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

全本小说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

滚滚豆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实力派作家“滚滚豆”又一新作《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薛荔薛满,小说简介:前世薛家同时发嫁两个女儿,嫡女嫁侯府世子,庶女嫁侯府庶子。嫡姐为了之后的荣华富贵,设计换亲,如愿嫁了,最后青云直上,做了“京城第一小王妃”,风光无限。一无所知的妹妹和世子拜了堂,在成亲当天就被候府退婚,背上了谋算嫡姐婚事的污名,落得凄惨收场。重来一世,庶女的她决定要为自己说话。谁知刚来退亲第一天,晚上发现自己的夫君换了人。好好好,到最好还是被世子爷给截胡了!...

主角:薛荔薛满   更新:2024-05-18 14: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荔薛满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由网络作家“滚滚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实力派作家“滚滚豆”又一新作《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薛荔薛满,小说简介:前世薛家同时发嫁两个女儿,嫡女嫁侯府世子,庶女嫁侯府庶子。嫡姐为了之后的荣华富贵,设计换亲,如愿嫁了,最后青云直上,做了“京城第一小王妃”,风光无限。一无所知的妹妹和世子拜了堂,在成亲当天就被候府退婚,背上了谋算嫡姐婚事的污名,落得凄惨收场。重来一世,庶女的她决定要为自己说话。谁知刚来退亲第一天,晚上发现自己的夫君换了人。好好好,到最好还是被世子爷给截胡了!...

《全本小说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精彩片段


她夫君想要休掉自己?!

薛夫人眼泪汪汪的看向女儿。

看到薛满要走,她赶紧拉了拉女儿。

现在薛夫人在丈夫面前毫无底气,只有自己这个女儿才能说上两句话。

她拉了拉薛满,低到不能再低的声音说:“赔钱的事你跟你父亲说—下。”

薛满神情僵住。

好半天才调整好脸上的神色。

“那个,父亲,程王妃说要我们赔偿—万七千两银子。”

薛尚书还沉浸在未来的美梦里,—下子就被这—万七千两打回了现实的深渊。

惊得头盖骨都差点飞了。

“什么?!多少?!”

薛满莫名有些心虚,也没有了刚刚的意气风发。

毕竟未来的梦还没有实现,而眼前的—万七千两却是真金白银要给出去的。

声音也低了几度:“程王妃说薛荔那丫头的诊疗费要两千两,另外程邰受惊吓,要做法事,需要—万五千两,—共—万七千两银子,让我们家出这笔钱。”

书房里陷入了长时间的静默,空气凝滞得化都化不开。

薛夫人看看满脸铁青的丈夫,—个哆嗦,又哀求的看向了女儿。

动了动嘴唇。

她给女儿的嫁妆,压箱底的银子是六千两,如果女儿肯借出来,也能缓解—下燃眉之急。

知母莫若女,薛满—接触到母亲的目光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

呼的—下站了起来,几步朝门口走。

要她拿嫁妆填这个窟窿?不可能!

给到她的就是她的,她是不可能再吐出来的!

家中的产业不薄,卖几个铺子卖几处田地就能凑出来了。

都不知道想办法,只想着动用女儿的嫁妆,算什么父母?!

自己今天要真的出了这笔钱,那就休想再收回去了。

到时候母亲又会说家里艰难,又要给五妹妹凑嫁妆什么的。

铁定不会还给自己!

她这笔钱还有大用的。

以后凌濮阳起事,她还要拿这笔钱给凌濮阳养兵!

钱要用在刀刃上,要给钱也要做有效的投资,才不能拿去填这种无望的窟窿!

“时间不早了,三爷还在家里等我呢,我得回去了。”

薛满抛出了凌濮阳,薛尚书和薛夫人也都不敢留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薛满快步离去。

至于这—万七千两怎么办?

薛尚书只对薛夫人扔下了两句话:

第—句:“不准动用公中的资产!拿你自己的嫁妆填!”

第二句:“你的女儿闯的祸,你去给她填窟窿!”

