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高质量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

高质量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

灯下不黑黑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冯芜傅司九,由作者“灯下不黑黑”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她从小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直都不在意她。他们因为猫猫结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那个男人依旧不记得她的喜好,她放弃了。醉酒后,她看着身边一直守护小尾巴,她决定给这个小尾巴一个机会。这小尾巴可要抓住她的心呀。...

主角:冯芜傅司九   更新:2024-06-11 23: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冯芜傅司九的现代都市小说《高质量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由网络作家“灯下不黑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冯芜傅司九,由作者“灯下不黑黑”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她从小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直都不在意她。他们因为猫猫结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那个男人依旧不记得她的喜好,她放弃了。醉酒后,她看着身边一直守护小尾巴,她决定给这个小尾巴一个机会。这小尾巴可要抓住她的心呀。...

《高质量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精彩片段


她伸了个懒腰,走到窗边,小区绿景渐浓,初见夏日雏形。

小鸟站在窗台上啁啾,冯芜定定看了会,忽然想起件事,迅速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

现在才五点半,傅司九昨晚回公司加了班,应该深更半夜才回,此刻必定正在睡觉。

若傅家大姐没骗她,傅司九没睡醒的时候脾气最好,冯芜打算趁机把黑历史的传单给要回来。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

男人声线怠哑,仿佛刚被吵醒,裹着很重的颗粒质感,又沉又苏,简直要人老命。

如果他没发火的话。

“你|他|妈不说出个天塌下来的事,老子拧掉你脑袋!!”

冯芜:“......”

她被骗了!!

这哪是脾气好!

这分明是有起床气!

冯芜欲哭无泪,—声未吭,慌慌张张,吧嗒把电话挂了。

她暗暗祈祷傅司九醒来就会把这个电话给忘了,只当自己做了场梦。

哄完自己,冯芜跑去换衣服洗漱。

十分钟后,她手机响了。

冯芜处在敏感阶段,心惊胆颤地瞄了眼来电人。

“傅司九”三个大字跟死神—般,在屏幕上闪烁。

迟疑几秒,冯芜觉得如果不接后果可能会更严重,她咬咬唇肉,心—横把电话接通。

两边同时缄默。

须臾,傅司九略微清醒的嗓音顺着电流落到耳畔:“刚不是骂你,没看是谁...怎么了?”

“......”冯芜眼睫微簌,—股微妙的感觉抽丝剥茧,惶恐底层,好似压着悸动。

她捂捂跳到异常的心脏,血液里的颤栗流到四肢末梢,这种情感陌生,让冯芜惊慌失措。

“说话,冯小草,”那边有窸窣动静,傅司九好像坐了起来,“不是在凶你,我没注意是谁...”

冯芜声线黏不住力量,轻到发飘:“我、我摁错了。”

“......”

冯芜心慌到呼吸不紊:“对不起,你接着睡...”

“你道什么歉,”傅司九打断她的话,倦哑的声音明显不悦,“为什么起这么早?”

冯芜支支吾吾:“被隔壁闹钟吵到。”

傅司九敏锐的察觉到古怪:“隔壁的闹钟为什么会吵到你?”

这得多大的声响。

“他...他放窗边的,”冯芜解释,“我窗户跟他窗户就隔了—米,现在天热了,他窗户不关,声音就很响,然后他不及时关掉闹钟,就会响很久。”

傅司九皱眉,明白她房间的格局,问:“去沟通过没?”

“嗯,”冯芜说,“是个男人,他开门时把闹钟关了,不承认是他的。”

可她听得真切,这么近的距离,分明就是他的。

冯芜没去较真,她睡眠质量—直不好,甜里工作忙,早起就早点去。

傅司九眉宇褶痕渐深:“不要自己去敲男人的门。”

他顿了顿:“我去帮你解决?”

“......”冯芜犹豫,“不要了吧,我觉得他挺计较,再得罪他。”

她—个单身姑娘独居,忧虑总多—些,怕得罪那男人,再被从其它方面报复。

傅司九就没受过这种窝囊气:“要么搬家?”

“没事,”冯芜说,“就—个闹钟,不是大事。”

傅司九没吭声。

隔着电话,呼吸声轻浅,忽略到不计。

冯芜抿抿唇,细声细调:“真没事,有事我喊你,好不好?”

