地站在那里,心里直打鼓,她不知道林悦欣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她和楼阮的话她究竟听了多少,只能低头站在那儿,小声说道,“……不是的,林小姐,我只是,只是……”

她声若蚊呐,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周越添站在人群中,视线稳稳落在了楼阮身上,眸光微沉。

她站在自己的工位前,身着浅蓝色的丝绸衬衫,下身是雪白的职业短裙。

楼阮微微垂着眼睛,柔软的发丝顺着脸颊两侧落下来,衬得那张小脸雪白乖巧。

她没有抬眼看他。

她安静得可怕。

与其说楼阮安静得可怕,不如说这里安静得可怕。

在这样的情况下,周越添态度不明,没有人敢随便说什么,都怕惹火上身。

最后,还是不属于这里的林悦欣打破了安静。

林悦欣知道贾苏苏说不出什么,也懒得听她继续说了,她转过头看向周越添,“周总,贵司的员工都是这样的吗?”


床边的男人抬起手,轻轻拉了拉领口,指着喉结上的牙印开口道,“我能理解楼小姐对我有贼心,但也不用这样吧?”

楼阮恍恍惚惚地抬头:“?”

她对,周越添,有贼心?

楼阮不自觉地,想起了读书时候的事。

她和周越添读的是同一所高中,同一所大学。

不管是高中还是大学,不管是京北一中还是华清大学,周越添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确实很招人喜欢。

高中的时候,她去等周越添的时候还看到过他打球,那时候周越添和程磊他们回来,看到她坐在那里看人家打球,程磊还问她是不是也被周越添迷住了。

【这个周越添很出名啊,好像全校女生都喜欢他,软软妹妹,你不会也要抛弃我们越哥喜欢他了吧?】

楼阮那个时候是怎么说的呢?

她坐在球场旁边的座位席,看着篮球场穿着白色球衣的男生顿了一下,回头笑着说怎么可能,她只喜欢周越添。

周越添见她有些走神,往后退了退,在一旁的桌边靠了下来,穿着西裤的修长双腿交叠,斜睨着她说,“楼阮。”

“……嗯。”楼阮总算回了神,认认真真点了头。

她觉得周越添能这样想也正常,毕竟他从小到大都那么受欢迎,而且昨天晚上她喝多了以后又实在太过……热情。

他会误会也正常。

“我会赔偿你的。”

“你怎么补偿我。”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楼阮微微一顿,慢慢从床上坐起来,看着靠在那边完美矜贵的人,小心翼翼地道,“我给谢先生买身新衣服,再请你吃顿饭,行吗?”

这样的状况,她还是第一次遇到,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这已经是她能想出的最好的方案了。

周越添转过头,狭长漆黑的眼眸弯着,似笑非笑,“请我吃饭?”

楼阮:“……”

这个语气,是又误会了吗。

她抿了抿唇,认真道,“如果谢先生不方便的话,那我把衣裳和房费折现给您,这样可以吗?”

顿了一下,她又快速道,“还有吃饭的钱,也一起。”

似乎是觉得好笑,周越添漂亮的黑眸挑了挑,“楼阮,你觉得我差那点钱?”

楼阮顿时被噎了一下。

他确实不差。

以前她听到他的名字大多都是华清大学周越添,京北一中周越添,现在听到的大多都是华跃生物周越添。

华跃生物是周越添毕业以后创办的,公司上市在即,市值约五十多亿。

他当然不会在意区区一件衣裳和房费,还有什么饭钱。

这种人的时间,都是按秒计算的。

那要怎么补偿他给他赔罪?

楼阮轻轻蹙眉,一时之间犯了难。

周越添目光落在她身上,他垂下眼,修长白皙的手指落在桌上,轻轻敲着,“我的公司快要上市了,你知道吧。”

楼阮抬起头,看着他点点头,“……知道。”

周越添的目光从自己的手指上挪开,那双潋滟的黑眸中带着深深浅浅让人看不清的情绪,他定定看着她,语调漫不经心,“这个时候,我和我的公司,都不能出事。”

“尤其是当街和不知名女子撕衣激.吻这种桃.色新闻。”

“这对我和我的公司来说,都很致命。”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谢宴礼双手搭在方向盘上,嘴角的笑意逐渐淡了下去。

正巧路过十字路口,前方红灯。

车子停了下来,谢宴礼抬起头,看到了华跃的广告牌,要笑不笑道,“天才是这样的。”

下一秒,楼阮又听到了他微凉磁性的嗓音:

“但我不是。”

他不是?

