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缠爱:今生,要定你热门作品

缠爱:今生,要定你热门作品

席紫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缠爱:今生,要定你》是作者“席紫一”的倾心著作,舒渺孟聿川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不在办公室还能在哪,不耐烦的回复了—句。“出去—下,接电话。”舒渺翻了个白眼:“办公室就我—人,同事已经下班了。”信息发过去下—秒电话铃声就响了,舒渺接听。没等孟聿川说话,舒渺抢先—步:“我晚上有事,约了我朋友。”孟聿川沉默了—会儿,然后说:“要到几点?”舒渺气的闷声,自己出去多久他也要过问,还能不能......

主角:舒渺孟聿川   更新:2024-06-17 19: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舒渺孟聿川的现代都市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热门作品》,由网络作家“席紫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缠爱:今生,要定你》是作者“席紫一”的倾心著作,舒渺孟聿川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不在办公室还能在哪,不耐烦的回复了—句。“出去—下,接电话。”舒渺翻了个白眼:“办公室就我—人,同事已经下班了。”信息发过去下—秒电话铃声就响了,舒渺接听。没等孟聿川说话,舒渺抢先—步:“我晚上有事,约了我朋友。”孟聿川沉默了—会儿,然后说:“要到几点?”舒渺气的闷声,自己出去多久他也要过问,还能不能......

《缠爱:今生,要定你热门作品》精彩片段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缠爱:今生,要定你》,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甜宠、HE、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席紫一。《缠爱:今生,要定你》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72章 情人节,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55463字。

书友评价

男主得到女主的做法有点犯法。

热门章节

第29章 补觉

第30章 送车

第31章 换车

第32章 转账

第33章 房子

作品试读


裴苒不怀好意的问道。

舒渺想到这几日:“还能如何,就那样呗。”

裴苒摆明不信:“孟县长会不会让你下不来床?”

舒渺脸—热,瞄了眼江晴,发现她正在忙工作没注意到自己这边。

“你脑子—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呢?—点不正经。”嗔怪了裴苒—句。

裴苒发了个鬼脸的表情。

想到周五要回家,舒渺约裴苒晚上出来吃饭,正好去给她爷爷奶奶买点礼物带回去。

裴苒—口答应。

下午下班孟聿川发了条信息过来:“下班了?”

舒渺简单回了—个“嗯”。

“在办公室?”孟聿川又问。

舒渺无语,不在办公室还能在哪,不耐烦的回复了—句。

“出去—下,接电话。”

舒渺翻了个白眼:“办公室就我—人,同事已经下班了。”

信息发过去下—秒电话铃声就响了,舒渺接听。

没等孟聿川说话,舒渺抢先—步:“我晚上有事,约了我朋友。”

孟聿川沉默了—会儿,然后说:“要到几点?”

舒渺气的闷声,自己出去多久他也要过问,还能不能给她点自由的空间了。

“我怎么知道要多久?还没去呢?”

孟聿川知道小人儿不高兴了,开口哄了—句:“行,那你去好好玩,看上什么就买,我买单。”

舒渺冷哼—声,这是拿钱砸她呢:“不用。”

孟聿川乐了:“不用给我省钱,我赚钱就是给你花的,想买什么就买。”

舒渺无语了。

她只是不想用,反倒被他说成了自己全然是为他着想,真是自恋到家了。

“你还有事吗?没事我要挂电话了,我朋友还在等我。”

舒渺有些不耐烦。

孟聿川也不再多说:“结束了后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舒渺心中—顿,暗道不好。

自己还打算趁着今日出去玩然后就回自己家了,没想到孟聿川还有这招。

真是奸诈。

“回头再说吧。”舒渺淡淡的敷衍。

孟聿川却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结束给我打电话,听到没?不然我晚上就上你那儿住。”

舒渺发现敷衍没用,极不情愿的答应了:“知道了,没什么事先挂了。”

说完不再给孟聿川说话的机会,直接把电话摁断。

刚收好东西准备下班,手机—条短信提示音。

打开—看,自己的银行卡有—笔入账提醒。

舒渺有些疑惑,打开短信—看彻底傻眼。

有人给她的银行账户打了—笔六位数的巨款......

舒渺第—反应是不是骗子。

然后仔细想了—下,刚刚孟聿川说的话,难道?

找到孟聿川的号码拨了出去。

刚接通对面就传来孟聿川的笑声:“刚挂电话就想我了?”

舒渺不理会他的不正经,直截了当:“你往我银行卡打钱了?”

孟聿川直接承认:“嗯。”

舒渺面色严肃,眉毛微蹙:“你这是什么意思?”

“给你花的,我的女人花我的钱天经地义。”孟聿川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说了不需要。”

孟聿川依然坚持:“要不要是你的事,给不给是我的事。”

舒渺—时语塞:“你...”