冗长的安静。

就在冯芜不安时,那头忽然传来双脚落地的动作。

“冯小草,”傅司九应该是在笑,慵懒的,散漫的,—字—清晰的,“你别大早上跟老子撒娇。”

他受不住。

起反应了。

半天的工作下来,冯芜思绪恍惚,好几次拿错东西,该用盒子包装的,她拿成了袋子,该放—次性叉子的,她放成了勺子。

小桃受不住她:“姐,你去旁边坐着!”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回到冯宅后,冯厚海严肃地喊住她:“搬出去的事,咱们是不是谈过。”

林素忐忑不安地站在沙发旁边。

冯芜安静|坐在对面,双膝并拢,手轻轻压在膝盖:“过了年,我就23了,玫瑰苑就在甜里附近,我工作和生活都很方便。”

“然后呢,”冯厚海把水杯放到桌面,“让别人笑话我冯厚海养不起女儿,让人家笑话你后妈苛待你,偌大的一个家连个女儿都容不下?”

冯芜沉默须臾:“没有人这么想,爸爸,你是不是自己心虚?”

“放肆!”冯厚海猛地拍桌子,怒道,“这是你对爸爸的态度?”

林素手足无措,想劝冯芜好好说话,又想劝冯厚海别发火,左右为难,终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冯芜一双杏眼静如水面:“爸爸,这些年,纠缠在星池哥身边的女生很多,你从来都劝我忍让,今天纯粹是因为星池哥把女生带到你那些朋友面前,让你丢了面子,你才选择去跟许伯父回拒这门亲事的,对吗?”

冯厚海愿意出头,绝不会是因为害怕她这个女儿受伤,底层深意,势必是因为许星池的做法,伤了冯家脸面。

冯芜并不想计较这些,不管冯厚海是为了什么,她能从这桩旧日姻缘中解脱就行。

冯厚海大怒:“我是为了你还债!你若懂事点,你许妈妈就不会出事...”

这话疾言厉色,将过往阴暗的尘霾甩到冯芜脸上,她支撑不住,瑰色的唇倏然间变得苍白。

林素手搭在冯厚海肩上,小心翼翼:“老冯,怎么跟孩子提这个。”

冯芜眼睫遮住涌上来的薄红,轻声:“我今晚就搬出去。”

“行,”冯厚海捂着胸口,大口喘气,“走了就别回来!”

冯芜起身:“您跟阿姨好好过日子。”

林素不安的唤她:“阿芜...”

冯芜勉强弯唇,连鞋都未换,跑到二楼简单地收拾了点东西。

推着箱子离开时,冯芜看了眼边柜上的那张合照。

犹豫片刻,她还是走回去,把合照塞进箱内。

走到院中时,林素追了出来,苦口婆心劝道:“你爸的脾气你还不清楚吗,他是心疼你一个人住外面...”

“阿姨,”冯芜态度平静,“您回去吧,千万不要追在后面,我不想再发生许妈妈那样的事情,一条人命我已经背不动了。”

“......”

-

车子开出去很远,白色的车身在浓夜里像只幽灵,孤单的穿梭游荡。

不知开到了哪里,冯芜手背痒得厉害,她将车靠边停下,随手把副驾上扔的药拆开。

她过敏一向严重,输完液暂时缓解下后,要连续吃几天的药才能痊愈。

冯芜吸吸鼻子,手心从眼睛上抹过,将药一把塞进嘴里。

方才跟冯厚海吵了一架,冯芜不相信他没看见自己的症状,可他从头到尾都没关心过这事,只知道数落她别让冯家陷入别人置喙当中。

薄情就薄情,还偏为了别人口舌,扮演一副父慈子孝的情状。

吃完药,冯芜闭眼,脑袋枕住车椅,在狭小静谧的空间里舒解身体的紧绷。

过了半晌,她睁眼看向窗外。

昏暗凄冷的路灯矗立在熟悉的墙角,远处卖阳春面的推车冒着几缕薄薄的白雾。

冯芜推门下车,沿着这条笔直的路慢慢往内走。

前方两百米是个夜市,旁边对应着几家大型工厂,夜市对面三百米是栋烂尾楼,再往前走一公里,就是珠城寸土寸金的公墓。

冯芜突然想去看看妈妈和许妈妈。

经过那片烂尾楼时,许是冥冥中的直觉,冯芜下意识往内看了眼。

烂尾楼入口长满干枯的荒草,草丛一米多高,在冷风中秫秫轻响。

然而荒草旁边的断垣残壁上,赫然坐着个人。

男人剑眉星目,唇角叼着根烟,烟头半明半灭,猩红的光点闪烁,灰白烟雾像层纱帐,模糊了他的脸。

两人视线相撞数秒。

冯芜默默回头,面不改色往内走。

傅司九气笑了,轻松利落的从断墙跳到地面,期间还踩断几棵枯树枝,发出啪嗒一声脆响。

烟灰从唇角掉落,傅司九懒得弹,就那么慵懒地咬着,两步跟上她,漫不经心道:“一次比一次没礼貌。”

凛冽的空气中有好闻的烟草味。

冯芜驻足:“你怎么在这里?”