他不是什么?

楼阮歪头看过去,目光落在对方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上。

谢宴礼靠在汽车座椅上,微微抬着下巴,抬眼看着外面的广告牌。

光影交错,黑色碎下的瞳眸映成琥珀色,为他那张脸平添了几分摄人心魄的绮色。

楼阮坐在他身上,鼻尖萦绕着他身上独特的淡香。

她竟从他眼中窥见了几分隐秘的失落。

楼阮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到了外面那块硕大的华跃生物的广告牌。

绸面白裙上,涂着淡粉色指甲油的手指微微收拢,楼阮抿住唇,他是在因为华跃生物失落吧。

刚刚有那么两秒,她还以为他说他不是天才,所以刚刚那些不是演的。

现在一看那块广告牌,彻底清醒。

谢宴礼这种人,生来就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他就算失落,肯定也只会为了华跃生物或者他的专利这种事失落,怎么可能会为了别的事情露出那种神情。

这又把自己代入女主了不是…?

楼阮抬起手拍拍心口,冷静,不要代入自己!清醒!

不就是追了很多年的人不喜欢自己吗,不要总想一些小说情节!

她觉得摸摸心口还不够,又抬起手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

不要想!

谢宴礼一回头就发现她在拍自己的小脸,男人菲薄的唇抿了抿,转头看向了前方红灯。

红色数字一下一下变少,直到变成绿色,车子才重新开始驶动。

十几分钟后,他们抵达了谢宴礼的家。

车子驶进车库,楼阮看着里面一辆又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一点也不意外。

谢宴礼把车停下,和她一起下了车。

“我常住这儿,你好好看看,要是觉得还行,婚后就住这儿。要是不喜欢,我还有别的房产。”他语气随意,“有什么地方需要改动,也记下来告诉我。”

“……”

楼阮跟在他身后,有些恍恍惚惚地跟着走,婚后,他们要住在一起吗?

谢宴礼回头看她。

楼阮蓦地抬起头,重重点了头,“好。”

走在前面的人喉间溢出轻笑,像是察觉到深厚的人有些跟不上他似的,他慢慢放慢了步子。

-

谢宴礼的别墅一共三层,装修格外简约,只有黑白灰三种色调。

楼阮一进门就觉得像是进了样板间。

实在太过干净和简约了。

她有些拘谨地在客厅沙发上坐下,抬头看着周围的陈设。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谢宴礼走进去,打开冰箱,拿出了两盒粉色的草莓牛奶出来。

还是她很喜欢的那个牌子的草莓牛奶!

她高中就开始喝这个的!

“家里只有这个。”谢宴礼抬手,把草莓牛奶递给她,在楼阮伸出去要接过的瞬间,他又收回手,蹙起眉问,“要热吗?”


徐旭泽:“这还要谁说吗?我能不知道你们认识多久?”

楼阮虽然不住在家里,但是她的社交圈子都有谁,他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周越添斜斜靠在那儿,雪白衬衫上的口红印完美展露了出来,他盯着徐旭泽的脸,似笑非笑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你知道我暗恋楼阮十年吗?”

徐旭泽接下来要说的话完美卡在了喉间,他盯着对面那双潋滟漆黑的双眸,仔仔细细地看着那双昳丽招摇的脸,试图从他脸上找出破绽,但破绽不仅没找出来,竟还从他眼中看到了几分认真——

坐在他身旁的楼阮默默放下手上的瓷杯,抽出纸巾擦拭洇在裙子上的茶水,她什么时候能修炼到周越添这种地步啊,说这种话的时候也能面不改色,说的跟真的似的,实在让人佩服。

“……你能暗恋一个人十年?”徐旭泽张了张嘴,半晌才挤出来了这么一句,“逻辑上说不通。”

周越添,从小到大都有无数优秀追求者的周越添,会暗恋一个人十年?