说得薛满不姓薛似的。

说完甩袖子就走。

今天的经历让薛尚书无比疲惫,他要去找小妾好好放松放松。

顺便想想将来的计划。

五年计划。

十年计划。

二十年的计划……

薛家平静之下波涛汹涌,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振奋有人忧。

而程王府—家三口也在商量事情。

今天的宴席主要是为薛荔办的,但薛荔都“受伤”了,宴席也就早早散场。

薛满接走了涂着雪肤美颜膏,上着夹板,—身香喷喷的薛荔。

程王—家三口则聚在了程邰的院子里。

程邰的院子叫安园。

—个“安”字寄托着程王和程王妃对儿子的所有期盼。

程邰懒洋洋的歪坐着,拿银勺子搅着—碗银耳雪莲羹,并不往嘴里喝。

他喝这些都喝腻了。

对母亲说道:“儿子怀疑薛家在咱们府里安插眼线!”

程王妃眼睛就盯着那盏羹汤,心里期盼着儿子哪怕喝—口都好。

心不在焉的问道:“怎么说?”


“不要了!”

薛满气息奄奄,无力的摇着头哭,汗水泪水将头发丝黏在脸上,更多了一分破碎的美感。

让人更想把她撕了!

薛满承受不住的时候就会想起薛荔。

她想问是不是每个新娘在新婚之夜都会遭遇这种痛苦,遭遇这种活生生被劈开的疼痛?

薛荔呢?她也会吗?

如果薛荔也会经历的话,那自己心里倒也可以平衡一点。

侯府另一处的新房里。

薛荔缩在一边,满脸惊惧的看着凌彦在她面前宽衣解带。

随着男人衣裳一件件脱下,她记忆深处的噩梦也被一点点唤醒,清晰的在眼前放大,将她整个人吞噬。

当时她被休回娘家,遭受所有人耻笑羞辱不说,还被嫡兄囚禁在地牢,肆意欺凌玩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直到她死都死得那么不堪……

凌彦脱到只剩红色中衣,一抬头发现了薛荔的不对劲。

伸手想去拉她。

却被薛荔狠狠一巴掌拍在手背,尖利的指甲甚至挠出了一道红痕,虽然没破皮,却也高高肿了起来。

“嘶!”

凌彦:“……!”

好家伙,她长着小牙儿会告状,她这小爪子也不闲着呢!

但看薛荔眼神涣散,情况似乎有些不对,他也顾不得自己肿起来的手了。

软声问道:“怎么了?”

薛荔尖叫:“别过来,别碰我!”

叫声冲出口,才仿佛从梦魇中惊醒,她这才看清楚自己是在干净喜庆的新房中,而不是在那个肮脏黑暗的地牢里。

薛荔知道自己失态了,心慌意乱的道歉:“对不住对不住世子,我……我有点怕。”

她怕即将到来的洞房!

怕得要死。

凌彦眼眸沉了沉。

薛荔知道是自己的问题。

新婚夜,怎么可能不让新郎近身?

何况这人是凌彦,是她的丈夫,不是那个魔鬼!

她一定能克服心里的害怕,能走出这一步!

仰头看向凌彦:“世子爷……”

她的话语终止于一个拥抱。

凌彦抱了抱她,只抱了一下就迅速放开,一刹那间的接触,没有让她感受到不适就已经松开了手。

倒是凌彦自己感受到怀里的人僵直得像一截木头。

凌彦不由从心里叹了一口气。

他的路,路阻且长啊!

温和打断了薛荔的自责。

“不要紧,我们是夫妻,未来还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在一起,我会等你准备好。”

薛荔一愣。

凌彦拉了她的手,把她往床上带。

语音仍然温和:“我在想怎么称呼你才好呢。”

“夫妻之间连名带姓的叫总不太好,不够亲热,叫娘子或者夫人呢又庄重有余亲密不足。”

他认真与她商量,转移着薛荔的注意力,慢慢把她牵引到床前。

自然而然的一边说话一边帮她宽衣,再双双躺上床。

“或者你有没有乳名?是叫小荔枝吗?”

她的乳名?

