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畅销书籍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畅销书籍

白水青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叫做《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的小说,是作者“白水青菜”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李煊沈姝,内容详情为:(双洁!双洁!&独宠&HE&欢迎入坑&非小白文,这是作者最后的倔强)[心机美人&腹黑世子]沈姝身娇体软,声音千绕百转,在众多一板一眼的世家贵女里面别具风情。怎奈美娇娘一门心思要找个如意郎君,好让自己能够攀附上权贵,从此以后有钱有地位!哪想到一招不慎,被国公府世子抓住把柄。李煊:你看我俊美又多金,还是个准国公爷。嫁给我,可好?沈姝:坑谁,也不能坑自己,嫁谁都不能嫁给李煊,那就是个早亡的!-----------------------------------不知从何时起,李煊经常会...

主角:李煊沈姝   更新:2024-06-12 03: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煊沈姝的现代都市小说《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畅销书籍》,由网络作家“白水青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叫做《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的小说,是作者“白水青菜”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李煊沈姝,内容详情为:(双洁!双洁!&独宠&HE&欢迎入坑&非小白文,这是作者最后的倔强)[心机美人&腹黑世子]沈姝身娇体软,声音千绕百转,在众多一板一眼的世家贵女里面别具风情。怎奈美娇娘一门心思要找个如意郎君,好让自己能够攀附上权贵,从此以后有钱有地位!哪想到一招不慎,被国公府世子抓住把柄。李煊:你看我俊美又多金,还是个准国公爷。嫁给我,可好?沈姝:坑谁,也不能坑自己,嫁谁都不能嫁给李煊,那就是个早亡的!-----------------------------------不知从何时起,李煊经常会...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畅销书籍》精彩片段


故此,从未跟谁提起过,当初是刘娥将她推下的水。

“你们这么喜欢那个三皇子,为何你们不去嫁?”,里面的张嫣仍旧没有消气,但也没好气的打开了房门。

张夫人进去之后将门一关,在走到张嫣旁边低声说道:

“前儿个贵妃娘娘不是早就跟你说过了嘛!三皇子母族式微,若是往后三皇子得以等位,那我们府上也算是有从龙之功。

你想想,若不是贵妃娘娘得了圣人的宠爱,我们张府能这样一飞冲天?你在京城之中能被这么多贵女捧着?”

张夫人也是那等钻营之人,继续跟张嫣说道:“如今你父兄都已经在朝中任要职,过不了多久,贵妃娘娘那边再想想法子,将你大哥调到兵部,这样我们家再富贵几十年都没啥问题。”

“哼!那还不是牺牲了我!”,张嫣将头一甩。

“我的姑奶奶哟!往后那大盛顶顶尊贵的人就是你了,往后那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以后万不可说什么不嫁的话了。”,张夫人耐心开导着张嫣。

反观刘娥那边,尝过一次禁果后,倒是放飞了自我。

此刻正依偎在三皇子的怀中,如玉般的手指卷起三皇子的一缕头发。

“殿下,那天多亏了殿下救我。不过往后我定当跟张姐姐好好相处,我这边不过左右也就是多忍让着点。为了殿下你,我甘之如饴!”

说完竟是靠近三皇子耳边,灼热的气息喷在三皇子脖颈处。

三皇子再也不想其他,用帕子遮住刘娥的眼睛,欺身压了上去,“阿姐!阿姐!让我好好疼你!”

刘娥确实要比三皇子大了半岁,只觉得这是三皇子床笫之间的小情调,便也不多想。

皇家取亲,本来程序就比较繁琐,没个一年半载,这流程根本走不完。

每次与三皇子厮混过后,刘娥都会灌上一碗避子汤,就是为了以防万一。

这日,沈姝伤养得已经差不多,前些日子便让玉镯出去打听着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段,想盘个铺子下来。

近日自己也研制了不少方子,开个铺子往后多少也能有点进项。

玉镯先前找的店面有点靠近外城,两边住的都是一些五六品官员。

沈姝主仆的马车才拐进小巷,就见对面也同时有马车过来。

“沈姑娘!对头有马车!”,赶车的车夫如实禀告。

秉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沈姝便命车夫避让对方,原以为这也就是普通的让路,大家就此别过。

让沈姝万万没想到的事,今日出行,还给自己找了个大麻烦。

对方马车行到自己让道的岔口上时,赶车的车夫一头栽倒在地上。

国公府的马夫颤颤巍巍的掀开对方马车帘子,里面的一幕更是惨不忍睹。

里面是一个身穿官服的无头男尸!

