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

精品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

朽木囧兮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是作者“朽木囧兮”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凌月江驰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恼起来。接下来时间,宋甜甜开始她的个人时装秀。凌月最后给她推荐了一条相对来说比较淑女的裙子,宋甜甜本意是穿的辣一些,但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折腾了一晚上,凌月总算能处理自己的事情了,临睡前刷了下朋友圈,却看见微信有新的红色提醒。奇怪,她没有发朋友圈也没给别人点赞评论啊。好奇地点开,却发现江驰评论了她的一条朋友圈动态......

主角:凌月江驰   更新:2024-04-03 09: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凌月江驰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由网络作家“朽木囧兮”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是作者“朽木囧兮”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凌月江驰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恼起来。接下来时间,宋甜甜开始她的个人时装秀。凌月最后给她推荐了一条相对来说比较淑女的裙子,宋甜甜本意是穿的辣一些,但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折腾了一晚上,凌月总算能处理自己的事情了,临睡前刷了下朋友圈,却看见微信有新的红色提醒。奇怪,她没有发朋友圈也没给别人点赞评论啊。好奇地点开,却发现江驰评论了她的一条朋友圈动态......

《精品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精彩片段


“冒险什么?我们都聊了大半年了!”宋甜甜不以为然,“再说提前看照片还有什么惊喜啊,照片也会P啊。”

这倒也是,对方也不一定会发真实的照片。

“你说我明天穿什么衣服去好啊!”宋甜甜又开始烦恼起来。

接下来时间,宋甜甜开始她的个人时装秀。

凌月最后给她推荐了一条相对来说比较淑女的裙子,宋甜甜本意是穿的辣一些,但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折腾了一晚上,凌月总算能处理自己的事情了,临睡前刷了下朋友圈,却看见微信有新的红色提醒。

奇怪,她没有发朋友圈也没给别人点赞评论啊。

好奇地点开,却发现江驰评论了她的一条朋友圈动态。

那是五年前她刚注册微信发的第一条朋友圈。

当时刚玩微信,不知道发什么,于是凌月很憨憨地在朋友圈作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凌月!”

江驰就是在这条朋友圈下评论了对应的一句话:“你好,我叫江驰!”

凌月不是那种遇到什么事都会发朋友圈的人,但五年累积起来的动态也不少。

江驰居然给她的第一条朋友圈评论,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把她朋友圈所有的动态都看完了?

这小孩是不是闲着没事做,太无聊了?

凌月完全没多想,照常关灯睡觉,第二天按时起床,走出卧室看到宋甜甜化着精致的妆容瞪着眼睛一言不发地盘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凌月惊呆了:“你怎么起这么早?”

宋甜甜喜欢赖床,每天早上凌月都要喊她好几遍她才能从床上爬起来,今天居然破天荒起这么早,爱情的力量果然伟大!

“我太兴奋了,醒了就睡不着了。”宋甜甜的精神看起来很亢奋,有点不太正常的样子,“月月,我今天看起来美不美?”

“……”凌月懒得理她,洗漱后背着包包准备出门上班。

在玄关处换鞋的时候,宋甜甜朝她摆了摆手:“亲爱的,我今晚可能不回来,你不要太羡慕哦!”

凌月:“……”

宋甜甜以‘追求她一生的幸福’为理由请了假,公司非常人性化地批准了。

凌月正常上班,偶尔给宋甜甜发了几条信息,不过宋甜甜都没回。

她心想估计宋甜甜正跟网恋男友美美的约会呢吧,还是不要太打扰她了。

到了下班时间,手机却收到了一条微信信息,本以为是宋甜甜发来的,没想到却是江驰。

江驰:姐姐,几点下班啊?

凌月:已经下班了,正在收拾东西

那边回了个萌萌的小熊收到的表情,凌月没再回复,收拾东西离开公司。

快要到地铁站的时候,身后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凌月转过身,意外地看到江驰站在她面前。

少年穿着白衬衫,脸上漾着浅笑,将一杯奶茶递了过来:“姐姐,这是我亲手做的奶茶,喝喝看甜不甜。”

凌月接过来,道了声谢。

毕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凌月打破了三点以后不喝奶茶的规定,很给面子的喝了几口。

啊,好久没喝奶茶了,怎么突然觉得奶茶这么好喝呢!