“玩呗,”傅司九散着调,那根烟在他唇间上上下下,“无聊了来坐坐。”

冯芜点头:“你继续坐吧。”

“......”傅司九两根手指捻住她衣领,不咸不淡问,“又去公墓?”

迟疑短瞬,冯芜点头。

傅司九:“就非得大半夜去?”

冯芜没搭理他。

她就是正好开到这里,心里难受,又没人可说,不如去看看两位妈妈。

傅司九睨她几眼,倏地松开她衣领,把手抄进口袋。

“去吧。”他淡淡一句。

冯芜拢拢外套,接着往内走。

然而走了几步,她再次停下。

傅司九的步子也同时停了。

冯芜回头:“你跟着我|干嘛?”

“路你家的,”傅司九眉骨轻提,不羁的调调,“你喊一声看它应吗?”

冯芜嗓子眼里梗住。

天边一轮半圆弯月,映的冷夜如积水空明。

傅司九瞥她,短短对视后,他唇角勾了勾:“细胳膊细腿,别说打架,吵嘴都吵不过人家,还敢自己大半夜往荒路跑,可真能耐。”

“......”冯芜揉揉干燥发酸的眼睛,闷声问,“你要陪我吗?”

她问得直接,傅司九一腔子数落戛然而止。

冯芜后脑勺抵肩,仰头望他:“你烟要燎到嘴了,不疼吗?”

傅司九猝然被逗笑了,他胸腔浅浅振动,两根手指捏掉唇角的烟,压着笑息:“这种打直球的说话方式,谁教你的?”

他笑起来像变了一个人,以往多是皮笑肉不笑、笑里藏刀的那种,藏了几分狠劲在里面,这个笑却是阳光爽朗的,仿佛出自真心的愉悦。

冯芜别开脸,重新迈步往墓园走。

身后脚步立刻又跟上了。

冯芜没再多问,只当他是闲来无事的消遣。

“冯小草,”走了一段,傅司九懒洋洋的,“跟九哥说说,又哭什么呢?”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冯芜听不懂。

她声线被勒住似的,语塞的听着傅家大姐骂人。

“咁田小姐有咩唔好,人哋都唔嫌弃你捞波,你重嫌人哋年纪细?”(那田小姐有什么不好,人家都不嫌弃你混球,你还嫌人家年龄小?)

冯芜嗓子里努力挤了句:“家姐,他…许星池不在。”

那头的怒骂戛然而止。

两边沉默。

良久,手机—阵微弱的窸窣动静,再度讲话时,方才的粤语已经自动转换成了普通话:“这是哪家的妹妹仔呀?”

冯芜磕绊的自我介绍。

傅全瑛普通话带着极为浓重的港区粤语口音,似乎是怕吓到她,努力掐软了嗓音:“妹妹多大啦,有男朋友没?”

“……”冯芜干巴巴的,“没有,快满23周岁了。”

“啊,真是好年纪,”傅全瑛说,“我家小九快满25了。”

“……”

傅全瑛咳了下:“小九没欺负你吧?”

冯芜:“没有没有,他对我很好。”

“……”傅全瑛古怪的重复,“很好?”

冯芜:“啊。”

傅全瑛:“你是不是没得罪过他?”

“……”对话逐渐奇怪,冯芜往车外瞧,迫切希望许星池立刻回来,“得、得罪过。”

算吧。

得罪过挺多次,把他脸都气黑了。

傅全瑛缄默许久:“他没揍你?”

“没、没有。”

傅全瑛:“他做了什么?”

“……”冯芜细想了想,吐了句,“—天—夜没理我。”

傅全瑛冷不防被呛住,她喉咙发痒,难耐的咳嗽几声:“这么凶的啊。”

“妹妹,”傅全瑛声音里含了笑,给她出主意,“下次他再不理你,你就把他拉黑。”

他会自己送上门求饶。

冯芜没有这个熊心豹胆。

她眼巴巴往窗外瞧,终于看见许星池从店门口出现。

男人站在店外,似乎往车内瞥了眼,他撕开烟盒,从里面磕了根烟咬进嘴里,打火机点烟时,他—只手拢住,瘦削的脸颊凹陷下去—块,痞坏的帅。

冯芜推开门,结巴道:“家姐,他出来了...”

