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通你心门

通你心门

陈景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趁着他睡着了,偷偷亲他。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声音带着蛊,「再亲一次好不好?」我和他的名字读音相似。我叫程鲸语,他叫陈景与。

主角:陈景程鲸语   更新:2022-09-10 11: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景程鲸语的其他类型小说《通你心门》,由网络作家“陈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趁着他睡着了,偷偷亲他。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声音带着蛊,「再亲一次好不好?」我和他的名字读音相似。我叫程鲸语,他叫陈景与。

《通你心门》精彩片段


我趁着他睡着了,偷偷亲他。


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声音带着蛊,「再亲一次好不好?」


我和他的名字读音相似。


我叫程鲸语,他叫陈景与。


大学第一节大课,我们分到了同一个老师。


老师提前两分钟点名的时候,先叫了他的名字。


「陈景与。」


这是大学里的第一节课,思修,是一节几个班不同专业的学生一起上的大课。


我早早的去了教室,坐了中间的位置。


教室里已经坐了一半的人,还有两分钟才开始上课,老师已经开始点名。


听到「chenjingyu」这个名字,我下意识的站起来答到。


老教授看了看我,又看向自己手中的点名册,眉头皱起来,隐约是生气了。


「开学第一节课,居然就找代课?怎么?是打算给他替整整一学期?性别都不对。就这么糊弄我?」


老教授痛心疾首,语气也跟着严厉了起来。


阶梯教室里目光全都放在我身上,火辣辣的,让我瞬间面红耳赤。


我顶着一张已经红透的脸,动了动嘴唇,准备解释。


「我……」


只不过突然我目光一滞,阶梯教室的前门,一个颀长的身影出现,短袖,运动裤,运动鞋,干净又清爽,好看得像是从动漫里走出来的一样。


「陈景与,到。」


他说话的语调有点玩世不恭,眉眼都是瑰丽的颜色,几乎是收割了教室里所有女生的目光。


「老师,这大白天的不能冤人啊,我可没找什么代课,而且这妹妹一看就是三好学生。」




他发现是自己的疏忽,给我道了歉,还一个劲儿的感叹,怎么班上还有如此相似的名字。


陈景与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我突然感觉就像是呼吸都开始凝滞了似的。


心跳得像打鼓。


陈景与就这么坐在了我旁边,「估计,八百年前是一家呗。」


他的气息离我太近了,因为他这句话,我甚至差点将手边的杯子打翻。


他将杯子替我扶住,问我,「妹妹,你慌什么?」


老教授或许是看我整堂课脸上都红红的,以为是他的原因,下课后叫住了我和陈景与。


说出钱请我和陈景与喝点饮料。


「哥哥带妹妹去。」


思修老师竟然真的开始掏钱。


「不用,老师,真的不用。」


我下意识的拒绝。


陈景与就这么看着我和老教授推托。


最后老教授没有推赢我,默默的回了自己的讲台上去。


「你这小孩儿,过年还能拿到压岁钱吗?」


「啊?」我疑惑,突然后知后觉。


不过,老师刚才本来说的是请我和陈景与一起喝饮料,我好像压根没问他的意思,直接就这么拒绝了。





他笑,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是高原上的湖泊,明霞尽灿。


我收拾好书包,陈景与问我之后还有没有其他课,毕竟我们俩不同班。


「我倒是还有一节,但是喝个饮料的时间还是有的。」


教学楼楼下就有一家小卖部,陈景与拿了一坂 AD 钙奶。


可能是我看他的目光太过于赤裸,回头看我,「你也要这个?」


我只好点了点头。


于是他又从冰箱里拿了一坂出来,塞我怀里。


付钱的时候,陈景与拦住了我,「难不成哥哥还真的能让你付钱?」



陈景与在我们 V 大的风头太盛了,连带着我这个「妹妹」也跟着出了名。


他的人缘向来就好,身边总是跟着一群男生。


有时候我们几个班撞在一起上体育课,和陈景与交好的男生也会跟着喊我妹妹。


有时候陈景与听见了,会笑着骂一句,「乱认什么亲戚呢?」


「大家都是兄弟,与哥的妹妹可不就是咱们的妹妹吗?」


