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畅销巨作

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畅销巨作

灯下不黑黑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主角冯芜许星池,是小说写手“灯下不黑黑”所写。精彩内容:她从小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直都不在意她。他们因为猫猫结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那个男人依旧不记得她的喜好,她放弃了。醉酒后,她看着身边一直守护小尾巴,她决定给这个小尾巴一个机会。这小尾巴可要抓住她的心呀。...

主角:冯芜许星池   更新:2024-06-11 23: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冯芜许星池的现代都市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灯下不黑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主角冯芜许星池,是小说写手“灯下不黑黑”所写。精彩内容:她从小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直都不在意她。他们因为猫猫结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那个男人依旧不记得她的喜好,她放弃了。醉酒后,她看着身边一直守护小尾巴,她决定给这个小尾巴一个机会。这小尾巴可要抓住她的心呀。...

《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顺着他目光,傅司九扭头,看清来人,他抽走唇角的烟,揿在车身上摁灭。

冯芜眉眼弯着,笑眯眯的把蛋糕递给他:“真巧,跟你们一前一后。”

单州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一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大事的表情。

“没吃饭吧,”傅司九接过蛋糕盒,嗓音里的不正经敛了,耐心道,“一起呗。”

冯芜摇头:“不了,我还有事。”

傅司九眉骨抬了下,散漫不羁的音调:“什么事啊?”

冯芜没有跟别人交待行程的习惯,但她也不大敢跟傅司九呛声,沉默一秒后,她背过身子,小小声扔了句:“不告诉你。”

傅司九:“......”

三个男人站在冷风中,眼睁睁的瞧着那辆白色小奔驰开走。

单州恍然大悟:“这才是小祖宗吧。”

“是吧是吧,”卢行添咂舌,“瞧瞧咱们小九望眼欲穿,见人家来了,吓的把烟都掐了。”

傅司九睨他,一字一句吐道:“滚、你、妈!”

然而他骂归骂,一没否认,二没打人,属于难得的好脾气,单州脱口问:“这贝壳不会是这妹妹送的吧?”

“肯定呢,”卢行添吊儿郎当,掐细了嗓子学道,“啊,一起呗,什么事啊,跟人家男朋友查岗似的...”

傅司九铁臂猝然箍住他脖子,手腕绷出青筋,用力锁住他喉咙。

单州笑到止不住:“我说咱小九什么时候给阿辞订过蛋糕,合着是想方设法见人家一面。”

卢行添脸色憋成猪肝红,一个后击肘,勉强摆脱傅司九的禁锢。

他破口大骂:“上次在机场你把老子手给掰脱臼了,今天你还想掰断老子脑袋,这兄弟不做了!!”

傅司九冷笑:“要不是怕你弄翻我这盒蛋糕,我让你人头落地!”

“......”单州顿了顿,好脾气提醒道,“兄弟们不吃蛋糕的啊,一向都拿来砸人了。”

“敢,”傅司九冷脸往内走,“今天都给老子吃!我看谁敢浪费!”

-

冯芜在商场的粥铺里吃了碗馄饨。

结完账后,她顺着旋转电梯往五楼卖儿童用品的楼层去。

小朋友没明显的爱好,但很喜欢五楼一家玩具店里的拼装机甲,冯芜打算再给他买套新的。

这个弟弟是冯家唯一让她感觉舒适的人。

大概因为年纪尚小,未被世俗沾染。

走到三楼女装时,冯芜迎面撞上两个人。

有些圈子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哪怕没打过交道,却都知道对方是谁,也会顾着自家脸面,点头客气一下。

冯芜弯唇,礼貌点头。

对面有个姑娘是许星池圈子里的,她多次碰见,自然认识。

其中一位叫刘园,跟她是小学同学。

刘园客气回礼:“逛街呢。”

“嗯,”冯芜说,“你们要走了?”

刘园:“朋友在旁边过生日,我陪映萱走一趟。”

江映萱手里拎了个购物袋,是家奢侈品的男装。

冯芜眼睫动了下,觉得事情挺巧,她们要去的生日会,跟傅司九他们要去的,应该是同个朋友。

“你要去吗,”江映萱姿态高傲,“小九爷也会去呢,带你去见识见识?”

刘园笑:“许少不在,阿芜应该不会去的。”

“说得也是,”江映萱优雅的笑,“那可惜了,本来想介绍小九爷给你认识的。”

冯芜默了默:“你们认识啊?”

刘园说:“映萱在追小九爷呢,她表哥是张以辞,今天生日的主人公,也是小九爷发小。”

冯芜恍然大悟。

这个圈子弯弯绕绕,绕来绕去很多人都是一家人。

“听说之前有个叫林朵朵的,”江映萱不屑道,“敢偷拍小九爷照片,又发出去炫耀,结果工作室都被搞黄了,真是笑掉大牙。”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冯芜听不懂。

她声线被勒住似的,语塞的听着傅家大姐骂人。

“咁田小姐有咩唔好,人哋都唔嫌弃你捞波,你重嫌人哋年纪细?”(那田小姐有什么不好,人家都不嫌弃你混球,你还嫌人家年龄小?)