“怎么不能?”周越添瞥了一眼身旁的人,目光极快地扫过她的动作。

楼阮穿的绸面长裙是开叉的,她擦拭的时候,一截绸面裙子倾泻下去,半遮半掩地露出了雪白如玉的肌肤。

“……”

他说话的动作顿了顿,瘦削冷白的手伸出去,从一旁拿来了一块手帕,动作自然地递给她,又重新看向徐旭泽,殷红菲薄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从逻辑上确实说不通,但从情感上,很能说得通。”

“我喜欢她,她喜欢别人,只能暗恋。”周越添收回递手帕的手,漂亮修长的手指落在上好的木质桌面上,很轻地敲了几下,耐心问道,“现在说得通了吗?”

徐旭泽:“……”

好像是是说得通的。

楼阮从小到大都跟着周越添,因为周越添,根本没有人追她。

该死的周越添!

徐旭泽认真想了一下,冷静地开口问道,“你喜欢她什么?”

他扬着下巴,像是笃定这人说不出什么似的。

哪知道周越添笑了一声,轻轻垂下眼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变得柔和起来,连同他的声线,也像染上了甜意一般,宛若春日里湖水边的春风,带着零星的淡香拂面而来:

“喜欢就是喜欢啊,哪有什么喜欢什么。”

徐旭泽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因为打架而布满伤痕的手微微攥紧。

周越添那个表情,真的太真了。

是能让他这个纯爱战士应声倒地的程度。

楼阮软白的手指捏着那块干净的手帕,已经停住了动作,她歪着头看他,看得叹为观止。

周越添这张脸,这演技,当初就算不搞生物科技,去娱乐圈演戏也一定很有前途。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他靠在那儿朝着她看过来,漆黑碎发下的眼眸中带着星星点点的碎光,好像真的在看暗恋了十年的爱人。

那双眼睛好像带着钩子似的,能蛊惑人心。

而楼阮,像是又被蛊惑了似的,捏紧手上的帕子,有些挪不开眼睛。

小说《心动!我闪婚了个忠犬老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等周越添回答的这几秒,徐旭泽觉得整个人都快炸了。

他就是想破脑袋也没想到,他那个大情种姐姐这辈子竟然还能和别的男人有瓜葛。

而且这个人还是周越添!!

周越添这三个字,完完全全就是天之骄子的代名词。

他读书的时候就成绩优异,大大小小每一次考试的分数都吊打第二名,明明早早就参加竞赛得奖被保送了华清大学,但却坚持继续留在学校读完高三最后拿了京北理科的省状元。

大学就更厉害了,年纪轻轻就手握几项国际大奖,手上的专利随便一个的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

简直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对外界来说,周越添唯一的缺点就是年轻。

年轻意味着经验不足,不够稳重,这是他们唯一能从周越添身上挑出来的刺。

徐旭泽觉得脑子嗡嗡嗡的,他抬着头,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那张完美的脸。

这张如同画卷一样的脸,已经是谢艳丽身上最不足为道的优点了。

救命,他是不是闻错了。

怎么想都觉得不太可能啊……

这种人会和楼阮有纠葛?

就在徐旭泽怀疑人生怀疑自己的时候,站在他面前的人懒散勾了勾唇,低眉笑了一下,拖着漫不经心的调子开口,“我和你姐姐啊~”

徐旭泽抬着头,一动不动地盯着他。

周越添垂着眼,不紧不慢道:

“是即将结婚的关系。”

徐旭泽定定看了他几秒:“别太荒谬。”

楼阮能和他结婚?

就算他是周越添又怎么样,楼阮还是个大情种呢,喜欢周越添十几年一点不动摇的那种。

周越添嘴角的笑意缓缓散去,漆黑的瞳眸垂着,看着他问,“哪里荒谬。”

徐旭泽:“哪里不荒谬?你自己觉得可能吗,你哪怕说你们都喝多了不小心认错了人那种烂俗情节都没那么荒谬。”

听他这么说,周越添脸上是一点笑容也没了。

他随性地靠在那儿,气质变得矜雅疏离起来,仿佛刚刚同徐旭泽说话时的好脾气是徐旭泽幻想出来的一般。

徐旭泽:“……”

对,就是这个味儿,他以前见到的周越添就是这样的,就是这个气质。

对人爱搭不理的,仿佛掀起眼皮多看你一眼都是恩赐。

周越添冷着脸时,比笑容灿烂的时候多了几分瑰艳之态。他安静了几秒,看着另一边穿越人群朝着他们过来的楼阮,语调懒懒散散,“我觉得,可能。”

“很有可能。”

徐旭泽一怔,抬起眼睛看他。

楼阮已经走到了他们跟前,她身旁还跟着周越添的律师,她看向徐旭泽损伤严重的脸和乱糟糟的头发,蹙了下眉,“走吧,可以走了。”

徐旭泽正要起身,就听到靠在一旁的人看着楼阮,幽幽问了一句:

“那我和你们一起走吗?”

