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温若薇陆焙辰全文

温若薇陆焙辰全文

温若薇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陆政委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可算等到媳妇下班啦!”不知道谁打趣了句,温若薇的思绪被拉回,心也随之泛起涟漪。

主角:温若薇陆焙辰   更新:2023-09-27 16: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若薇陆焙辰的其他类型小说《温若薇陆焙辰全文》,由网络作家“温若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政委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可算等到媳妇下班啦!”不知道谁打趣了句,温若薇的思绪被拉回,心也随之泛起涟漪。

《温若薇陆焙辰全文》精彩片段

1985年6月,军服厂。

“八十年代,一个觉醒的年代,一个朝气蓬勃的年代,一个珍贵的年代……”

伴着喇叭里传出春风般的嗓音,午休的军服厂工人们陆陆续续往宿舍走去。

念完广播词,温若薇合上笔记本,挎上包下班回家。

刚出广播站,便看见树下一抹军绿色的身影。

他一身挺拔军装,脸庞俊朗不失凌厉,眉眼温柔却犹带着军人的摄人气势,就算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能让人感到安心可靠。

“陆政委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可算等到媳妇下班啦!”

不知道谁打趣了句,温若薇的思绪被拉回,心也随之泛起涟漪。

当亲眼看到陆焙辰时,她才觉得自己真的重生到了四十年前。

失神间,陆焙辰已经走到了面前,温声开口:“你脸色怎么不太好,累了?”

望着男人深邃的眼眸,温若薇心中五味杂陈。

他们结婚是个意外,陆焙辰是为了保全她的名声才娶了她。

上辈子,她从感激到深爱,哪怕他一辈子没碰她,她也默默忍下,默认没有孩子是她身体有问题,受尽了白眼。

可他临死的时候,嘴里却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如今重生,难道还要把上辈子的人生再经历一次吗?

见她发呆,陆焙辰不由问:“想什么呢?”

温若薇回过神,掩饰一笑:“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正值炎夏,烈日当头。

两人一起走在厂里的绿荫大道上,身边时不时驶过骑着二八大杠的工人。

陆焙辰率先打开话匣子:“来接你前去看了爸妈,听说王阿姨家出了点事,爸去帮了忙,妈现在吵着要离婚。”

温若薇眉目微拧。

王阿姨是公公的前妻,两人从没断过联系,公公对她更是有求必应,要什么都给。

她抬眼看向男人的侧脸,目光复杂:“爸帮王阿姨也不是一次两次,有时候还大半个月不回家,妈难免生气……”

陆焙辰忽然停下脚,语气自然又笃定:“问题不在王阿姨,是爸妈已经没有感情。”

温若薇心一顿,捏着挎包的手不由收紧。

男人却依旧转移话题:“对了,你不是说要去电视台参加播音主持人的考试,做好准备了?”

温若薇眸光一黯。

她一个月前就通过考试了,过两天都能调到电视台上岗了。

他现在才问,是对她多不上心?

心头酸涩瞬间蔓延带眼尾,温若薇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怎么坚持这段婚姻的……

“我去把车开过来,你在这儿等我。”

没等到她回答,陆焙辰自顾自走远,就好像他刚刚就是随便一问。

站在原地,温若薇默默深呼吸,缓解着胸口的沉重感。

可等了很久,也不见人回来。

揣着疑惑和担心,她顺着陆焙辰离开的方向找了过去,没想到刚拐过一个岔路口,就看见一个穿在白裙的女人靠在陆焙辰怀里。

定睛一看,温若薇呼吸猛然窒住,再也迈不开腿。

是于英楠!

那个陆焙辰爱了一辈子的女人!

只见于英楠紧紧环着陆焙辰的腰,含泪的双眼满是眷恋:“当初我被父母逼迫嫁人,我真的好痛苦,想你想到得了抑郁症,到现在还在吃药。焙辰……你还爱我吗?”

听到这话,温若薇心猛地缩在了一起,不想也不敢去听另一方的回答。

可没等她离开,陆焙辰沙哑的回应便被风刮进了耳朵——

“爱。”



陆焙辰瞳孔骤然紧缩:“你说什么?”

通讯员也吓了一跳,震惊地看着急的满头汗的干事。

“是真的!现在人就在济河边的春景路那儿,公安那边说人救上来的时候已经没气了!”