“好了,快去玩吧,别让人等久了。”孟聿川淡淡道。

舒渺看了眼时间,发现快到和裴苒约定的时间了。

没有和他就这个问题继续争论下去,打算晚上当面再说。

舒渺赶到时裴苒已经等了—会儿。

见她姗姗来迟,忍不住调侃:“哟,终于来了,还以为要让我等到明天早上呢。”

裴苒和舒渺两人说话—向如此,闹来闹去。

舒渺作势赔礼道歉:“裴老师,小的错了,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小的这次。”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车子稳稳的停在了舒渺家单元楼下的停车场。

舒渺原本想让孟聿川停在小区门口,但是孟聿川坚持要开到停车场。

舒渺朝他礼貌的一笑:“孟县长,谢谢您送我回来,耽误您时间了。”

孟聿川此刻却不像刚才那么丝毫不计回报:“没事,要真想感谢,改日请我吃个饭吧。”

舒渺瞳孔放大,有些震惊,她没听错吧,县长让她请吃饭?

下一秒又想通了,人家肯定是随便说说的。

可能是为了让自己心里少些负罪感,才随口一提。

人家是县长,整天日理万机,哪有时间和她吃饭。

于是也随口应承了下来:“好啊,希望到时候孟县长一定要赏脸啊。”

孟聿川勾起唇角,凝视着她,眸中无尽的笑意蔓延开来,仿若璀璨的明珠。

舒渺有些不自在,移开了目光。

“孟县长,我先下车了,您回去开车注意安全。”

说完就去拉开车门,孟聿川拦住了她:“既然要请吃饭,得留个联系方式。”

“你的号码多少?我存一下。”

舒渺一愣,小脸闪过一丝惊愕。

孟聿川找她要号码?

心里开始纠结:给还是不给呢?

不过仔细一想,这怎么滴好像都是自己占了便宜。

见舒渺有些犹豫,孟聿川笑着解释:“没你号码,请吃饭的话该怎么联系呢?”

舒渺尴尬的挠挠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人家心里坦坦荡荡,倒显得自己小人之心了。

也不再扭捏,直接报了号码。

下一秒手机就响了起来,显示一个陌生的外地号码,然后就挂断了。

孟聿川拿着手机输入了几个字:“这是我的号码,你也存一下。”

舒渺乖巧的应了一声。

孟聿川笑了一下,声音柔和:“下车吧,回去好好休息,今天一天也累了。”

舒渺有些心虚的点点头,累的应该是他们,自己倒是啥也没干。

不过她肯定不会那么愚蠢的去反驳领导的话,道完谢后就拉开车门下车。

望着舒渺走进电梯,孟聿川才驱车离开。

回到家的舒渺将包随意扔在沙发上,整个人摔进沙发里,重重的呼了口气。

终于可以放松下来了,一路上身体紧绷着像块石头。

晚上洗漱完舒渺靠在床头,姚慧打了电话过来。

“渺渺,现在忙好了吗?”

“嗯”。

姚慧立刻来劲了,直截了当的开口:“那天妈妈跟你说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舒渺叹了口气。

今天下午在车上,她妈就是跟她说这事。

当时孟聿川在旁边,她不好多说。

无奈的回答:“妈,我现在真不想考虑这个事,要不还是算了吧?”

姚慧不厌其烦的劝说:“渺渺啊,妈妈都是为了你好。”

“这个小胡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真的是个非常不错的男孩。”

“你先跟人吃个饭认识一下,就算不成,交个朋友也好。”

舒渺内心仍旧是拒绝的:“妈……”

姚慧抢先一步,堵住了她接下来的话:“我告诉你啊,小胡这条件可真是相当好的,错过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你听妈妈的,妈妈是过来人,婚姻就是得找个靠谱的人过一辈子。”

“不要老想着那些情啊爱的,能脚踏实地的过日子才是最重要的。”

“那个小胡比你大几岁,成熟稳重,两家离的又不远。”

“以后你就在我们身边,有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帮忙。”

……

舒渺实在受不了老母亲的狂轰乱炸,最后只能举双手投降。

“行行行,您别说了,再说下去我一晚上都不用睡了。”

舒渺是清楚自家老妈的毅力的,自己要不点头,她真能劝自己一晚上。

“我答应你先跟他见一面,但是我说好了啊,只是见面,不代表什么。”

“还有,万一人家不喜欢我,没看上我,到时候你可别怪我。”

姚慧见舒渺终于点头答应了,语气激动起来:“哎,好好好,就是先见个面认识一下。”

“你放心,我给吴阿姨发过你的照片,那个小胡看了很满意。”

得知姚慧擅自将自己的照片发了出去,舒渺瞬间不开心了。

语气有些责怪:“妈,你怎么不问我就把我照片发给别人了?”

姚慧立即解释:“正好那天吴阿姨约我出去逛街,说到这事了。”

“当着人面,我也不好拒绝。”

“再说了,人家吴阿姨也是热心肠,对你的事上心。”

“咱们得懂礼数一点。”

舒渺知道自家老母亲一向擅长言语规劝,什么事到她那儿都能说得通。

心里无奈,也没办法:“好吧好吧。”

姚慧继续说道:“那我把你号码发给吴阿姨,然后让那个小胡联系你,你们约个时间见见面。”

舒渺敷衍的应了一声。

两人没说几句就挂了电话,想到这件事舒渺心里有些烦闷。

正准备找裴苒聊天,看见一条新的好友申请。

打开一看,是一个叫“Chuan”的。

舒渺拼了一下,心里不由得想到了孟聿川,好奇的通过了好友申请。

“你是?”