喝着喝着,想起他刚才说的亲手做的奶茶,于是随口问道:“你在奶茶店做暑假工吗?”

“嗯。”江驰点头,“就在附近,店名叫碰撞。姐姐,你有机会来店里坐坐,我给你做奶茶呀。”

不是吧,这家奶茶店不就是宋甜甜昨天要带她去看帅哥的那家吗?

难道宋甜甜想看的帅哥就是江驰?

联想到江驰的颜值,凌月觉得非常有这可能。

“我工作的地方离这家店不远,我们同事经常去附近吃饭。”

“是吗,看来我跟姐姐还挺有缘分。”江驰笑了笑。

凌月表情讪讪地,想到昨天去那家店差点闹出笑话,不免有些心虚。

两人一起走进地铁站,此刻正值下班高峰期,地铁人特别多。

他们原本站在中间过道,结果上来的人越来越多,导致最后被挤到靠门的位置。

这个位置倒也好,凌月正好依靠着门与座位形成的三角空间,江驰握住一边的栏杆,与她面对面站着,将她与其他人隔绝开来。

凌月:“?”

这种站位是不是有点尴尬?算了,总比跟一不认识的人面对面站着好。

地铁疾驰行驶,耳边只有呼啸而过的声响。

距离这么近,她能清晰地感受到少年身上独有的气息。

像是淡淡的薄荷味,很好闻。

他比她高近一个头,凌月下意识抬头,看到他完美的下颌线。

似乎感受到被注视的目光,江驰也正好垂下眼,随后,凌月撞进那双黑亮清澈的眸眼中。

空气似乎凝滞了。

凌月眨了眨眼,为了掩饰尴尬,赶紧转移视线,低头故作不在意地喝了口奶茶。

江驰注意到她的动作,轻轻勾了勾唇角。

地铁沿站停下,周围安静下来,可以听到此起彼伏的说话声,像是故意逗她似的,江驰低头靠在她耳侧,轻声道:“姐姐,你还没告诉我,奶茶甜不甜呢?”

温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少年独有的好听的嗓音环绕在她脑中。

像是一只小猫挠着她的心。

“啊?”凌月慢半拍地啊了声。

地铁再次行驶,掩盖了她小鹿乱撞的心跳。

下一站到站,临走时,凌月缓了缓心绪,面色如常地道:“我到了,谢谢你的奶茶,改天有时间我再请你喝东西。”

“嗯。”江驰轻轻应声。

出地铁站的时候,凌月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脸颊,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她刚才是被撩了吗?

被一个弟弟撩了?

不是,被撩就算了,为什么她反应这么大,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已经不止一次在他面前心跳加快了,都说在心动的男生面前才会心跳加速,难道她对他心动了?

凌月没谈过恋爱,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现在看来,莫非她喜欢年纪小的?

喜欢年纪小的其实也没什么不行。

问题是这人不能是她亲弟的同学吧,毕竟凌阳在他心里就一小屁孩。

再说江驰不可能对她有什么心思吧,这个年纪的男生喜欢恶作剧,或许只是他的恶作剧罢了。

凌月在心里提醒自己——冷静!他!还!是!个!孩!子!


凌月回家没跟父母说,想给他们一个惊喜。

到家时已经到吃饭时间了,凌月开门进来后,发现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好吃的,大多都是她爱吃的,松鼠桂鱼、红烧肉,可乐鸡翅,各种水果。

难不成真是血浓于水,她没说回来,爸妈已经感受到了,所以才做好了一桌子菜?

想到这里,凌月鼻子有点酸,内心一阵感动,这时却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

李梅女士戴着眼罩,凌振东先生小心翼翼地扶着她,边走边说:“好,好,慢点,这边,小心。”

李梅女士笑着道:“老公,你到底要给我什么惊喜啊。”

“老婆别急,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凌振东卖了个关子,带着李梅走到餐桌旁,正要说话,冷不丁看到凌月站在一旁,一脸惊恐道,“啊,你怎么回来了?”

李梅女士听到声音,将眼罩拿下,看到凌月时,同样惊恐:“你怎么回来了?”

