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她也不想嫁啊,可禁欲大佬叫她小祖宗诶全本小说阅读

她也不想嫁啊,可禁欲大佬叫她小祖宗诶全本小说阅读

时七七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她也不想嫁啊,可禁欲大佬叫她小祖宗诶》,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霍斯弋黎初漾,文章原创作者为“时七七”,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传闻,和人间高岭之花联姻的,是一个身体娇软、肤白貌美的大美人。全城哗然:“天造地设!”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他竟然被撬墙脚了。那位还是豪门世家的掌舵人。全城又一次哗然:“惹不起惹不起!”他坑蒙拐骗,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心心念的小丫头骗到了手,让她窝在自己怀里:“叫人!”她害羞捂脸:“老公!”婚后,所有人等着看这一家子的热闹,终于等到两人吵架,想看她被踹出家门的过程,可还没等他们捋清瓜的详情,就见某人守在她拍戏的场地……“老婆,我错了,和我回家吧!”她:“叫人。”某人委屈:“小祖宗...

主角:霍斯弋黎初漾   更新:2024-06-14 21: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霍斯弋黎初漾的现代都市小说《她也不想嫁啊,可禁欲大佬叫她小祖宗诶全本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时七七”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她也不想嫁啊,可禁欲大佬叫她小祖宗诶》,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霍斯弋黎初漾,文章原创作者为“时七七”,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传闻,和人间高岭之花联姻的,是一个身体娇软、肤白貌美的大美人。全城哗然:“天造地设!”可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他竟然被撬墙脚了。那位还是豪门世家的掌舵人。全城又一次哗然:“惹不起惹不起!”他坑蒙拐骗,使出浑身解数,终于将心心念的小丫头骗到了手,让她窝在自己怀里:“叫人!”她害羞捂脸:“老公!”婚后,所有人等着看这一家子的热闹,终于等到两人吵架,想看她被踹出家门的过程,可还没等他们捋清瓜的详情,就见某人守在她拍戏的场地……“老婆,我错了,和我回家吧!”她:“叫人。”某人委屈:“小祖宗...

《她也不想嫁啊,可禁欲大佬叫她小祖宗诶全本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我刚才用手机查了,一条线,那就是没有。”

黎初漾觉得自己可真是太聪明了,这狗男人太狡猾了,她可不会再被他给骗了。

“是吗?我看看。”霍斯弋走到了黎初漾的面前,从她手里接过那长方形的小盒子。

下一秒,他眼神一顿,勾了勾唇角,看着她说,“你看,这不是两条么?”

两条醒目的红色线条就这样出现在了黎初漾的眼前。

她眨了眨眼,又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这怎么可能?刚刚明明是一条啊!”

“哦,你没看说明书么?第二条线可能会延迟。两条线,确实是,有了。”

男人一字一句地说着,黎初漾脸上的表情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在原地不动了。

“我完了!”

她的腿要被哥哥打断吧?黎初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一双美腿,她要崩溃了。

“呜呜呜……都怪你。”

黎初漾举起锋利的小爪子,往男人的身上招呼了过去。

可是她力气小,不疼不痒地落在男人胸口处,只是在发泄。

“嗯,怪我。”霍斯弋伸出手掌包住了她的小拳头,帮她揉了揉,说话的口气也温柔得不可思议,“既然孩子都有了,你不嫁给我,还能嫁给谁?嗯?”

黎初漾还在垂死挣扎,“这个,也可能不准的。”

“你要是觉得不准,我明天陪你去医院做个检查。”霍斯弋见招拆招,一点后路都不给她留。

黎初漾面如死灰,脑瓜子“嗡嗡”的:“我要再想一想,很晚了,我要先回家了。”

她现在已经没办法再正常思考了,需要冷静一下。

黎初漾说着就要走,还义正言辞地拒绝了霍斯弋要送她的提议。

“我不要你送,你先消失,可以吗?”

霍斯弋见她情绪有些不稳定,也没再做什么,只是对她说道。

“那我派车送你,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一切都交给我!”

黎初漾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霍斯弋没再跟着,但是有两个黑衣保镖从暗处走了出来,跟了上去。

看来今晚是真的吓到她了,霍斯弋轻笑一声,低头看着手里拿着的验孕棒,另一只手里也有一个,只不过是一条线的。

“呵……”不用点手段,怎么能娶到她呢?

漾漾,你不知道我惦记你多久了!