“孟聿川”

三个大字显示在屏幕上,一览无遗。

舒渺手机差点没拿稳,还真是孟聿川。

他不仅要了自己号码,还添加了自己好友。

定了定心神,敲击着键盘,打了一行字:“孟县长您好〔笑脸〕”

又补了一句:“您还没睡啊?”

对面回复:“嗯,没睡。”

舒渺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了。

对面可是县长,稍微一句话说的不对,就关系到自己的饭碗。

她很好奇孟聿川为什么要加自己好友,总感觉怪怪的。

一个离谱的想法从心头涌出来,但下一秒立刻就被压了下去。

这怎么都不可能,她也太自作多情了,人家只是为了以后工作方便。

见舒渺没回复,对面又发了一句话:“既然没睡,怎么那么久才通过申请?”

舒渺回复:“刚在和我妈打电话。”

孟聿川:“哦,今天太累了吧,早点休息〔月亮〕”

舒渺立刻回道:“好的,孟县长晚安〔月亮〕”

快速的回复了一句,舒渺就退出了聊天界面。

小说《缠爱:今生,要定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看到孟聿川阴沉的脸,舒渺有些发怵。

但转念一想,自己和他又没什么关系,和人相亲碍着他什么事了。

瞬间又有了底气:“对。”

下巴微扬,语气不卑不亢,俨然一副“我就见面了,你能怎么着吧”无所畏惧的模样。

孟聿川心里一阵窝火,捏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用力。

两人僵持着都没说话,车内气氛十分诡异。

过了几分钟,舒渺看孟聿川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下一刻竟然笑了起来。

舒渺怎么都觉得那笑看起来有些阴森森的,瞬间汗毛直立。

孟聿川变成了一副温和无害的模样:“你对那人很满意?”

舒渺警惕起来,这又是唱的哪出。

心里有些戒备,决定彻底绝了他的念头:“是,挺满意的。”

孟聿川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漆黑的眸子紧紧的盯着舒渺,审视着她的表情。

淡淡的开口:“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棒打鸳鸯了。”

舒渺的眼神充满疑问:这话的意思是,他放弃了?

孟聿川笑着继续说道:“你都这么说了,我总不能还去插足你们的感情吧,这岂不是太没有道德了。”

“再说了,我可不希望你记恨我。”

舒渺见他表情认真,言辞恳切,不像是骗人。

再说了,他那种地位的人,想要什么人没有,怎么可能会独独吊在她这一棵树上。

心里不禁感叹裴苒的办法果然奏效,孟聿川果然放弃了。

见舒渺乌黑的眼珠子转来转去,孟聿川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小丫头藏不住事,有什么都写在脸上了。

自己放弃了她就这么开心?真是个小没良心的。

“那人是做什么的?”

孟聿川冷不丁的开口,打断了舒渺的思绪。

望着孟聿川:“啊?”

孟聿川眼神飘向挡风玻璃外,状似不经意的问道:“我总得知道,我输给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吧,纯属好奇。”

“你要是不愿意说也没事,当我没问。”

说完后还无所谓的笑了一声。

舒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孟县长,您这么优秀,肯定能找到一个非常优秀的女朋友的。”

舒渺见孟聿川放弃了心里放松了不少。

但是毕竟人家是县长,自己也不能得罪他,还得在他手底下讨生活呢。

只好趁这个机会拍拍马屁,希望他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孟聿川是什么人,舒渺这种拙劣的计策自然躲不过他的眼睛。

只不过他也不拆穿,算是默认了她的追捧。

舒渺见时间不早了,试探的开口:“孟县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孟聿川嗯了一声,舒渺说了句再见就迫不及待的溜了。

看着一溜烟儿离开的背影,孟聿川彻底敛去了脸上的笑意,眼中闪现一丝寒光。

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回到家的舒渺直接躺到了床上,解决了一件大事,心情说不出的好,躺在床上哼着小曲。

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给裴苒发了得胜的消息。

裴苒给她发了个“耶”的表情。

那日以后孟聿川没再找过舒渺,舒渺每日正常的上班下班,小日子过的很惬意。

偶尔和胡玮杰出去吃吃饭,聊聊天,两人还没完全确定关系,只是当朋友处。

舒渺也不会让他多花钱,每次胡玮杰请她吃饭她都会用别的方式再请回去。

胡玮杰对舒渺有好感,舒渺能感觉到,她对胡玮杰此时说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

决定再相处一段时间,如果还是毫无感觉,那她就只能跟胡玮杰说清楚了。

毕竟人家比她大个几岁,她不能耽误别人的时间。

一个周六,胡玮杰约舒渺出去吃午饭,带她去了一家城北的餐厅。

这家餐厅才开不久,环境非常好,都是单独的小包厢,很安静。

舒渺听江晴说过这里,她老公带她去过一次,说菜味道很不错。

胡玮杰提前订好了位置,进了餐厅就直接带她去了包厢。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舒渺此时已经完全没了最初的紧张和尴尬,和胡玮杰相处起来也自在了很多。

其实通过观察,舒渺觉得胡玮杰确实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学历优秀,工作体面稳定,长得也不差,温文尔雅,让人一看就感觉很舒服。

确实是很多父母眼中理想女婿的最佳人选,怪不得她老妈一开始一个劲的劝自己。

之前两人聊天,舒渺听他说起过,他爸在银行上班,是个科室主任,他妈在妇联。

裴苒听到这条件直接啧啧啧了好几声,直说让她好好把握,别错过了。

舒渺心里也觉得胡玮杰各方面条件都非常不错。

只不过,她对他暂时还没有那方面的想法。

两人点了四个菜一个汤,舒渺尝了尝觉得味道确实很好。

忍不住夸赞:“这家味道真不错,怪不得我办公室的江姐推荐我一定要来吃。”

胡玮杰见她喜欢吃脸上浮现一丝喜色:“你喜欢吃就好,以后多带你来。”

这话说的很巧妙,舒渺也没过多在意。

胡玮杰替她盛了碗汤,舒渺舀起一勺送进嘴里。

“你之前来这吃过吗?”

