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篇章首辅大人的宠妾

完整篇章首辅大人的宠妾

八月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现代言情《首辅大人的宠妾》,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四喜四月,是网络作者“八月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手:“四月,我记得以前你梳头最好看,这次可愿意再帮我梳头?”......

主角:四喜四月   更新:2024-03-01 15: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四喜四月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篇章首辅大人的宠妾》,由网络作家“八月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现代言情《首辅大人的宠妾》,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四喜四月,是网络作者“八月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手:“四月,我记得以前你梳头最好看,这次可愿意再帮我梳头?”......

《完整篇章首辅大人的宠妾》精彩片段

晨时去大夫人院子时,四月本想安安静静在门外守着,哪想大夫人竟看见了她,把她叫到了屋内。
大夫人看着进屋的四月,见她低着头,语气是难得的好语气:“抬起头我看看。”
四月不知所以,抬起了头。
大夫人高高坐在主位上,四月看见大夫人的脸上露出了她平日里难以见到的温和笑意。
只见大夫人笑了笑:“现在瞧着气色倒不错,风寒好些了没有?”
对于大夫人的突然关心,四月心底却忽然有些心慌,她点点头,规规矩矩回答:“谢大夫人关心,四月已经好了。”
只见大夫人点点头,又叹了口气道:“如意走后,你跟在我院子里,是有些委屈你了。”
在四月看过来的眼神中,大夫人笑了笑:“昨日里,如意同我说这次想带你一起回晋王府,你愿不愿意?”
原来是因为这样,四月松了心,点点头:“四月听大夫人和大姑娘的。”
四月的话落下,大夫人就笑了声:“倒是个伶俐的丫头。”
“不过我问的是你,你愿不愿意。”
大夫人将你字拉长,四月也听出些意思来,心底却苦笑,她不明白为何大夫人要执着于她愿不愿意,她不过是个丫头,难道她说不愿,大夫人就不同意吗?
吸了口气,四月点点头:“奴婢愿意。”
她也是真愿意的,与其留在这里担惊受怕,哪一日就暴露了他和顾容珩的关系,她还不如跟着大姑娘离开这里。
一边的林嬷嬷这时插话进来:“晋王府可不比顾府了,毕竟是皇家,你往后跟在大姑娘身边,更要小心伺候了。”
“大姑娘历来带你不薄,你可得记着这份恩情。”
四月看看林嬷嬷,又看向大夫人,只见大夫人拨弄着手上的指甲,眼神却从未离开过她的脸。
一股无形的压迫便下来了,她连忙点点头:“奴婢一直记着的。”
四月的话落下,大夫人这才笑了笑,她靠在背椅上,接过旁边丫头递过来的茶水,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才缓缓道:“既然你愿意跟着大姑娘,这两日也不用在我院子里了。”
“现在就过去你大姑娘院子里伺候吧。”