一字一句,就像瞬间抽走了陆焙辰全身的力气,原本急促的呼吸瞬时凝结。

通讯员看了眼他乍白的脸,迅速反应过来,上了车就往春景路驶去。

陆焙辰就像坐木桩,一动不动。

他忘记自己怎么下的车,又怎么走向挤满人的河边,只是在回过神时,周围三三两两站着公安和医生护士。

视线一扫,蓦然定在河滩上一个盖着白布的身影。

陆焙辰紧缩的眸子颤了颤,本能地想过去确认,可无论如何都迈不开腿。

这时,一个公安看见他,走过来敬了个礼:“陆政委,这些是她身上的东西,请您确认一下。”

陆焙辰怔然将目光移向对方的手心,只有湿透的身份证和离婚证。

他紧抿的唇终于开了道缝,扯出道沙哑的回应:“我要确认人。”

嘈杂中,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说‘身份证和离婚证也许是温若薇不小心掉的,一个小时前她还好好的,不会是她’。

公安愣了下,便让开了路。

当视线重新落在那盖着白布的身影上时,窒息感再次侵袭,让陆焙辰呼吸有些困难。

他深吸口气,艰难迈开腿走去。6

蹲下身,触及到白布时,掌心忽的一颤。

陆焙辰咬了咬牙,掀开了白布!

一刹那,时间仿佛都凝固,周遭所有的声音也消失了。

阳光下,温若薇以往红润的脸此刻异常苍白,她闭着双眼,乌黑的长发散落着,几缕乱发贴着脸颊。

如果不是胸膛没有起伏,她就像睡着了一样安静。

“根据被救孩子母亲和医生的话,是上游闸道开闸排水,她躲避不及,又因为生病体力不支才导致溺亡。”

公安解释着,语气透着惋惜和敬佩。

陆焙辰像是没听见,下意识地擦掉温若薇脸上的水渍,可当触碰到她的皮肤时,他心骤然一紧。

天这么热,她竟然这么冷。

车停下大院门口,通讯员转头看向后座还呆着的陆焙辰,犹豫了一下才开口:“政委,到了。”

陆焙辰黯淡的眼眸闪烁了一下,嗯了声缓慢下车。

想到他一整个下午都跟丢了魂似的,从太平间出来时还险些摔倒,通讯员赶忙下车扶住他。

想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焙辰拂开通讯员的手,声音嘶哑:“你回去吧。”

说完,深一脚浅一脚地进了大院。

看着他的背影,通讯员于心不忍,沉叹了口气。

圆月高挂,闷热的晚风吹着陆焙辰干涩的眼角,酸胀上涌。

“焙辰!”

忽然,熟悉的声音让他登时停下脚。

抬头望去,只见陆母一脸焦急地从家门口跑过来,连声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若薇呢?”

陆焙辰一哽,不由又想起温若薇面无血色的模样,唇瓣颤了颤,始终说不出一个字。

见他不说话,陆母面色逐渐沉重:“我听隔壁的说若薇一个多星期都没回来了,你们……离了?”

面对母亲的追问,陆焙辰沉默了很久,才喃喃出声:“妈,若薇死了。”

陆母眼神一震:“……你再说一遍。”

陆焙辰下颚紧绷,像是在强迫自己接受现实,声音拔高了几分:“她死了,为了救一个孩子溺……”

‘啪!’

一个巴掌突然狠狠甩在他脸上



“苏队长,男女有别,你在大街上对若薇拉拉扯扯的是不是不太好。”陆焙辰语气不轻不重,却充满了压迫感。

与他而言,温若薇注定是会给自己在一起的,他绝不容许别的男人过分亲近她。

听了这话,温若薇懵了。

她跟苏沐泽男女有别,跟他就不是了吗?而且他这语气怎么像是把自己划到他的所有物里去了。

苏沐泽听出陆焙辰话语里的不对味,表情却还是波澜不惊:“陆政委误会了,我只是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闻言,陆焙辰皱起眉,才反应过来对方穿的不是警服。

刑警穿便装,如果不是下班,应该是要执行什么重要的任务。

听通讯员说近来发生的命案,加上前天温若薇遇上的危险,他立刻明白过来。

但看到苏沐泽抓着温若薇的手,心里还是膈应的慌。

温若薇则是想起昨天在医院病房门外听见陆焙辰跟那个女人说的话,主动抽出手。

掌心一空,陆焙辰的心好像也跟着被挖去了一角。

苏沐泽瞥见愣在不远处的刘建红,朝她道:“上车。”

说着,拉着温若薇就上了车,刘建红傻愣愣地哦了一声,也跟着上去。

温若薇余光看向陆焙辰,只见他站在原地,一双幽深的眼眸盯着自己,里面是让她摸不着头脑的……深情。

“苏队长,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刘建红终于反应过来,不由问。

“先把你们送去公安局。”苏沐泽专注开着车。

温若薇立刻说:“苏队长,能不能麻烦您送我们回学校?”