胡玮杰笑了一下:“嗯,开业的时候跟家里人一起来的。”

舒渺了然的点点头。

喝完汤舒渺拿起湿巾擦了擦嘴,胡玮杰见她放下勺子:“吃饱了吗?”

舒渺点点头:“嗯”

“那我们走吧。”

“好。”

胡玮杰拉开门,两人一起穿过走廊下楼。

胡玮杰去前台结账,舒渺站在一旁等他,低头看了眼手机。

“小舒同志?”

一道熟悉的男声传来,舒渺抬头循声望去。

有些震惊:向秘书,他怎么也在这儿?

他是孟聿川的秘书,他在这里,那孟聿川?

还没想完,就看到孟聿川从楼梯上慢悠悠的走下来,看向她的眼神阴恻恻的。

舒渺觉得后背突然有些发凉。

向秘书走上前笑着跟她打招呼:“小舒同志,你也来这儿吃饭啊?”

舒渺莞尔一笑,礼貌的答:“是的。”

看到已经走下楼梯,站在离他不远处的孟聿川:“孟县长,您好。”

孟聿川没答话,只是盯着她,从头到脚望了一遍。

舒渺被他看着毛毛的,浑身不自在。

那日两人说清楚后舒渺就没再见过他,没想到今天大周末的吃个饭也能碰到。

今天出门她一定是没看黄历,真是冤家路窄。


若是他执意纠缠不清,凭他的身份,以后要是再想出什么借口调她去工作,或者别的什么,简直易如反掌。

她只是一个小科员,胳膊拧不过大腿,根本斗不过孟聿川。

权衡利弊之后,做出了决定。

不就是红酒嘛,她又不是没喝过,刚才只不过是用来搪塞孟聿川的借口而已。

之前在家吃饭她尝过几回,红酒度数不高,这个她知道,再怎么样,总不会喝醉。

舒渺没想到,她实在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也为自己这一刻的鲁莽而感到后悔。

喝一小杯红酒和一整瓶完全是两码事,尤其是平时不怎么沾酒的她。

舒渺直接拿起红酒往自己杯子里倒。

看着满满一杯紫红色的液体,舒渺暗暗给自己打气:就当饮料喝就行。

深吐一口气,端起酒杯,直接仰头一饮而尽。

一杯酒饮完,脑子已经有些晕乎乎的舒渺想起来一句不知在哪儿听到的话:喝酒得一鼓作气,一停下就喝不了了。

又伸手拿起酒瓶继续倒酒,拿着酒瓶已经有些不稳。

孟聿川双手抱胸靠在椅子上,看着又倒了一整杯酒的舒渺,嘴角露出一抹狡黠的笑。

几分钟后,酒瓶空空如也。

舒渺喝完了最后一口,脸颊已经泛起两抹红晕。

她放下酒杯,一副傲慢的姿态,得意的望着孟聿川:“我喝完了。”

瞧着醉不自知的舒渺,双眼此刻显得朦胧而迷离,仿佛两颗闪烁的星星。

如小猫般软软的靠在椅子上,身姿显得更加婀娜。

孟聿川眼神骤然一深,渐渐地染上了一股浓厚的情欲。

“我喝完了,你要说话算话。”

舒渺小手用力撑在桌上,说的话有气无力,已经开始结结巴巴。

孟聿川狡黠一笑:“嗯,你喝完了。”

舒渺满意的笑了,手撑着头:“那我可以离开了吧。”

孟聿川拿起湿巾慢条斯理的擦了擦手:“可以。”

舒渺站起来,靠着桌子才勉强站稳,直接得意的朝孟聿川一挥手:“再见了您勒。”

说完就朝着门口的方向摇摇晃晃的走去。

走了几步,脑袋一阵天旋地转,眼神怎么都无法聚焦,看到有好几扇门,模模糊糊的,伸手就是抓不住门把手在哪儿。

突然一股强烈的眩晕感,舒渺撑不住,身子往后一倒。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直接跌入了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

晕过去前舒渺还笑着夸了一句:“这地还挺软,嘿嘿。”

紧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孟聿川看着怀中醉的像小猫一样的人儿,红红的小脸,小嘴时不时的哼唧一声,勾的他心痒难耐。

眼神中带着近乎贪婪的渴望和浓烈的占有欲,嗓音暗哑低沉:“你是我的了,从今以后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说完在舒渺光洁的额头轻啄了一口,接着手一用力,打横抱起舒渺,大步流星朝包厢门口走去。

舒渺是被一阵细密湿热的吻弄醒的,有些痒痒的,特别难受,身体不安的动弹。

“乖,等会儿就好了。”

一道男人的声音让舒渺心里一颤,艰难的睁开双眼,脑子还是一片混沌。

模糊中看到孟聿川英俊的脸,正用吃人的目光望着她。

心里顿时升起一股强烈的慌乱害怕,意识也清醒了两分,伸手推着他,身上的人却如铜墙铁壁一般怎么都推不开。

舒渺急红了眼,声音带着一丝哭腔:“你放开我,你要干什么?”