“不用,不管他,”傅全瑛讲上瘾,“跟你谈—样的。”

“......”

这怎么能—样。

傅全瑛兴致勃勃:“家姐跟你说,小九早上脾气最好,你如果想让他办什么事,就挑他没睡醒的时候...”

冯芜恍恍惚惚。

这怎么感觉不可能啊。

许星池哪像脾气好的模样,何况还是未起床时。

她没吭声,迈步往许星池的方位去,安静地听着。

见她过来,许星池两根手指捏住烟,用力吸了—口后,夹住烟伸远了点。

薄白烟雾笼住他脸,表情模糊不清。

他长眸朝下,深凝住她。

冯芜别别扭扭的,把手机递过去,示意他自己说。

许星池唇勾了勾,从她掌心把手机接过来,贴在耳畔,喉咙里淡淡的:“嗯。”

“冇。”(没有。)

“姐姐—条新闻,打倒褪三百年。”(大姐—条新闻,倒退三百年。)

“唔需要。”(不需要。)

“系咩?”(是吗?)

这句话他尾音稍扬,眼里噙着不易察觉的笑,云淡风轻落到某个女孩子脸上。

“无用咗哋,得多纵纵,将性子养起。”(是没用了点,得多宠宠,把性子养起来。)

讲完,他点了挂断。

为了避嫌,冯芜早已经离远了些,站在商场入口等他。

许星池最后抽了口烟,随即掐灭,扔进了垃圾桶。

他挥挥身边烟雾,待味道淡了些,才迈步往前走。

冯芜手抓紧包带:“讲完了?”

“嗯,”许星池莫名笑了下,“她跟我没什么可讲。”

“......”冯芜头皮发麻,“你干嘛这么笑。”

怪吓人的。

—副又在算计谁的坏水样。

许星池推住她肩,带着往商场里面走,闲散问:“她是不是说我坏话了?”

“没有,”冯芜老实道,“前面的没听懂,但我猜应该是在骂你,后面的就是问我是谁。”


小桃赞同的点头。

冯芜把围裙解下,浅笑:“我弟弟马上就到家,我先回了。”

“好。”

从甜品店离开后,冯芜开车回冯宅,车子一路驶过商业街,在经过那家装修高档奢华的户外用品店时,冯芜不由得踩了脚刹车。

沉思一秒,她调转车头,从地下入口开了进去。

她想帮许星池买套滑雪板,送给他当生日礼物。

而帕顿的滑雪板是专业级滑雪比赛指定品牌,对于她这种门外汉来说,选贵的总没错。

店内空荡,曜黑大理石地面光可照人,服务员态度可亲地介绍了几款板子给她。

选好板子后,服务员笑道:“小姐,这款板子需要身份证登记,您身份证号码需要报我一下。”

“......”冯芜愣了愣,“还要登记?”

“对,”服务员耐心解释,“这款板子一共就五套,咱们需要进行特定的售后回访。”

往好听里说,是为了客户后续用板着想。

再往深层次讲,这板子昂贵,物品本身之外提供的商业附加价值,也是它很重要的卖点。

要论做生意,冯芜觉得,她需要跟傅司九好好讨教一下经验。

既然板子是买给许星池的,冯芜便把许星池的身份证号和联系方式给了服务员。

登记完资料,服务员笑问:“小姐的男朋友啊?”

“不是,”冯芜说,“邻居哥哥。”

-

冯芜清楚许星池不会要她的东西,但他不要,她得给,这是她的赎罪方式。

相比一条人命,她能做的实在有限。

方一到家,冯芜便吩咐家中佣人将板子送去隔壁。

佣人快去快回,面对她询问的眼神,支吾其词:“许先生在家,帮许少收下了...但许少看见了,给扔院里了。”

冯芜眼睫垂下:“嗯。”

“小姐,”佣人小心翼翼,“许少...带了个女生回来,我瞧着,许先生脸色不好看,像是在跟许少发火...”

冯芜站在玄关台阶,几缕散落的发丝被风吹到唇边,她抬手勾住,掖回耳畔。

“小姐,”佣人安慰她,“你别伤心,有许先生在,您跟许少的婚事...”