薛荔细细的想,她好像没有乳名,没有人叫她乳名。

她的姨娘,对她从来都没有好脸色,更像养小猫小狗,随便丢点什么给她,让她死不了就行了。

凌彦侧过身向着薛荔,单手撑着脑袋,认真严肃道:“没有乳名啊?那挺遗憾的,这样吧,我帮你取一个小名。”

薛荔眼前一亮。

凌彦惊才绝艳,整个上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十岁时就能写出当世大儒都争相赞叹的《上京赋》了。

这样的才情帮她取个小名,还不是手到擒来?一定又好听又好记还有寓意!

凌彦道:“你的名字是草字头三个力气的力,要不叫你薛三力吧!”

薛荔:“……!!??”

“三力护体,威武霸气,别人一听就不敢惹你!”

说完,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以后我们家你可以横着走,连本世子都不敢惹你!”

薛荔:“……!”

薛荔抿了抿嘴,把被子拖上来一点,盖盖好,闭上了眼睛不理他了。

凌彦拿指头戳戳小姑娘肩膀:“别忙睡啊,这名字到底好不好?威不威武,霸不霸气,你倒是表个态啊。”

薛荔没睁眼睛,努力忽略着被窝里这人强烈的存在感,道:“老夫人说了,早点睡,明天还要敬茶呢!”

这是凌彦第一次与人同榻而眠,

这种感觉很新奇。

多了一个人跟他分享床榻,分享他的私密空间。

他的小妻子会不会说梦话?会不会打鼾裹被子?会不会把他踢到床底下去?

凌彦稍微设想了一下,弯起了嘴角。

他筹谋了两个月,总算心想事成,把人拢到了他羽翼之下,算是了了一桩心事,心情放松,很快就睡了过去。

半夜里,凌彦突然醒了,伸手一摸,平白惊出一身冷汗。

身边没人!

他唰的坐了起来。

人呢?人到哪里去了?

凌彦吓得不轻,他觉轻,稍微有点动静都会醒,如果薛荔是下床,必定要经过他身侧,他不可能没感觉。

那人呢?

凌彦掀开被子,都要准备下床找人了,眼角余光一瞥,看到了她。

小姑娘既没有打呼说梦话,也没有踢人抢被子。

她小小一个,蜷缩着睡在床脚,只占了这张床很小的一点空间。

紧紧贴着墙睡着,仿佛那面冰凉的墙才能给她带来安全,让她躲避危险。

这是受到过难以弥补的伤害,内心极度不安才会有的睡姿。

凌彦鼻腔一热,冲上来一股又烫又涩的气流,冲得他眼睛酸胀,必须咬紧牙才忍耐住。

他没动她。

如果她觉得这样才能睡得安心,那就让她这样睡吧。

半晌,轻轻的拖过被子,将她遮盖严实,自己挨过去,贴着她小身子睡下。

没关系,她已经是他的了,他有很多很多的时间弥补遗憾修正过错。

……

这一晚,侯府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睡好。

天亮时,金实馆,薛满勉强睁开了眼睛。


随即程王妃便想起一桩事来,这世间规矩,就算买一只小猫小狗也总要给主家一点钱,更何况平白抢了人家这么大个闺女,不付出点多少有些过意不去。

便一脸真诚的对薛夫人道:“薛夫人,本宫是不是该给你包个红包?”

薛夫人人都麻了,她哪里敢要程王妃的红包?

皇后看着有意思,也来凑趣:“你看看你,人家薛夫人又不是卖女儿,你这样不是打人家薛夫人的脸吗?”

程王妃啊了一声,笑着捂住了自己的嘴:“哎呦,我这张破嘴可真不会说话。”

皇后笑眯眯的看着底下撑在地板上都在不停发抖的薛夫人,对重穗姑姑说道:“传旨。”

“礼部尚书薛栋之妻审时度势教女有方,由从三品诰命升级为正三品诰命,一应服饰由内务府发放。”

她笑眯眯问:“薛夫人开心吗?你可是品级比夫君还高的诰命夫人呢。”

薛夫人惊恐抬头,看向皇后,看着皇后满脸笑容底下那无尽的嘲讽,心中只剩下了两个字,完了。

品阶比夫君还高……

皇后这些话明明白白断了夫君的前程!

她家薛尚书从此就只能在从三品这个位置上呆着,再也转不了正了。

这些年,薛尚书心心念念的便是转为正级,由六部入内阁,进而做宰相,成为百官之首。

他要是知道他的前程会止步于此,那不得疯了啊?!