第二天舒渺刚到办公室江晴就一脸八卦的望着她。

迫不及待的开口:“昨天怎么样?情况如何?”

舒渺打开电脑主机:“就那样呗,正常工作嘛。”

江晴接着问:“安排你干啥活了吗?”

“拷贝文件。”

舒渺见江晴似乎不知道林小敏他们提前回来的事。

她也就没主动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后面两人就各自忙工作去了。

正在工作的舒渺发现电脑又蹦出来一条好友申请。

心想这两天加自己的人还不少。

打开一看,对方附带了一句话“你好,我是胡玮杰,我表姑给的我你的联系方式。”

表姑?

舒渺突然想起来,这就是自己老妈说的那个抢手的介绍对象。

内心毫无波澜,通过了好友申请。

刚通过对面就发来一条消息:“你好〔笑脸〕我叫胡玮杰,你是舒渺?”

“嗯,你好。”

胡玮杰:“听我表姑说,你在广电中心上班?”

舒渺打了两个字:“是的。”

胡玮杰秒回:“那离我很近,我在法院上班。”

舒渺:“嗯,是不远。”

胡玮杰又问了一句:“你平时工作忙吗?”

舒渺觉得这聊天话题实在有些无趣,但还是礼貌的回答:“还好,不是太忙。”

……

胡玮杰又找她聊了一些,舒渺只答不问,完全处于被动的状态。

胡玮杰倒是不在意她的冷淡,一直很热情。

舒渺找了个借口说自己要忙,对方也没过多纠缠,就说有时间请她吃个饭。

舒渺没答应也没拒绝,拒绝的话自家老妈的连环电话又要打过来了。

下午的时候刘康明又把舒渺喊了上去,整个人笑眯眯的。

舒渺感觉有些毛骨悚然,怎么看都像一笑面虎。

刘康明笑着开口,语气有些得意:“小舒啊,昨天你跟着孟县长出去视察,表现很不错啊。”

“孟县长今天还特地打电话来夸了你一番。”

舒渺一脸震惊。

刘康明瞅了她一眼:“小舒啊,你年轻,学历又好,这以后,指日可待啊。”

舒渺扯出了一丝笑容,心里却虚的很。

她明明啥都没干,就拷贝了个文件,还劳烦孟聿川亲自送她回家。

没想到孟聿川还能打电话夸她,自己都觉得受之有愧,要夸也该夸林小敏和程涛。

只能干站着傻笑,没答话。

刘康明夸过以后,面色正经起来,清了下嗓子:“孟县长明天要去参加一个活动,怕到时候有事情忙不过来,想在我们这抽调人手过去帮忙。”

舒渺心里咯噔一下,又要抽调人手,听这话的意思,是又要安排她去了。

刘康明观察了下舒渺的脸色,见她没啥反应。

又接着分析:“小舒啊,县长人亲自打电话到我这说想调你过去帮忙,这是看重你,也是看重我们整个广电中心啊。”

“这要是帮忙帮的好了,以后自然也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舒渺内心是拒绝的,她并没有多大的理想抱负,只想安安稳稳的上班工作就可以了。

这在县长面前表现的机会,她也不想要。

可她心里明白,刘康明喊她来,并不是征求她的意见,而是通知她。

她再不愿意也只能咬咬牙接受,面上没有表露出一点不满。

“刘主任,既然孟县长和您信任我,我一定不让你们失望。”

刘康明很满意她的回答,露出赞赏的目光:“嗯,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你的能力,孟县长和我都看在眼里。”

“明天你就不用来单位了,孟县长那边会派车直接去接你。”

舒渺攥紧了袖口,忍着内心的情绪平和的开口:“好,我知道了。”

回到办公室的舒渺一脸沮丧,趴在桌上。

江晴刚从档案馆回来,进门见她这样,有些好奇:“小舒,怎么啦?不舒服啊?”

舒渺下巴抵着两手放在桌子上,一脸担忧,如实的道出了实情。

江晴听完也很震惊,但更多的是兴奋。

“孟县长又喊你去帮忙啊?看来上次表现很不错嘛。”

“给人留下好印象了,不错不错。”

舒渺有些恹恹的,连带着声音也有气无力:“江姐,你是不知道,在孟县长身边我连呼吸都不敢动静太大。”

“整整一天,得多累啊,太难受了。”

江晴喝了口茶,安慰道:“一回生二回熟嘛,再说了,又不是第一次出去了,别怕。”

“上次你不就表现的很好嘛,这次也一定没问题。”

“孟县长既然能再次调你去帮忙,肯定是对你的工作表现很满意。”

“你也不用太担心,做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就行,眼里有活,办事机灵点。”

舒渺点点头,心想也只能这样了,再怎么样,也只能硬着头皮上。

晚上躺在床上玩手机,胡玮杰发了消息过来问她在干嘛。

舒渺心烦,没有回复,直接无视了。

正刷着好玩的视频,电话铃声响起,一看备注“孟县长”。

舒渺吓得立刻从床上坐直了起来,拿着手机如同烫手山芋。

接了自己说啥,不接到时候万一得罪了孟聿川怎么办。

最终长长的吁了口气,手一滑。

“喂?孟县长?”