凌月:“……”

瞎感动一场了,感情这一桌子美味是凌振东给李梅的惊喜啊。

凌月面无表情:“我是不是回来的不是时候?”

凌振东:“是。”

凌月:“……那我走?”

李梅打了个圆场:“别听你爸的,回来就好,正好一起吃饭呢。”

“今天是什么日子,需要这么庆祝?”看着一桌子菜,凌月好奇道。

凌振东:“今天是我跟你妈认识的9125天,可不得好好庆祝!”

凌月:“那明天不用庆祝了吧。”

凌振东:“明天是我跟你妈认识的9126天,那更要好好庆祝了!”

凌月:……

行。

毕竟是亲生的,已经到家了,也不好往外赶,凌月还是留下来吃了顿便饭,期间忍受着这对夫妻各种秀恩爱的戏码。

“梅梅,你最爱吃的鱼,刺我已经挑干净了,放心吃。”

“梅梅,你最喜欢喝的汤,小心烫。”

……

凌月翻了无数个白眼,总算是艰难地把一顿饭吃完了,饭后凌振东收拾残局,凌月和李梅坐在沙发上拉家常。

李梅年近五十,但风韵犹存,保养得宜,妆容精致,看起来非常有气质。

“妈妈,上次在国外玩的怎么样啊?”

“非常奈斯!!!”李梅对上次的欧洲行很满意,忽然想到了什么。

“对了,我在国外碰见我一个老同学了,人家现在已经是贵妇了,一身的奢侈品,那叫一个贵气。听说她的儿子也是单身,跟你年龄相仿,年纪轻轻已经自己开了公司,现在是大老板!”

凌月隐隐有着不祥的预感,拿了颗葡萄放进嘴里,不作回应,对这个话题也兴趣缺缺。

“哎呀,你别光吃听我说啊,她儿子下个星期回国,到时你们约时间见个面啊?”

凌月一脸茫然:“我又不认识她的儿子,见什么面?”

李梅白了她一眼,没好气道:“你说为什么要见面,我这是在给你制造机会啊!”

“你说你这孩子,容貌嘛,是遗传了我七八分,桃花运却这么惨,长这么大都还没谈过男朋友!你妈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追我的人那是从城南排到了城北!”

“行了,等她儿子回国,你去跟他见面。”

凌月总算是反应过来,不可思议道:“妈,你这是让我去相亲吗?”

李梅:“你可以这么理解。”

凌月想也不想拒绝:“我不去。”

“你可以不去。”李梅一脸嫌弃,“那你带个男朋友回来啊!”

凌月没所谓道:“我不急!”

“还不急,你说你,你弟都有女朋友了,你还单着,你不急我都急!”李梅坐不住了。

哟,消息还挺灵通。

“行了,按你妈说的做。”凌振东收拾过后走了过来,边给李梅捏肩边说,“等会儿你妈午休时间到了,时候也不早了,你吃完该干嘛干嘛去。”

凌月:……

这是直截了当的赶她走?

凌月不想待在这碍老两口的眼,也不想听李梅的唠叨,拍了拍手起身离开:“那我就不打扰两位的二人世界了。”

正要走,李梅又叫住了她,紧接着将一个精致的盒子递了过来:“这是在国外给你买的礼物,到时去相亲那天,就穿这件。”

凌月无奈地接过来,皮笑肉不笑地道谢:“谢谢妈妈。”

“不用谢,到那天我通知你,别忘了穿!”李梅摆了摆手,示意她可以滚了。

回去之后,凌月将盒子放在一边,看都不看一眼。

今天天气很好,凌月画瘾大发,于是把画架搬到阳台上,找好了绘画工具,坐在垫子上,准备画画。

不知不觉画了一下午,太阳都已经下山了,终于将这幅画完成。

凌月伸了伸懒腰,起身揉了揉酸麻的膝盖,走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准备点个外卖。

还没想好吃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是一连串陌生号码。

凌月向来不接陌生电话,可没想到掐断之后,这个号码又打了过来。以防是认识的人,最后还是接了起来。

“表姐,是你吗,我是青青啊!”手机那边,响起一个尖锐的女声,“表姐,在吗,还记得我吗?青青,李青青!”