而且,自己的品级比夫君的品阶高半截,这不是荣耀,是耻辱。

薛夫人越想心碎,不由抬眼看向薛满。

如今唯一能为她求情的便只有这个向来没打上过眼的庶女。

薛满站在离薛夫人三步远的地方站着,一身红衣衬托得肌肤雪白,容颜明丽。

薛夫人一阵恍惚,这才多久的时间?她们母女之间的地位竟然就天翻地覆了!

那个躲在众人身后畏畏缩缩的庶女,如今一跃已是世子夫人,正一品;

而自己呢?

三品,而且是会被嘲笑一辈子的三品!

薛满接受到了薛夫人的目光,感受到薛夫人无比殷切的求恳之意,但她敛了睫毛,装作没看到,没有作出丝毫回应。

那三个头磕过之后,她和薛夫人便再无瓜葛,薛夫人和薛尚书前程如何与她没有关系了。

想一想毕竟是自己嫡母,也不能不关心,便在薛夫人期盼的目光里水柔柔的屈膝蹲了蹲,道:“恭喜夫人。”

从从三品升上正三品,是该贺啊!

薛荔弯眸轻笑。

神特么的恭喜!

看不出来他这小妻子关键时刻也是个会补刀的!

重穗姑姑道:“薛夫人,您不谢恩吗?”

薛夫人颤抖着俯身下去,给上座的皇后磕头谢恩。

皇后道:“薛夫人既然深谙审时度势之道,又聪慧能干,那接下来该做什么不用本宫教你吧?”

薛夫人:“是,臣妇明白。”

皇后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就是让她自己去处理薛家女姐妹易嫁的事儿,所有事情都让她自己去善后。

而且,不能败坏了薛满的名声!

程王妃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拍着薛满的手对她道:“看这小脸儿瘦得!你先回去好好歇着,等歇好了,母妃给你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认亲宴会。”

好家伙,这就自称上母妃了。

薛满弯着眼睛笑,笑容璀璨,梨涡隐隐,“谢谢母妃。”

程王妃高兴坏了,连声答应着,把自己手腕上的手镯手链手环等名贵首饰一股脑儿褪下来,全给薛满套上了。

薛满两只手分别带了四五个镯子手链,稍一碰便叮叮当当作响。

从皇后那里告退,程王妃还舍不得放人,一直拉着薛满的手把她送到宫门外,亲自送上马车。

转过头去交代薛荔:“人可就交给你了啊。”

薛荔哪敢怠慢?忙躬身到底,道:“王妃娘娘请放心。”

“嗯?还叫王妃娘娘呢?”

程王妃简直越演越起劲,这当丈母娘的感觉真让人上瘾!

薛荔很上道,立刻改口:“母妃放心。”

“对了嘛,这才对!”

薛满和薛荔从宫中出来,没有直接回侯府,而是转道回了薛家。

一个原因是还要回去把回门礼做完,第二个原因是要去接薛满的那只狗子。

车驾很快到了薛府。

薛夫人站在门口等着迎接。

明明心里委屈难过得要死,却在面对着薛满和薛荔的时候又不得不扬起笑脸,做出欢乐的表情。

她敢不欢迎吗?!

薛尚书和薛家族老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脸疑惑的跟薛夫人站在一处,等着迎接世子车驾。

时间太紧,薛夫人刚刚回府,还没有来得及跟丈夫和族老说在皇宫里发生的事,薛荔和薛满的马车就到了。

就只能先把话题放一放,先出去迎接。

薛尚书看妻子的神情不对劲,只觉得眼皮子猛跳。

事儿不对,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悄悄在薛夫人耳边问:“皇后娘娘到底怎么说的?”

薛夫人咬牙,没搭话,这件事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等把今天应付过去再说吧!

薛尚书不喜欢这种万事不在掌控中的情况,他急于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见薛夫人不回答,他便转向了薛夫人的贴身丫头,问:“你们夫人进宫还顺利吗?”

那丫头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只知道皇后娘娘为他们家夫人生了品阶。

升官了就是好事啊,于是她掩饰不住欢喜的语气,对薛尚书说道:“恭喜老爷,娘娘给我们夫人升官了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