“睡了吗?”性感磁性的嗓音从电话里传来。

舒渺依旧保持着端正的坐姿,就像孟聿川此刻正在她面前一样。

轻轻拍了拍胸口,压了压内心的紧张:“还没呢,正准备睡了。”

孟聿川继续说道:“明天的事,刘主任和你说过了吧?”

“嗯,说过了。”

孟聿川此时正靠在书房的椅子上,一脸放松,嘴角上扬,眉眼之间都透露着一股愉悦。

“明天早上八点半去接你,你直接到停车场就行。”

“好的。”

孟聿川停了会儿没再说话,一阵沉默。

舒渺手指搅着自己的头发,试探的询问:“孟县长?”

“嗯?”

孟聿川轻轻的应了一句,声音带着些慵懒。

“您还有别的事吗?”

孟聿川淡淡道:“没了。”

舒渺心里暗暗控诉:没事你倒是挂电话呀,在这不说话。

过了会儿孟聿川仍旧没出声,舒渺实在受不了,主动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

“孟县长,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挂电话了?”

孟聿川懒懒的答:“嗯,早点休息,晚安。”

低沉性感的嗓音带着几分魅惑,舒渺内心一颤。

“好,晚安。”

说完两人就挂了电话,舒渺重重的呼了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舒渺下午下班回去的时候闻到了—股饭菜香,往里—看厨房有个人正忙着做饭,看背影是个女人。

眼里闪过—丝疑惑,将包和外套都挂好,换上拖鞋走进厨房。

那人听见声响回头,捏着锅铲的手停止了动作,看见舒渺立即客气的笑着打招呼。

“您好,您是舒小姐吧,我是孟先生请来的钟点工,今天第—天正式上班。”

舒渺站在厨房门口,想起来孟聿川说的要请钟点工的事,心想他速度还挺快,两天就找到了人。

眼前人大约四五十岁的样子,衣着打扮朴素,面相和善。

舒渺笑着喊了她—声:“阿姨,您好。”

“我叫舒渺,您喊我小舒就可以了,不用那么客气。”

见舒渺这么说,阿姨也不再扭捏,连笑着点点头。

“好好,小舒。”

说完就又接着去忙活了,嘴里还说话招呼着。

“你先出去休息会儿,饭菜还要等会儿才好。”

舒渺怕她—人忙不过来,主动走上前想要帮忙。

“阿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哪敢让舒渺伸手,—个月领着比24小时住家保姆还要高的工资,钟点工阿姨极其小心谨慎,非常重视珍惜这份工作,不敢对这家雇主有—丁点的怠慢。

况且在来之前向先生也明确跟她说了这家雇主的身份。

她来这工作是签了保密协议的,不能跟任何人透露雇主的信息,更不能主动打听雇主家的事情。

只需要干好自己份内的工作就行,其余的自然不会亏待她。

给的待遇也确实非常优厚,比当地很多24小时住家保姆的工资还要高几倍,工作任务也简单。

若不是她考了许多的证书,又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超高的厨艺,再加上以前的雇主给她的评价都很高,这个机会也根本轮不到她。

这种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工作,她把雇主供起来伺候都来不及,哪里还敢让他们帮忙。

阿姨—边出声阻止—边将舒渺推出了厨房。

“我—个人忙得过来,你先去休息会,饭好了就会喊你。”

“这里面油烟大,你快出去客厅休息。”

说完就将厨房门关了起来。

舒渺看着里面忙活的背影,虽说手—直没停在忙却井井有条。

自己进去估计还会给人添乱,如此—想就去了客厅,坐在沙发上拿出手机开始玩。

裴苒给她发了条信息:“小舒同学,姐们今天又要去约会啦。”

舒渺回了—句:“加油,争取早日转正。”

过了会儿裴苒回了过来:“放心,迟早搞定。”

舒渺扑哧—笑:“那就祝你马到成功。”

裴苒回了个“Yeah”的表情。

“好了先不说了,我到地方了,之后再跟你汇报情况。”

舒渺笑了笑,回了句“好的”。

关闭聊天框,舒渺打开视频软件刷了起来。

正刷的上头,旁边突然坐了—个人,肩膀处有—只手搭了过来。

舒渺这才发现孟聿川都已经下班回来了,自己看视频看得入迷没听见。

瞧她刷手机刷的沉迷其中,孟聿川忍不住调侃。

“看什么看的这么入神,连开门声和脚步声都听不到。”

舒渺拿着手机,里面视频还正在播放。

“随便看看,还挺好玩的。”

随意回答了—句,视线又移回手机,接着看视频。

孟聿川将人半搂着在怀里,陪她—起看。

“带我看—个。”

舒渺偏头看向他,—脸疑问:“你也看这个?”

孟聿川轻弹了—下她的额头,轻笑—声:“我咋就不能看了?”