四月倒没想过大夫人让她去的这么急,愣了一下,连忙应声退了下去。
待四月走了出去,林嬷嬷在走到大夫人跟前道:“这丫头瞧着是个听话的,大夫人可以放心了。”
大夫人却冷笑道:“现在瞧着听话,不过是因为她现在只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丫头。”
“可一旦让她触摸到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触摸到的东西,要放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林嬷嬷愣了下,疑惑道:“那大夫人还放心让她跟着大姑娘?”
大夫人淡淡一笑,可脸上却是有些涔人的冷酷:“这丫头的卖身契还在我这儿,这就像是根绳子,她要有不该有的心思,我也能让她永远翻不了身。”
旁边的林嬷嬷立马笑着附和:“还是大夫人有手段。”
这时大夫人却叹了口气:“都是为了孩子罢了。”
林嬷嬷点头,也没在说话了。
这边四月出了大夫人的院子,刚走出院子,后面秋云就出来拉住了她。
她拉住四月道:“刚才我在外面听见大夫人让你去大姑娘的院子里,可是真的?”
四月点点头:“昨儿大姑娘就同我说了,只是没想着这么快就要去了。”
秋云有些不舍:“你要走了,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儿也没劲了。”
四月笑着安慰她:“我晚上还要回去的,到时候我们还是可以一起说话。”
秋云叹了口气:“你晚上回来有什么用,过两天你就要跟着大姑娘一起走了。”
四月也有些怅怅:“总之大姑娘也还会回来的,到时候我跟着一起,也来看看你。”
秋云笑了笑,这些后话现在讲也没什么意思,她点点头:“那你快去吧,别因着我耽误了。”
四月点点头,这才走了。
路上正巧碰见了林长青,他见了四月,脸上一脸关切道:“月妹妹,风寒可好些了?”
“今早我让人送了药过来,听回来的人说你不让再送了,可是好了?”
四月看向林长青,一笑道:“林大哥,我已经好了。”
林长青松了口气:“那就好。”
他又见四月一个人走在路上,又问道:“月妹妹要往哪儿去?”
四月如实说:“大夫人让我去大姑娘院子伺候了。”
林长青愣了下:“怎么突然要去大姑娘院子了?”
四月笑了笑:“是大夫人这么吩咐的。”
林长青便没有再多问,只是点点头道:“那月妹妹快去吧。”
四月点点头,转身往大姑娘院子里走。
只是林长青站在原地,看着四月纤细的背影,眉头就皱了起来。
他从小长在这个大宅里,大夫人这个时候让四月跟着大姑娘,意味着什么,他心底再清楚不过。
四月可能这次要跟着大姑娘一起走了。
青色长衫下的手指一紧,他有些难受地吐出一口气。
这边四月来到大姑娘的院子,外头的丫头瞧见她,认出四月是大夫人院子的,连忙上前问道:“妹妹来这做什么?”
四月笑道:“我叫四月,大夫人让我过来的,让我往后跟着姐姐们一起伺候姑娘。”
几个丫头听说了,连忙热情的推着四月进去:“原来是来了新姐妹,妹妹且等等,我这就进去知会。”
等的时候,几个丫头围着四月打听,其中有个是从前就认识的,她就帮着四月介绍起来,四月暗暗记在心里,也方便平日里称呼。
这么站着说话了没一会儿,里面的丫头就走了出来,对着四月笑道:“王妃娘娘叫妹妹快进去呢。”
四月点头,跟着一起走了进去。
穿过一道屏风,几道帘子,四月看见顾如意正坐在妆台上,由着后面的丫头给她梳头。
她看见了四月,笑着招呼四月过去:“四月,快过来。”
四月连忙走了过去,刚站立,顾如意就握住了她的手:“四月,我记得以前你梳头最好看,这次可愿意再帮我梳头?”