……

黎初漾到家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黎夜白这两天去外地考察项目去了,温予寒值夜班也不在家。

客厅里的灯还亮着,黎初漾刚一进门,一只奶白色的英短猫就围了过来。

黎初漾俯身抱起它,在它圆溜溜的脑袋上撸了几下,心情才变得好一点。

黎初漾喜欢猫,但是温予寒对猫毛过敏,家里一直都没养过宠物。

这只猫还是不久前黎初漾二十岁生日,温予寒送她的生日礼物。

平时温予寒在家,它都被关着,被放出来之后就有些活泼过头了。

“小四……”这名字还是根据家里的排位,黎初漾随意取的,用温予寒的话来说,贱名好养活,所以黎初漾就这么叫了。

“二哥发火的样子我经常见,但是大哥发火,我是真的怕……”

黎初漾印象中就只有两次,一次是父母去世后不久,二叔他们过来要拿走爸爸公司的股份,黎夜白当场就发飙了。

那时候黎初漾才十一岁,黎夜白二十一岁,年纪轻轻就已经代替爸爸承担起了那份责任。

还有一次是黎初漾十五岁时被绑架,黎夜白疯了的那副样子,黎初漾永远也忘不了。

哎……

躺到床上,黎初漾开始捶墙,要是让大哥知道她“怀孕”了,会有什么后果?

黎初漾翻来覆去的滚了几下,这一晚上的心情就像是过山车一样,忒刺激了。

失神地发了会呆之后,黎初漾拿起手机,准备先探探二哥的口风。

她想好措辞,然后编缉成了短信,给温予寒发了过去。

【二哥,我有个朋友(你不认识的朋友)有男朋友了,但是她不小心和别人一夜情了,还不小心怀孕了,你说这种情况,她应该怎么办呢?】

手机“叮咚”一声有微信跳进了屏幕,黎初漾连忙划开,没想到温予寒这会不忙,很快就回复了她。

【黎初漾,你这个朋友,该不会说的是你自己吧?】

黎初漾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啪”的一声手机从手上砸到了脸上,疼的她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不是,温予寒的勘察能力这么强的吗?连她“无中生友”都能看得出来?

黎初漾连忙回复了过去:

【当然不是我啊】

【不是你就好!黎初漾,你要是敢未婚先孕,腿给你打断!】

黎初漾意料之中,连二哥的态度都这么绝对,大哥就更不要说了。

黎初漾失眠了,第二天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了MOON剧团,排练的时候也不在状态。

“黎初漾,今天怎么回事啊?还有几天就要演出了,你跳的什么?”

黎初漾的老师是一位非常著名的舞蹈演员——秦菲,曾经一举蝉联三届国际芭蕾舞大赛的首席冠军,退圈之后就被MOON聘请过来做首席指导员。

秦菲退圈之后很少收徒弟,黎初漾就那么幸运地成为了她的徒弟。

“对不起,秦老师!我再来一次。”

黎初漾也知道秦菲对她倾注了多少精力和希望,秦菲每次带队,黎初漾都是女主角,因此团里很从人都羡慕嫉妒恨。

黎采薇最开始也想拜秦菲为师,但是被拒绝了。

MOON剧团有三支队伍,分别是黎初漾,黎采薇,安晴领舞,她们三人并称为MOON“三朵金花”。

这次的演出节目是改编过很多版本的《梁祝》,黎初漾有一大段独舞表演,和她搭档的男演员也是专业舞者。

“你今天状态不对,就先练到这里吧,自己调整一下,明天再继续。”

秦菲见黎初漾没达到她的要求,索性就让她先走了。

黎初漾回休息室换衣服,听到隔壁的几道嘻笑声,正是她讨厌的人。

“采薇,你今天戴的项链很漂亮,一看就是限量版。”

“不会是男朋友送的吧?采薇是不是交男朋友了?”

“让我来猜猜,哪位优秀的男士能配得上我们采薇公主啊?”

又是黎采薇身边的几个马屁精,经常抱团挤兑黎初漾。


霍丛山娶过三任老婆,膝下有四个儿子,霍承业是长子,三个儿子都已经结婚生子,唯独霍斯弋这个小儿子从小叛逆,不服他管教,但却是霍丛山的心头肉。

霍家老宅很大,四幢独幢大别墅,巴洛克风格,有种上个世纪英式皇宫的气派。

黎初漾以前没少往霍家跑,但是现在她跟霍铭宇都解除婚约了,身份好像就有点尴尬了。

“黎小姐来了。”

霍家的佣人都认识黎初漾,见她来了,主动将她迎进内厅。

这里平时就是霍丛山夫妇和他三个儿子居住,霍铭宇天性爱玩,也不怎么爱回老宅。

霍丛山的现任妻子,名叫苏荷,她和其他几位霍家少爷都不亲,因为她是续弦,也只生了霍斯弋这么一个儿子。

苏荷才五十多岁,比霍丛山年轻很多,加上她打扮得很贵气,黎初漾至今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

哦,她现在跟霍斯弋领证了,应该叫一声“婆婆”才对。

“霍……”别扭的称呼在黎初漾嘴里过了一下,她谨慎地叫了一声,“夫人您好。”

苏荷淡淡地扫了黎初漾一眼,不冷不热地“嗯”了一声。

跟苏荷打完招呼,黎初漾就去了西院,去找薛颖了。

“干妈!”黎初漾见了薛颖,很是亲昵地跟她拥抱,“我好想你呀!”