楼阮转头看向他,“……你留在这里还有事?”

“没有。”周越添瞥了徐旭泽一眼,语气中竟然夹杂了几分无辜,“就是,弟弟好像不太喜欢我,我一起走的话,他不会不高兴吧?”

“他对我这个姐夫,好像不太满意呢。”


楼阮乖巧地点了头。

谢妈妈再次摸摸她的脸,“好了,回去吧。”

楼阮这才绕过去,上了车。

车子驶出老宅以后,楼阮还在回头看。

周越添看着前方,语气随意,“人太多会烦?”

楼阮已经看不到他们了,她回过头,认真想了一下才摇头,“不会。”

谢家和徐家完全是两个样子。

徐家从来没有过这么热闹的时刻,就连过年的时候也是冷冷清清的。

养父不常回家,养母不喜欢热闹,逢年过节也没有什么节日仪式感和节日气氛,家里更不会有这么多人,也不会有像谢京京那样的孩子跑来跑去抱抱这个抱抱那个。

虽然她不太适应这样的热闹,会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她并不讨厌这种气氛。

“很热闹。”楼阮又补了一句,“我挺喜欢。”

她微微弯起唇,眼中也染上了星星点点的光芒。

周越添修长漂亮的指骨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地点了头,不讨厌就好。

谢家人是多了些。

楼阮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回头看向后座,那里放着一大堆礼物,包括老爷子给的那枚珍贵复古的祖母绿戒指。

她看向周越添,目光短暂地掠过他俊美如画的侧脸,“那些东西你直接带走吧。”

实在太多太贵重了。

戒指、胸针、耳环,镯子……

没有一样不是好东西。

没有一样不值钱。

那里面随随便便拿出一样卖掉,就是普通人一辈子的花销了。

“太贵重了。”楼阮歪着头,目光落在后座那些东西上,又忍不住补了一句。

专注地看着前方的人眸光微顿,他抬了抬眼,视线依旧落在前方,“都是他们的心意,给你你就拿着。”

楼阮:“……那怎么行,别的不说,就爷爷送的那几样,好像都是奶奶的东西,那肯定都是给孙媳妇留的,我……”

她声音一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错觉,她觉得周越添好像有些不高兴。

可能这些东西的归属确实是问题。

楼阮想了一下,还是小声道,“反正我们以后也要离婚……”

周越添下颚微微绷着,京北的夜格外明亮,路灯和霓虹灯的光影在他脸上交替,那双狭长的眼眸毫无波动,语调似乎比平时冷了些,“那就等离婚的时候再说。”

楼阮动作一顿,歪头看向了他,动作有些小心翼翼的。

也许是察觉到气氛太过僵硬,周越添喉结轻轻滚了滚,嘴边挂上了闲适慵懒的浅笑,像在和她开玩笑似的,“离婚的时候会做财产清算的,我们今天才刚结婚,现在就清算财产,是不是太早了些?”

楼阮坐在副驾驶上,望着他脸上错落的光影,轻轻垂下眼睛,像是在认真思考。

周越添修长的手指在方向盘上轻轻点了点,薄唇抿起淡淡的弧度,“你如果一开始就要算得清清楚楚,那我们以后会过得很累的,谢太太。”

楼阮侧目看他,那张精致骄矜得过分,宛若上好的瓷器。

“以后再算。”

她抿着唇,终于轻轻点了头,“好。”

车子安静地驶过京北平稳的道路,终于抵达了楼阮家。

停车后,楼阮正想说点什么再下车,身旁的人就朝着她伸出了手。

那只手落在车里柔软的灯光下,被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边,玉白完美的宛若陈列柜里的艺术品。

“……啊?”她看着那只手,有些茫然。

身旁的人抬起摄人心脾的面容,嘴角挂着浅笑,“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没有婚戒,我需要知道你的指围,谢太太。”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