四月本想着对着晋王爷福了礼过后,就能放她们两人走了,哪想头顶突然传来一道男子低沉的声音:“这丫头瞧着面生。”
四月一愣,才反应过来应说的是自己,正想要回话,就听到旁边阿叶回了:“回王爷的话,这是跟着王妃娘娘刚从顾府里回来的丫头。”
“哦?”
微微有些轻佻的声音响起,四月就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一把折扇抬起,她的眼神不由自主向上看去,就入目一张年轻男子的脸。
只见晋王爷略微有些阴柔的脸上带着几分散漫的笑意,瞧着是俊美的,却无端让人觉得有一丝阴冷。
她的眼神又不由自主瞟向一边依偎在晋王爷身侧的女子,那女子眉目艳丽,脸上似笑非笑,艳红的嘴唇正露着几分嘲意。
四月看见那女子的眼睛看向她,勾起唇问旁边的晋王爷:“王爷,您觉得这丫头比起妾身,哪个更好看?”
晋王爷有些黏腻的目光让四月微微有些不适,听了那女人的话,心间就是一抖。
好在晋王爷很快移走了扇子,拥着那女子笑道:“自然是你了。”
“我如何疼你,你还不知?”
两人就在说笑打闹中与四月两人擦身而过。
旁边的阿叶也松了口气,待晋王爷走远些了才拉着她跑了。
晚间的时候,两人吃过饭到寝殿里伺候,刚进院子,就看见外面跪了好几个丫头,主屋的房门紧闭,门外更是饭菜洒了一地,几个丫头手忙脚乱的打扫着,看起来颇有些狼藉。
阿叶看见这阵仗吓了一跳,连忙过去拉着一名跪着的丫头去问缘由。
四月跟了过去,听了半天,也听了个大概。
原来王妃娘娘回来了后晋王爷过来看她,哪想晋王爷过来才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西边荷香院的就派了丫头来请晋王爷过去。
说是荷香院的主子肚子不舒服有些闷,想要王爷陪着一起透气,而晋王爷想都没想地就要过去陪着。
王妃娘娘这才知道原来在她走的这些日子,晋王爷就把那奴婢抬成了妾室,还派了几个丫头伺候着,这次更是公然过来挑衅,一向沉稳端庄的顾如意这次也受不了,拉着晋王爷大闹一场。
可惜最后也没留住晋王爷。
接着又听那丫头道:“晋王爷走后,王妃娘娘就开始砸东西了,送来的饭菜也打翻了,这会红叶姐姐和翠浓姐姐正在里面劝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了。”
阿叶听罢,气恼道:“从前不过是厨房里的二等丫头,一个奴才爬了主子的床,竟敢这么嚣张。”
四月的脑海里现出那张艳丽女子的脸,想起她看她眼神中微微露出的嘲弄与挑衅,心里也有些厌烦,就问道:“难道娘娘就拿她没法子么?”
阿叶便气道:“现在那贱人怀了身孕,晋王爷紧张得跟什么似的,谁敢动她?”
说着阿叶凑到四月耳边小声道:“这贱人怀孕的事,宫里的贵妃也知道,可贵妃娘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是默认了这事,王妃娘娘也不敢拿这婢女怎么样了。”
四月吐出一口气,微微皱眉。
众人就都在庭院里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主屋的推门突然被打开,红叶从里面走了出来,对着门口的一个丫头道:“快去厨房传膳,王妃娘娘要用饭了。”
红叶说完,又看了院子一眼,对着阿叶和四月道:“你们两个进来。”
四月轻声走进去,只见屋子里面一片狼籍,桌凳凌乱,铺着地毯的地上更是碎着好些碎瓷,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看向里面侧躺在春塌上顾如意,只见她穿着华贵繁复的锦衣,头发披散,脸色苍白,闭着眼睛任由着身后的翠浓为她揉着太阳穴。
在顾府温婉大方的顾家大小姐,原来高嫁到了王府里,也是这般的不开心,四月有些唏嘘。
红叶站在顾如意身旁,对着四月和阿叶道:“劳烦两位妹妹收拾下屋子了。”
两人点头,开始认真收拾起来。
没一会儿,外面送饭的到了门口,四月也收拾的差不多了,见红叶点头,才就出去开门,几个丫头就端着托盘进来了。
顾如意睁开眼看了眼远处桌上的饭菜,又无力地闭着眼睛道:“还是吃不下去。”
红叶就上前去劝:“娘娘,好歹吃一些,身子可是自己的。”
红叶说着眼神看向了四月,四月连忙上前,也轻轻道:“娘娘,少吃一些吧。”
顾如意听到四月的声音,看了看四月,问道:“下午可休息好了?”
四月点点头:“休息好了。”
顾如意就点头,起身到桌前坐下,红叶和翠浓就忙跟在身后为她布菜。
红叶和翠浓也都是从前顾府过来的,也算的上顾如意最信任的丫头了。
伺候完了顾如意吃饭,顾如意就又疲惫的靠着,几人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让人来收拾了碗筷,都静静在一旁守着。
等到四月和阿叶回房时,早已月上中天。
四月今日没怎么休息,去梳洗房梳洗了就进屋趴在了床上,闭目用手扯着被子,却摸到了一张纸张。
四月一愣,拿出纸张,借着床头的烛火展开,入目就是苍劲有力的笔迹。
四月是认得字的,以前没被拐卖时家里有先生教,后来跟着顾如意,顾府也请了先生,四月跟在顾如意身边,也跟着学了一些。
四月有些好奇这里怎么会有信,凝神读了脸就是一红。
只见信上是顾容珩的字迹,上面只写了一句,是顾容珩问她有没有想他。
四月气恼的将信揉成一团扔去了角落,看看屋子周围,也不知是谁放进来的,这封信为何会在这里。
难道顾容珩来了?
四月心底一抖,又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顾容珩是朝廷首辅,不去上朝,几乎不可能。
只是她还是有些不放心,过去打开窗户,窗外是一片竹林,一阵冷风吹来,四月起了起皮疙瘩,连忙将窗户合上,还不忘给上了栓子。
回到床上,四月疲倦,也懒得再细想下去,只当可能是顾容珩走的那天趁他不注意塞在她身上的。
这样想着,她就沉沉睡了过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