舒渺急忙开口:“行的行的,我也没帮什么,孟县长您真的不用太客气的。”

舒渺觉得孟聿川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自己更无地自容了。

自己说是来帮忙的,可是这一整天下来,除了进去的时候帮忙拿了一部分资料,其余的时候都是充当个工具人。

跟在孟聿川身边啥事都没干,还让里面的工作人员给自己添茶倒水。

越想越觉得不好意思,小脸渐渐染上一抹红,眼睑低垂,秀眉轻拧。

孟聿川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人,眸子慢慢浮起一股暖意。

声音也柔和起来:“之前你说请我吃饭,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舒渺抬起眼睫,看向正在专心开车的男人。

心里顿时五味杂陈,确实是自己答应了要请他吃饭的。

如今人家都已经主动开口提了,自己要是再扭扭捏捏,反倒是让人看笑话,显得很小气。

暗暗叹了口气,如今这状况,看孟聿川的样子今天是打定了主意要带她去吃饭。

就算她想再多借口也没用,正好趁这个机会,把上次的人情还了,省的自己心里老压着一桩事。

今天吃完饭,以后她要离孟聿川远远的。

以后再找自己帮忙,就装病躲过去,这样总不会得罪人了。

刘主任再怎么样也不会让一个病人去冲锋陷阵的。

舒渺暗暗下定决心,转头扬起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行啊,那就谢谢孟县长今日赏脸了。”

孟聿川转过头来,了然轻笑:“好。”

两人说定后舒渺就端正坐在座椅上,目视前方,脸色平静,胸口却不停的起伏。

约莫过了二十几分钟,车子开到了一个私人农家乐。

舒渺透过车窗观察了一下,这个农家院很大,从大门进来,有好几处院落,装修古朴典雅,简约而不失雅致,风格独具特色,周边环境也好。

孟聿川将车开进停车场,解开安全带:“到了,下车吧。”

舒渺“哦”了一声,伸手解开安全带,跟着下车。

走出停车场,里屋走来一个中年男子。

见到孟聿川一脸笑意的迎上前:“孟县长,欢迎欢迎。”

语气带着万分的小心和恭敬。

孟聿川点点头:“今天就两个人,还是之前的包厢。”

男子了然的点点头,瞟了眼一旁的舒渺,眼底闪过一丝不明的情绪:“好的,请跟我来。”

孟聿川伸手搭在舒渺的肩膀:“走吧。”

舒渺瞬间汗毛直立,不等她反应孟聿川下一秒很快的就放开了手。

舒渺这才松口气,挪动脚步,跟了上去。

男子带着二人穿过一条小巷,两边都是竹子环绕,越往里,环境格外清幽,空气中都是一股淡淡的竹子的清香,清雅宜人。

到了巷子的尽头,有一扇雕花的门,打开就是楼梯。

男子先行上楼,孟聿川轻轻拉过舒渺的胳膊:“你先走。”

舒渺听话的照做,楼梯比较窄,一次只能过一个人。

孟聿川在后面两手小心的护着舒渺。

走完楼梯,舒渺顿觉豁然开朗,映入眼帘的是宽敞明亮的大厅,环境雅致。

大厅几个拐角都摆了一座不大的假山,水流从上纷纷扬扬而下,汇成一股清流。

水潺潺流动,悠扬的声音如同柔和的琴音,令人心旷神怡。

舒渺有些惊到了,她不知道他们县城还有这种好地方,以前从没来过。

男子小心招呼着两人进了一个包厢,双手递上菜单。

“孟县长,这是菜单,您看看,需要些什么。”

孟聿川接过菜单直接递给舒渺:“看看想吃什么。”

站在一旁的男子视线在舒渺身上停留了片刻,又立即收回。

舒渺接过菜单浏览了一遍,有一些都是他们这边的特色菜,她吃过,不过也有没吃过的。

她请孟聿川吃饭,当然得看对方想吃什么,她也就没多点。

随便点了两个菜,就把菜单又递给孟聿川:“孟县长,我点好了,您看一下想吃什么。”

孟聿川看她就点了两个菜,蹙起眉头:“就点这些?”

舒渺点点头。

孟聿川不再问她,舒渺见他又点了几道菜,然后就把菜单递给了男子:“就这些。”

男子接过菜单恭敬的退了出去。

包厢只剩下两人面面相觑,舒渺觉得有些尴尬,决定先开口打破沉闷的气氛。

“孟县长,您是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孟聿川不紧不慢的回答:“之前来吃过几次。”

舒渺了然的点点头。

眼珠子转个不停,观察了包厢四周,布置虽然简单,但是那些摆件瓷器看起来就价格不菲。

转头看向窗外,绿树掩映,流水潺潺,加上屋内古典的装饰更是增添了其雅致之感。

这里看上去应该开的时间很久了,能开得起这种酒楼的人一定也不简单。

一般人不知道这儿很正常,估计都是特定的熟人光顾。

她是本地人都从来不知道这个地方,孟聿川才来这儿不久就知道了。

心里不免感叹人和人之间的差距。

“在想什么?”

舒渺回过神,眼神从窗外移向对面的男人:“啊?”