还好沈姝主仆坐在马车之中,并没有看到那等骇人情形。

出了这么大的事,对方又是有官阶在身的人,只能上报给京兆府。沈姝几人自然也只能退回巷口等着。

不到半个时辰,衙门就派人过来。这次居然是直接由大理寺接手了这个案子,来人正是李煊。

一看是国公府的马车,沈姝和玉镯早已被衙门来人请到了旁边的院子里,此刻旁边摆了一盏茶,可刚刚那血腥味实在是过大,到此时沈姝胃里还翻腾的难受。

李煊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美人儿脸色苍白,双眉紧蹙,没来由的就想去将她眉间的不快给抚平。


在那浓烈的香味后面,沈姝还可以闻到一股冷冽的气息,好像似曾相识,但脑子里面又捕捉不到踪迹。

这时李煊开口了,“大理寺这边带过来的仵作说了,这脂粉可能是出自怡红院。”

那周大人确实在怡红院有个老相好,十多年前还在府中闹着要将那花娘纳进府中,无奈家中元妻乃是河东狮吼,周大人折腾一通,还是没能如愿。

听到李煊的话,沈姝也只能如实回答,“很多味道在外行人看来,可能都差不多。但在擅长调香的调香师面前,每一种香料所加的量,和加的次序不一样,都会有些许的差别。这个要实地闻过之后才能做决断。”

沈姝的话才说完,就听到门口一个老者说道:“姑娘说得确实没错!这每种香料的用量多少和加入的次序,制作方法不一样,味道确实会有出入。不过我们普通人很难分辨而已,想不到小姑娘年纪不大,倒是见识不少!”

来人是一个头发胡子花白的老者,平日里都在太医院当值,今日刚巧碰到李煊,便跟着一起过来了。

想不到还能遇到这么有趣的一个小姑娘。

刚刚的味道他也闻了,确实是那些花娘们经常用的脂粉,也就起了逗弄之心。

“小姑娘,有没有兴趣跟我打个赌。如果我输了,我这几年才攒材料做的玉肤膏全部给你,好像也只有五瓶了。如果你输了,你就来给我当个小药童怎样?”

“季老!前一久我新得的梨花白味道不错,今天晚上就给您送过去?”,李煊看到沈姝脸上表情不自然,只能将话题岔开。

这边问询完,沈姝主仆也没有看铺子的心思,便坐着马车回府。

才到傍晚,永寿堂老夫人那边又过来传话。

进入永寿堂,沈姝发现李煊竟然也在,给两人先后行完礼,李老夫人便让沈姝坐在旁边。

“听说今儿个阿姝到外面看铺子发生了点事?”,刚才坐下,李老夫人便问道。

沈姝眉毛抬了抬,难道老夫人对自己经商有意见?

便敛眉回道:“回老夫人,阿姝只是过去看看,平日里基本都是我的丫鬟玉镯在打理。”

“阿姝多想了!我老婆子活了这么大岁数,早就将那些教条看透了。世人都道那黄白之物俗气,可君子都还要为五斗米折腰呢!我手上还有几个绸缎铺子,这些年来经营的可不怎么样,虽说没到入不敷出的地步,但总也没有多少结余,等阿姝闲下来,可以去帮我看看,可好?”

李老夫人也看出沈姝在经商一道上很有天赋,早就想见识见识她的才能了,方才那样说。

“老夫人抬举,阿姝自当尽力为老夫人效劳!”,李老夫人如今可谓是国公府的重要话事人,自然要打好关系。

“今日找你过来,是煊哥儿那边有事要找你相帮,还不是今日那案子。”,李老夫人看着一直在旁边默默喝茶的李煊,对沈姝说道。

看来李煊是要将此事在李老夫人这过了明路,那样也好,省得不少的麻烦。

沈姝趁着喝茶的功夫,偷偷看了眼李煊,见李煊仍旧一张冰块脸。

看来国公府这世子还确实高冷。

在京城住了这么的时日,沈姝早就知道李煊在京城中可是出了名的美男子。

又是状元出身,可谓是文武双全,一直是京中大多数贵女们心仪的对象。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