凌月思考了一会儿,总算想起对方是谁。

她是有个表妹,名叫李青青,李梅的亲侄女,自从舅舅意外去世后,舅妈改嫁,李青青很少跟他们联系了。

奇怪,今儿个怎么想起来给她打电话了。

“表姐,听到我说话吗,你现在在干嘛呢?”手机那头,李青青的声音有点急促。

“准备点外卖。”凌月实话实话。

“点什么外卖啊,出来我请你吃饭。”

凌月觉得很疑惑:“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因为……因为我今天生日。”李青青吞吞吐吐地道。

“生日?”

“是啊,今天是我二十岁生日,可是没人记得,也没人给我庆祝。”李青青抽泣着,“爸爸死后,我就没过过生日了,连生日蛋糕都没有,妈妈生了弟弟更不管我了。”

年幼时,凌月曾跟李青青在一起玩过,只记得她似乎很顽皮,爬树掏鸟窝无所不能,不太爱学习,逃课打架,很早就开始学化妆,家里人不太能管的住他。


其实她一直都不算认识他,不熟悉他的朋友,也不了解他的家庭情况。

“姐姐,你看不出来吗?”江驰的表情看起来很受伤。

“什么?”凌月不明白此刻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喜欢你啊!”江驰抬眸凝视着她,眼神落寞又偏执,“我喜欢你喜欢的快疯了!”

他的眼神太过认真,不像是开玩笑。

凌月怔住了,随即又想到了季晚宁,完全懵了:“那季晚宁算什么?”

“季晚宁?”江驰愣了下,一头雾水,“这事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不是你的青梅竹马吗?你不还为了她考的海城大学吗?这么快就忘了?”凌月一股脑全说了出来,她最讨厌用情不专的男人。

“姐姐,你在说什么?我是为了你啊!”江驰提醒她,“你忘记了吗?你曾经说过的,你不喜欢笨蛋,想追你的人必须要考到海大,这句话我一直记着。”

凌月茫然地眨巴着眼睛。

她什么时候说过?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到她这副模样,江驰猜测到她肯定是不记得了。

那是很多年前,他刚上初一,进了新学校,结交了第一个好朋友凌阳。

凌阳会带他去各种地方玩,什么游戏厅,网吧,台球室之类的。

有一次出门没有足够的零花钱,凌阳说去隔壁高中找她姐姐要。

结果走到半路上,凌阳就看到他的姐姐。

那是少女时期的凌月,扎着高马尾,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整个人散发着青春气息。

狭窄的巷子,一个帅气的男生正跟她表白,说了一大堆土味情话。

凌月一脸倦怠,好似对什么事都没有兴趣,她听得有些无聊,有些后悔站在这里了。

她是脑子发烧了才会出来听这个男生说废话吗,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回教室写两套卷子,实在听不下去了,突然打断男生的深情告白:“唉,你学习怎么样啊?”

男生一愣,吞吞吐吐道:“不、不怎么样?你还看学习的吗?”

一般女生不是都看脸的吗?他好歹学校校草啊。

“那当然啊,我又不喜欢笨蛋,如果你能考上海大,我还能考虑一下。”凌月理所当然地道,感觉考上海大跟平时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男生欲哭无泪:“想追你,还要考个大学啊,还必须得是海大?”

其实凌月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此刻倒是顺着男生的话回答:“对,想追我的人必须要考到海大。”

男生像是被羞辱了似的,气愤道:“凌月,你欺人太甚!”

他一个全校倒数第三想考海大简直天方夜谭,要他学习不如要他命,悲恨交加地跑走了。

看着那落荒而逃的背影,凌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还说喜欢她?让他考个大学就不愿意了?这叫什么喜欢啊?

转过身看到两个小鬼,一个是她的弟弟凌阳,另一个男生她不认识,长得很好看。

虽说是两个小鬼,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但个子还比她还要高,只是脸上稚气未脱。

“姐,能不能借我点零花钱。”凌阳一脸谄媚。

“干什么?”

凌阳睁眼说瞎话:“买学习资料。”

“买学习资料?”凌月一脸不相信,“你?”