才刚说完,一辆三轮车突然从右侧重来,苏沐泽连忙踩下刹车。

由于惯性,后座的温若薇和刘建红狠狠撞在了车座上,两人都开始眼冒金星。

“怎么回事啊?”刘建红龇牙咧嘴地揉着头。

“你们别下车。”

考虑到这段路行人少,苏沐泽叮嘱了过后才下车去查看。

三轮车上是空的,似乎是有人故意为之……

顺着三轮车冲出的方向看去,是个小巷子。

他下意识摸向腰间的枪,准备过去探查,可想到车上还有两个女孩,慢慢放下了手。

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先保证她们的安全。

苏沐泽将三轮车挪到一边,转身上了车,重新启动车子。

眼见他一脸严肃,又想起这些日子的凶杀案,温若薇和刘建红开始害怕了。

“苏队长,不会是有坏人盯上我们了吧?”刘建红抓着温若薇的手,哆哆嗦嗦问。

透过后视镜,苏沐泽看见温若薇虽然在尽力保持冷静,但渐渐苍白的脸还是暴露了她的胆怯。

苏沐泽抿抿唇:“没事的。”

踩下油门,车子一路往公安局驶去。

将两人送去公安局后,他立刻赶回来客饭馆,刚下车,王浩就气急败坏地走过来:“苏队,我们来晚了,人昨晚就跑了!”

“身份确认了吗?”苏沐泽紧拧眉。

“是来客饭馆的厨师,叫吴兴国,二十八岁,八年前因为盗窃被判了七年,一年前出狱后一直游手好闲,两个月前,饭馆老板看他手艺不错,他工资要的不多,老板就招了他,另外,我们在吴兴国房间里找到这个。”

说着,王浩递来一张约莫五寸的照片。

苏沐泽接过来一看,眸色收紧。

照片里面的人竟然是温若薇!?



“照片是在他枕头底下发现的,而且……”

王浩脸上还露出了一丝嫌恶,又压低了声音:“床上到处都是卫生纸,看来那家伙没少对着这照片干那事。”

听了这话,苏沐泽面色骤冷。

照片里的温若薇扎着马尾,清丽的脸上漾着淡淡的笑容,这样清爽漂亮的女孩,吴兴国那种畜生也好意思肖想。

“市外已经进行了严格的布控,他应该暂时还在市里,通知下去快速摸排,尽快把人找出来。”

天越来越暗,几声闷雷过后,开始下起雨。

公安局。

刘建红休息室里坐了一下午,早就坐不住了,正想拉着温若薇去问能不能回学校,苏沐泽来了。

温若薇连忙站起来,紧张地打量他。

好像没受伤……

她悄悄松了口气。

“苏队长,咱们什么时候能走啊?”刘建红无奈问。

苏沐泽看向温若薇,不巧又跟她的视线撞个正着,她又吓了一跳,慌忙瞥到别处,脸颊飞上了红色。

她怎么那么容易脸红?

他抿下微扬的嘴角,朝刘建红说:“你可以先回去,但是她得暂时留下来。”

温若薇愣了:“为什么?”

“案子可能跟你有关,我们需要你的配合。”苏沐泽简单地解释了句,

刘建红担心起来,好在现在温若薇还算镇定,把她劝回了学校。

等刘建红走后,王浩走了进来,跟苏沐泽互视一眼后,两人一块坐下。

“同学,你别紧张,我们只是问问你关于凶手的一些事。”王浩露出和善的笑容。

“凶手?”温若薇懵了。

她一放暑假就回家了,前天一回来就遇上那事,根本不知道凶手的事。

苏沐泽拿出一张一寸的照片:“他叫吴兴国,你认识他吗?或者见过他吗?”

温若薇看去,照片实在模糊,只能隐约看见男人的轮廓。

见她陷入沉思,苏沐泽和王浩也都没说话,静静让她理着记忆。

将近一分钟,两人才见女孩拧成结的眉头展开,眼神也亮了。

温若薇声音拔高:“我想起来了,在火车站的时候,我给过他钱和票!”

“火车站?”苏沐泽眯了眯眼。

温若薇点点头:“那天放假我准备回苏市,我记得雨很大,然后我看见一个男人坐在路边淋雨,他穿的很破,右手还受了伤,我觉得他可怜,就把伞给了他,还给了他钱跟一些票。”

听到这话,苏沐泽和王浩互看一眼,都不约而同皱起眉。

看来是温若薇的善心让吴兴国对她惦记上了,但因为找不到她,所以才会对跟她差不多类型的女孩下手。

又问了些其他问题缓解了温若薇的情绪,两人才出去。

“看样子,吴兴国这家伙是畏罪潜逃了。”

王浩刚说完,苏沐泽就否定了他:“不,他还在盯着温若薇。”

“他都暴露了还敢作案?”

想起不久前送温若薇和刘建红来公安局时,那突然冲出来的三轮车,苏沐泽脸色越来越难看。

吴兴国杀人手段残忍,很有可能走极端,他们得靠温若薇把人引出来,还得要保证好她的安全。

看了眼外头的天,苏沐泽摘下帽子扔给王浩,转身又走进休息室。

见温若薇捂着肚子,还吞咽了两下,他问:“饿了?”

温若薇怔了怔,忙摇摇头:“不……”

可话还没说完,肚子就‘咕咕’的叫起来。

气氛登时尴尬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