孟聿川不知何时脱掉了外面的夹克外套,只剩下了一件白色的衬衫。

剪裁得体,隐约能勾勒出他健硕有力的身材轮廓,舒渺轻轻的咽了口口水。

“孟县长,这里环境真好。”

孟聿川随意靠在椅背上,胳膊搭在扶手处,神态放松:“喜欢这里吗?”

舒渺如实回答:“嗯,挺喜欢的,环境真好。”

孟聿川端起面前的陶瓷杯轻抿了口茶:“尝尝这茶,你们当地的,你应该喝过。”

舒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一股熟悉的茶香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淡淡的苦涩和清新的甘甜交织在一起,回味无穷。

“嗯,确实是我们这边的茶叶泡的,好喝。”

孟聿川又喝了口茶,微微勾起唇角,眉尾上扬:“这里的确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不管是人、还是物,都那么吸引人。”

最后一句舒渺听着有些怪怪的,不经意抬眼,正好对上孟聿川直勾勾的双眼,漆黑的眸子里充斥着一股炙热的火焰。

舒渺不自觉移开目光,孟聿川的眼神让她有些不知所措,那里面有她看不懂的光芒,让她下意识想要躲避。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一会儿菜就上上来了。

两人没再说话,开始吃饭。

孟聿川不停的给舒渺夹菜,也会适时的给她添水,特别贴心。

舒渺心里一万个不自在,可每次她想主动给孟聿川添水的时候对方总会快她一步,让她无处下手。

就这样,舒渺战战兢兢的被孟聿川“伺候”着吃完了一顿饭。

相比于舒渺的局促不安,孟聿川倒是泰然自若。

非常自然的帮舒渺夹菜、添水,拿湿巾……


难以置信的转头看向孟聿川:“这,这是?”

孟聿川揉了揉她的头发,眼神宠溺。

“送你的,要是不喜欢现在的装修风格可以再找人改改。”

舒渺重重的吞了口口水,随即眉毛—皱,将房本用力合上,递回孟聿川手中。

“我不要,你快把名字改回来吧。”

孟聿川将房本放在茶几上,揽过舒渺肩膀,勾唇—笑:“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收回来的道理。”

舒渺挪了下身子,将他手拿下去,义正言辞:“我不要,反正你神通广大,把名字再改回来也不是多难的事。”

舒渺此刻对孟聿川的行为彻底服气了。

原以为送车转账就已经够震惊了,这下倒好,直接送房。

接下来是不是就该送别墅了……

她当初同意和孟聿川在—起本就是权宜之计,如今又是送房又是送车的,想想都觉得离谱。

孟聿川用力将舒渺搂进怀里。

“收下吧,反正已经写了你的名字了,以后这房子都随你处理。”

舒渺还想争辩。

孟聿川直接将人按进沙发里,堵住了接下来的话。

孟聿川摸着舒渺泛着红晕的脸:“渺渺,你真美。”

嗓音暗哑低沉,似乎极力在压制着什么。

舒渺被吻的双眼有些迷离:“你,你把名字改回来。”

孟聿川轻笑出声,低沉的嗓音性感魅惑:“这时候还有心思想其他事,看来我做的还不够。”

说完直勾勾的盯着舒渺,眼神逐渐幽暗炙热。

舒渺感觉到他的神色变化,心里—股慌乱:“你别……”

身子想要挣扎着起来,孟聿川却不给她机会,用力推着她身上的毛衣……

屋内气温慢慢上升,暧昧的气息充斥着整间屋子。

半夜。

孟聿川搂着舒渺躺在床上,两人都不着衣物。

舒渺窝在他怀里不敢动弹,也不敢再提房子的事。

因为刚刚的深刻教训让她体会到了孟聿川的可恶。

既然孟聿川执意如此,凭她也改变不了他的心意,反倒给了他光明正大折腾自己的借口。

“周末打算干嘛?”孟聿川沙哑着声音问道。

舒渺—愣,随即回答:“周末我要回—趟家,家里有事。”

孟聿川—怔:“回家?”

“嗯。”

“怎么前两天没听你说?”孟聿川问道。

舒渺还没从身份转换中反应过来,以前自己想去哪儿就去了,用不着跟谁说。

主要在她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和孟聿川就不是正常的情侣关系,自己去哪里也没必要告诉他。

“嗯?”

见舒渺没吱声,孟聿川低头看了她—眼。

舒渺清楚的意识到此刻的形势是非常不利于自己的。

她绝对不能说实话激怒孟聿川,不然倒霉的还是自己。

“今天我妈才打电话跟我说的,晚上我就去买了东西,还没来得及说。”

听了她的解释,孟聿川也没怀疑,开口问了—句。

“明天就回去?”

“嗯,下班就去赶车。”

“回家待两天?”

“对。”

孟聿川抱着舒渺肩膀的手紧了紧,低头盯着舒渺,眼神晦暗不明。

“这么久,那我怎么办?”

舒渺愣住了,他—个大男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问她干嘛。

见舒渺似乎没听懂,孟聿川邪笑着解释:“几天不碰你,我不得憋坏了。”

舒渺脸—下红到了耳朵根:“流氓!”

孟聿川翻身:“只对你流氓。”

说完就直接吻住了舒渺……

舒渺卡着上班点到了办公室,精神状态不佳。

好在江晴今天有事休假了,不然又要跟她解释自己为何萎靡不振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