“对啊!”凌阳知道他说话,老姐肯定不相信,于是将江驰推出来,“不相信你问我同学。”

凌月抬眸看了江驰一眼。

该怎么形容少女的那双眼睛呢,特别漂亮,明明是一双明艳的桃花眼,偏偏眼神纯净清明,瞳仁漆黑,有着不谙世事的纯真。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这书写得真是超精彩超喜欢,作者朽木囧兮把人物、场景写活了,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小说主人公是佚名,《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这本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现代言情、甜宠、HE、佚名现代言情、甜宠、HE、 的标签为现代言情、甜宠、HE、并且是现代言情、甜宠、HE、类型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25章 番外篇:生日礼物,写了255465字!

书友评价

好好看呀真的推荐看这个

算了算了,看过吐槽都不知道从何说起的书后,只有这点看不惯已经很好了。

真的非常不错 剧情也很好 细节也非常到位 越看越爱看 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推荐

热门章节

第29章 《喜欢你》

第30章 姐姐,你烦我?

第31章 我喜欢你啊

第32章 喜欢

第33章 未来女朋友

作品试读


只有顾雪柔跟她走的近,顾雪柔家境普通,之所以愿意看季大校花脸色,一方面是因为对方校花的身份,走在学校总能吸引男生的目光,她觉得很风光;


另一方面,可以穿季晚宁不穿的名牌衣服以及蹭她的高端护肤品用。

-

凌月到中午吃饭时间,才注意到凌阳昨晚发来的视频聊天以及一个问号。

这小子大晚上找她干嘛?

凌月回了个:“?”

过了十分钟

凌阳:“呵呵。”

凌月没理他,划到江驰的微信,心里想着也不知道小朋友吃饭没有啊。

江驰在宿舍睡了一上午,醒来时看到季晚宁发来的两条微信。

“江驰,你在宿舍吗?”

“江驰,我想见你一面,可以吗?”

他觉得烦,没有回,直接删掉了聊天记录。

随后点开凌月的微信,发了条信息过去:“姐姐,想你,求抱抱……”

凌月忍不住笑,她正想给他发微信呢,结果他就先发了。

哎呀,他们怎么这么有默契。

凌月回了几个抱抱的表情。

江驰:“要亲亲。”

凌月发了几个亲亲。

江驰:“今晚有时间约会吗?”

凌月:“没有哎,最近这段时间公司忙可能要加班……”

上午公司开了早会,要赶某平台的动漫进度,所以又要连续加班几天,连周六周日时间都占据了。

江驰:“[绝望]/jpg”

凌月:“乖[抱抱]”

江驰:“那等姐姐有时间我们再约,我会乖乖的[抱抱]。”

-

接下来一个多星期,凌月工作繁忙,几乎每天都在加班,连平时跟江驰微信聊天都少了,晚上回去偶尔开个视频聊天。

江驰怕打扰他工作,也没来找她,学校课不多,他报了个社团,跟几个同样喜欢玩音乐的男生租了个乐队。

平时除了上课,就是去乐队那边练习唱歌,弹吉他。

又到了一个周五,凌月今天总算清闲下。

于是发了条信息给江驰:“我今天不忙,估计三点半下班,要不要来找我呀?”

江驰上过课刚回到宿舍,看到信息后立即回道:“好啊,那我们去看电影,最近有一部电影特别火!”

凌月:“听男朋友的……”

男朋友三个字让江驰心花怒放,恨不得长上翅膀立即飞到姐姐身边。

换了件衣服稍微收拾一下,就要出门,唐飞突然喊住了他:“江驰,你去哪啊?”

江驰看了他一眼,“去哪要跟你报备?”

唐飞憨笑:“我不是这个意思,就关心一下兄弟嘛!”

江驰心情好,没跟他计较:“约会。”

“玩得开心啊。”唐飞大咧咧地喊道,手上却拿着手机打字,迫不及待地给顾雪柔发了个信息,“江驰刚出宿舍,要去约会。”

他本来不想这么做,搞得跟做卧底背叛兄弟似的,但之前刚加上顾雪柔微信的第二天,顾雪柔约他出来,还贴心地请他喝了一杯奶茶。

然后顾雪柔哭着对他说,季晚宁让他跟踪江驰,查明他平时的行踪,如果不做,就不跟她玩,要孤立她。

顾雪柔的眼泪彻底激发了唐飞的大男子保护欲,他觉得这妹子太可怜了,所以才不得已做了8018宿舍的奸细。

反正只告诉了江驰去哪,这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应该也不算背叛吧。

这条信息刚发完,顾雪柔回道:“唐飞,我想去学校超市,要不要一起呀。”

唐飞激动地跳起来,这是要约他的意思吗?难道她想追他?