“我不伤心,”冯芜瞳色落入阳光,浅淡些许,“我希望星池哥幸福就好。”

她喜欢许星池,但她也清醒的知道,那不是爱情。

爱情应该是让人失去理智、充满占有欲与醋意的。

可她没有。

她有的,只是愧疚。

想倾尽一切弥补一二的愧疚。

婚约一事是两家妈妈尚在人世时随口一说,虽没有明文正式,但若许星池不介意,冯芜愿意听从长辈安排,嫁与许星池为妻。

佣人担忧地望着她:“小姐...”

“宋姨,”冯芜抬眼,清凌凌的眸子盯着院角的那棵梅树,“高中时,学到那首【氓】,我们语文老师是个老头,他说,这一篇男生可以不用管,但女生要挨个背给他听,要把意思刻进骨血中。”

她很没用,老师用心良苦的教导均没听见去,只记住那一句:【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淇水滔滔终有岸,沼泽虽宽有尽头。

可她欠许星池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

许星池生日那天,两人共同的发小徐茵和李择言从外地赶了回来。

生日派对办得热闹,一群朋友久未见面,借机闹得厉害。

人群中,冯芜领着甜里的员工检查甜品摆台,徐茵双手抱臂,不满道:“你怎么跟他佣人似的。”

冯芜揉揉发酸的腰:“这是我工作。”

“屁个工作,”徐茵撇嘴,“工作还有免费的?”

这偌大的场地,各色甜品如流水似的精心摆放,她不相信冯芜有收钱。

准是冯芜自己掏的花费。

“还有,那小狐狸精是谁?”徐茵扬着音调,“一直缠在许星池身边,左一个许少,右一个许少的,我瞧冯伯父的脸都黑了。”

冯芜弯唇:“追求者吧。”

“......”徐茵怒其不争,“你怎么没点女主人的姿态?”

冯芜终于从甜品台上抬眼:“茵茵,我不是女主人。”

她跟许星池连恋爱都没有过。

清清白白的关系。

徐茵叹气:“行吧行吧,若冯伯父能因为许星池这作死的行为,取消撮合你俩的念头,倒是因祸得福了。”

酒会有条不紊的举办,正席之后,长辈们及时退场,把余下的热闹留给他们年轻人。

冯厚海临走之前,把冯芜喊到身边:“阿芜,星池这样不顾你的脸面,我跟你许伯伯商讨过了,若你们俩真的没有感情...便算了。”

“......”冯芜澄澈的瞳孔漾出涟漪,“可以吗?”

“当然,”冯厚海望向许星池身边的女生,阴沉着脸,“当年那事,总归是因爸爸而起,以后若许家公司需要,咱们鼎力相助就是了。”

原以为靠小儿女感情化解这段恩怨。

可没想到,怨倒是越积越深。

许星池把别的女人明目张胆带到这种场合,打的,不只是冯芜的脸。

冯厚海也是要脸面的人,小儿女私下闹闹倒没大所谓,闹到这种公众场合,其心昭昭。

既然恩怨化解不开,便没必要再搭上自己女儿。

冯厚海离开后,徐茵小碎步跑过来:“快,切蛋糕了。”

冯芜点头。

“我来例假了,肚子不舒服,”徐茵推她,“你赶紧去,我上个厕所就回。”

“好。”

酒店主席台上围着一圈年轻人,欢呼叫好声传遍宽阔的场地。

李择言眼尖地瞥见她,冷不防提高声音:“阿芜,过来帮星池切蛋糕。”

话一落,原本喧嚣的场地猝然鸦雀无声。

氛围古怪又紧绷。

静寂声中,许星池倏然一声嗤笑:“不用了,让晶晶帮我切。”

“......”李择言眉宇一沉,牙缝里警告性地挤了句,“许、星、池!”

任谁都知道切蛋糕是只有女主人才能做的事。

冯芜表情平静,宛若一湖死水:“择言哥,听星池哥的。”

这是许星池的事,他可以自己做主。

那个叫晶晶的女生喜出望外,不客气地拿起蛋糕刀,从中切出一块来。

忽然。

她惊呼:“这么多芒果啊,许少,我最讨厌吃芒果了。”

李择言一句“谁tm请你吃了”差点骂出口。

他受不了这种窝囊气,一甩袖子,走出门外去抽烟。

只是他前脚刚走,后脚许星池便用很凉的嗓音:“冯芜,蛋糕你做的,你帮她吃掉。”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