陈景与不理会他们,过来给我一瓶水。


他随手指了几个人,「看清楚了,以后叫那几个给你买水。」


我也只好跟着一起笑。


到后来,我是陈景与妹妹这事儿,越传越离谱,我的名字直接由「程鲸语」变成了「陈景语」。


「鲸鱼,真的好羡慕你呀,刚进学校,就成了校草的妹妹。每天都能近距离舔颜,想想都开心。」室友说。


我笑了笑,心中却没有得出现一阵突兀的苦涩感。


陈景与认识我三天,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欢他三年,只有我自己知道。


是的,我喜欢陈景与,从高中就开始了。


连进入这所学校,也是因为陈景与。


初中的时候我成绩并不好,高中的时候,陈景与几乎就是我的精神支柱。


为了能够和他上同一所大学,我高三的时候只睡三个小时是常态,我几乎做完了市面上能买到的大部分真题、模拟题,到最后做完的习题册垒起来比我人还高。



队长走后,女队的几个人过来,为首的女队队长正拿着毛巾擦汗,旁边的那个是女队队长的表妹姜楠。

「这曾学长也真是。你们排球队里的水可都是经费开支的,要是每个过来追人的,都发一瓶的话,岂不是队里都要破产。」

姜楠说,颇为阴阳怪气。

我拿着那瓶水,一时间有些局促。

平时我都会自己带水的,只是今天忘记了。

「那我待会儿买一瓶还回去。」我轻轻的说,本来我也不擅长与人争论。

陈景与还在场上,曾然听见,为我解围,「一瓶水而已嘛,再说了,小鲸鱼又不是外人。」

姜楠翻了一个白眼,朝着我这边说了一句汉子婊。

「什么哥哥妹妹的,还不是有所企图。」

队里的人几乎都以为我是陈景与的亲妹妹,这个姜楠却知道我不是,看来又是一个为陈景与来的。

「什么事?」陈景与过来问,仰头喝水的时候明显的喉结上下滑动,眸光却偏向我。

我看着陈景与,突然感觉很安心,这个姜楠说得也没错,我就是对陈景与有所企图。

陈景与放下手里的水瓶,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怎么了?你又不是没人撑腰,怕什么。」

我愣愣的看着他,然后说,「她说我喝了队里的水。」

陈景与眉头都皱了起来,看向一边的姜楠,目光变得晦涩,然后又看向了曾然,「以后队里的水由我来定,小鲸鱼这一份的钱,我来出。」

那个姜楠的脸色变得惨白,咬着唇。

陈景与拉着我出去,手指扣在了我的手腕上,温热的触感明显,我的心跳也跟着温度攀升。

陈景与说让我在原地等他一下,他有东西忘在了体育馆。

我在原地差不多等了十分钟,见他还没回来,就找了过去。

刚到排球场,就听见了陈景与刻薄又带着凉气的声音,「就你这样的,居然还有信心在背后诋毁别人,自己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再说话。」

「还有程鲸语怎么样,那也是我跟她之间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品头论足。」

「管好你自己吧。」

场内几乎是听不到其它的声音,姜楠被陈景与这么一凶,直接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女队队长开口说,「陈景与,说话别这么难听,跟女生计较什么。」

「而且,她不过就是喜欢你罢了……」女队长以为男生都喜欢看女生为他争风吃醋那一套,她以为这么说,陈景与的火气会消散一些。

可是谁知,陈景与直接冷声道,「关我什么事?」

我也是后来才听说,这事的起因是姜楠气不过,于是和女队的人说我的坏话,谁知被折回来的陈景与听了个正着。

陈景与当场就发火了。

陈景与向来脾气好,曾然都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陈景与发这么大的火。

陈景与带我去了外面吃饭,在一条巷子里,味道很不错。

我一边扒饭,一边偷偷的看他,以前我是不敢的。

我怕他知道了之后,我连「妹妹」这个身份也要失去。

可是今天,他为我出头,毫不犹豫的护着我,让我有点得意忘形了。

「我就真这么好看啊?再看饭都喂到鼻子里去了。」

「没……没看你。」

「多吃点,这么小一只。拎出去别人还以为好欺负呢。」

我确实长得比较小只,比同龄人看起来小很多,可能也是这个原因,让我「妹妹」这个身份更加的如鱼得水。

突然想起来,当初陈景与在公交车上「救」下我,却以为我是初中部的新生,硬是把我送到了初中部的门口。

想到这里,我狠狠地在嘴里多刨了几口饭。

我将嘴里的饭菜咽下去,才开口,「这不是还有你嘛。」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