从来都是他追女生,还是第一次有女生追他,想想都激动!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凌阳的牌不错,有个大王两个2还有个炸,如果抢地主的话,也有百分之90的把握,但他却说:“不抢!”


凌月这次牌不怎么好,想也没想:“不抢!”

按照规则,如果都不抢,那只能是上家是地主。

凌阳一阵哀嚎:“哎,你们怎么都不抢啊?”

结果,没有悬念,凌阳输的很惨。

他被凌阳甩出炸给炸懵了,很诧异地望着他:“不是,你有病啊,你这把牌这么好不抢干嘛?”

凌阳:“也不算太好吧,把握不是很大。”

凌阳要笑不笑:“你刚才把握就很大了?”

凌阳笑了笑,“刚才就是抢一把地主试试!”

凌阳怒了:“能不能好好打!”

凌阳:“行。”

打了十几局后,凌阳总算是发现了端倪,看向凌阳的目光带着些审视:“兄弟,你怎么回事?我发现你很不对劲啊?”

凌阳眨巴几下眼睛,表情很天真:“怎么了?”

凌阳啧了一声:“怎么轮到我姐是上家当地主的时候,你都要抢?”

凌月正在洗牌,心里一噎,这小子该不会看不出什么吧。

凌阳也是的,打个牌而已,表现得那么明显干什么?

难道她作为地主,他抢了真的就把她抢过来了吗?

凌阳一脸严肃:“我姐怎么得罪你了?有什么不满的你冲我来,不要针对我姐!”

凌月:……

这个二货!

凌阳忍着笑,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连带着胸腔都忍不住震动着。

凌阳瞬间不满,有些恼了:“你笑什么?”

“还打不打?”防止他看出什么,凌月佯装愠怒的样子,“不打我收牌了啊!”

“哎,打打打,继续,我他妈当地主一次还没赢过!”

凌阳抬手摸牌,第一张就摸到了大王,第二张小王,好胜心陡然被激发了,“不赢一把我不甘心!”

看着这一手好牌,凌阳止不住开心,啧啧,这把非得抢到地主,然后把他们打的落花流水。

他心里正美美地盘算着,笑着理牌。

正在这时,房间里的灯突然灭了!

房间陡然陷入黑暗,让人一时不适应。

“我靠,老姐,你这租的什么破房啊,还带停电的。”凌阳忍不住吐槽。

凌月不满他的话,“你住的才是破房,可能是跳闸了而已,推上去就行了。”

凌阳有点急:“那你赶紧去推啊,我跟你们说啊,护着各自的牌,黑灯瞎火的,别弄乱了。”

他这把摸得一手好牌,当然不想就这么算了。

将手里的牌护在怀里,跟护着什么宝贝一样。

“我找下手机。”凌月开始找手机。

刚摸到手机,猛然感到一股熟悉的薄荷的气息,然后一片柔软的唇迅速触碰到她的唇,温热的舌尖还舔了下。

凌月直接被吓傻了,心脏扑通猛跳,大气不敢喘,生怕被凌阳发现什么异常。

这小孩胆子也太大了吧!

这种情况下,他都敢……

等半天没动静,凌阳不耐烦了:“怎么没声音了,姐,你找到手机了吗?”

他手机刚才插旁边充电去了,否则他才受不了这么黑。

“哦,找到了。”凌月反应过来,按了下手机的照明灯,往电闸的方向走去。

“姐姐,我帮你!”凌阳的声音特别自然,跟了上去。

电闸在一副白色小猫图案的挂画后面。

凌月打着手机灯照明,凌阳站在椅子上,打开挂画,将电闸推了上去。

瞬间,房间里灯亮了起来。

凌阳从椅子上下来,有意看了一眼凌月,发现她的脸颊隐隐泛着红晕。

凌月还没从刚才的惊慌中缓过劲来,瞪了他一眼。

凌阳笑的更欢了。

小说《甜宠:我的粘人小狼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