“你这丫头,想我也不来看我?”薛颖摸了摸黎初漾的秀发,笑得慈祥,“最近跳舞是不是很辛苦?我瞧着你都瘦了一大圈了。”

“瘦点上镜好看。”黎初漾甜甜地笑着,唇角处的梨窝露了出来。

“漾漾,你和铭宇那事,是我们家做的不对……”

薛颖今天把黎初漾叫过来,主要也是为了说这件事,“你也知道,四爷现在回来了,铭宇他爸的处境很难,闻家从政,可以帮到他。”

“是我们家铭宇没有那个福气,漾漾,你这么好的女孩子,是注定做不了我家儿媳了……”

“我跟铭宇本来也就适合做哥们儿!其实解除婚约对我们都好,干妈你别介意啦!以后你还是我的干妈呀……”

“你能这么想,我真的太欣慰了。”薛颖拉着黎初漾的手,双目含笑。

两人说了一会贴心的话,苏颖想起来一件事。

“对了,我昨天去了一家刺绣店里,看中了一件旗袍,我觉得特别适合你。你过来试试。”

薛颖喜欢穿旗袍,她穿着很有韵味,看到好看的也会给黎初漾买。

盛情难却,黎初漾就去试了,薛颖的眼光很好,一袭月牙白的旗袍穿在黎初漾身上很合身,领口处是精致的蕾丝,复古的盘扣,裙身上锈着淡雅的雏菊,黎初漾的身材太好,这件衣服将她身上的优点全都显现了出来。

袅袅婷婷,仙气飘飘,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地披着,她随便一撩头发,都显得风情万种。

“我们漾漾可真是个美人胚子,以后不知道要便宜哪个臭小子了。”

薛颖很满意自己看到的,“这衣服你就穿着吧,一会去主厅那边吃饭。”

黎初漾跟着薛颖又去了主厅,听说最近霍爷爷身体不好,他们就多往这边走得勤快了一些。

“哟!这是哪个大美女啊?”

一道欠扁的声音在黎初漾身后响起,她转头一看,霍铭宇那家伙吊儿郎当地朝着她咧嘴一笑,“是你啊!刚才看背影,我还以为是谁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啊黎初漾!你这衣服一穿,秒变大家闺秀了。”

这人说话怎么这么欠呢?

黎初漾抬手就去打他,“会不会说话?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霍铭宇一边躲,一边笑。

那笑分明就是嘲笑,黎初漾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没记错的话,这人还欠她一顿揍呢。

两个人打打闹闹,也没注意到身后有人走了过来。

霍铭宇先发现了来人,连忙收起了脸上的嘻笑,一只手抓住了黎初漾的手,叫着来人,“四叔。”

黎初漾也感觉到了有人站在她身后,她一转头,就看到了霍斯弋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霍斯弋眼神暗沉沉地盯着霍铭宇那只抓着黎初漾的手,满脸都写着不爽。

黎初漾完全没想到会在霍家遇到这个人,她躲了他两天了,电话不接,信息不回,没想到她这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手!”霍斯弋的声音又冷又拽,霍铭宇被吓了一跳,连忙松开了黎初漾的手,挠着头解释着,“四叔,我们在闹着玩儿呢。”

霍斯弋从鼻孔里轻哼出声,似乎很不喜欢他们这样的亲昵。

“你们现在已经没有关系了,孤男寡女,保持点距离。”

大佬说话,就是这么直接,黎初漾有点慌,她生怕霍斯弋一个不高兴,把他们的关系说出来,这可是一颗重磅炸弹。

所以,她连忙往前走了两步,冲着霍斯弋眨眼,意思让他别乱说话。

霍斯弋看她那一脸生动的表情,故意损她。

“怎么?黎小姐眼睛抽筋了?”

黎初漾:“……”

你抽你大爷!

姓霍的都是讨厌鬼!

很快,晚餐开始了,霍丛山身体不适,也没有出来用餐,所以今晚餐桌上就是他们姓霍的一家,外加黎初漾这么一个外人。

霍家规矩多,吃饭的桌子是方形长桌,长辈坐主位,霍斯弋和薛颖坐一排,黎初漾和霍铭宇坐在一排。

好巧不巧,黎初漾就坐在霍斯弋的正对面。

黎初漾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对面来自她亲老公的“爱的凝视”,以至于她一整个晚上都坐如针毡。

霍家的厨师堪比五星级大厨师,鲍鱼、燕窝,澳龙,国外空运过来的鹅肝和鱼子酱,都是很新鲜的食材,摆满了整张桌子,黎初漾却没什么胃口。

吃饭期间,很少有人说话,在座的就属苏荷的辈份最高了,她仪态大方,看着自己的儿子说道。

“这个周末你有时间吗?陪我去见个人。”

霍斯弋头也不抬,只是冷冰冰地丢来了两个字:“没空。”

黎初漾用八卦的眼神看向自己老公,他怎么跟自己妈说话也这么不客气?

一旁的霍铭宇突然向黎初漾抛来个眼神,小声地说道,“看吧,我四叔也要去相亲了……”

黎初漾顿时就来了精神,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了看苏荷,又看了看霍斯弋。

心里却在好奇,哪家千金这么倒霉啊,要跟霍斯弋相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