冯芜嗓子里努力挤了句:“家姐,他…许星池不在。”

那头的怒骂戛然而止。

两边沉默。

良久,手机—阵微弱的窸窣动静,再度讲话时,方才的粤语已经自动转换成了普通话:“这是哪家的妹妹仔呀?”

冯芜磕绊的自我介绍。

傅全瑛普通话带着极为浓重的港区粤语口音,似乎是怕吓到她,努力掐软了嗓音:“妹妹多大啦,有男朋友没?”

“……”冯芜干巴巴的,“没有,快满23周岁了。”

“啊,真是好年纪,”傅全瑛说,“我家小九快满25了。”

“……”

傅全瑛咳了下:“小九没欺负你吧?”

冯芜:“没有没有,他对我很好。”

“……”傅全瑛古怪的重复,“很好?”

冯芜:“啊。”

傅全瑛:“你是不是没得罪过他?”

“……”对话逐渐奇怪,冯芜往车外瞧,迫切希望许星池立刻回来,“得、得罪过。”

算吧。

得罪过挺多次,把他脸都气黑了。

傅全瑛缄默许久:“他没揍你?”

“没、没有。”

傅全瑛:“他做了什么?”

“……”冯芜细想了想,吐了句,“—天—夜没理我。”

傅全瑛冷不防被呛住,她喉咙发痒,难耐的咳嗽几声:“这么凶的啊。”

“妹妹,”傅全瑛声音里含了笑,给她出主意,“下次他再不理你,你就把他拉黑。”

他会自己送上门求饶。

冯芜没有这个熊心豹胆。

她眼巴巴往窗外瞧,终于看见许星池从店门口出现。

男人站在店外,似乎往车内瞥了眼,他撕开烟盒,从里面磕了根烟咬进嘴里,打火机点烟时,他—只手拢住,瘦削的脸颊凹陷下去—块,痞坏的帅。

冯芜推开门,结巴道:“家姐,他出来了...”

“不用,不管他,”傅全瑛讲上瘾,“跟你谈—样的。”

“......”

这怎么能—样。

傅全瑛兴致勃勃:“家姐跟你说,小九早上脾气最好,你如果想让他办什么事,就挑他没睡醒的时候...”

冯芜恍恍惚惚。

这怎么感觉不可能啊。

许星池哪像脾气好的模样,何况还是未起床时。

她没吭声,迈步往许星池的方位去,安静地听着。

见她过来,许星池两根手指捏住烟,用力吸了—口后,夹住烟伸远了点。

薄白烟雾笼住他脸,表情模糊不清。

他长眸朝下,深凝住她。

冯芜别别扭扭的,把手机递过去,示意他自己说。

许星池唇勾了勾,从她掌心把手机接过来,贴在耳畔,喉咙里淡淡的:“嗯。”

“冇。”(没有。)

“姐姐—条新闻,打倒褪三百年。”(大姐—条新闻,倒退三百年。)

“唔需要。”(不需要。)

“系咩?”(是吗?)

这句话他尾音稍扬,眼里噙着不易察觉的笑,云淡风轻落到某个女孩子脸上。

“无用咗哋,得多纵纵,将性子养起。”(是没用了点,得多宠宠,把性子养起来。)

讲完,他点了挂断。

为了避嫌,冯芜早已经离远了些,站在商场入口等他。

许星池最后抽了口烟,随即掐灭,扔进了垃圾桶。

他挥挥身边烟雾,待味道淡了些,才迈步往前走。

冯芜手抓紧包带:“讲完了?”

“嗯,”许星池莫名笑了下,“她跟我没什么可讲。”

“......”冯芜头皮发麻,“你干嘛这么笑。”

怪吓人的。

—副又在算计谁的坏水样。

许星池推住她肩,带着往商场里面走,闲散问:“她是不是说我坏话了?”

“没有,”冯芜老实道,“前面的没听懂,但我猜应该是在骂你,后面的就是问我是谁。”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回到冯宅后,庭院里的地灯亮着。

后妈林素一脸笑容迎出来:“小桃说早就下班了,怎么现在才到家?”

“有点事,”冯芜说,“耽误了一会。”

小靴子踩到青石地面的那一刻,冯芜不由得看了眼副驾上放着的军大衣。

犹豫片刻,她将大衣抱上。

这大衣她穿上太长,衣角险些拖到地面,大衣褐色毛领绵软,透着特殊的橡木苔味。

这种香味,让冯芜想起雨后初晴的空城山。

她好像在许星池身上也闻到过这种味道。

林素定睛:“哪来的大衣啊?”

冯芜抿抿唇,敷衍道:“朋友的,洗了还他。”

林素满脸笑,那笑里含了不易察觉的讨好:“给阿姨吧,阿姨来洗。”

“......”冯芜唇角浅勾,“阿姨您别客气,我送去干洗店。”

林素的小心翼翼和过度热情让她稍感不适。

冯芜回眸望她:“阿姨,我爸回来了吗?”

“啊,回了,”林素答,“在客厅。”

“好。”

把大衣挂到衣帽架后,冯芜趿着拖鞋去了客厅,爸爸冯厚海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叠报纸,看得津津有味。

听见动静,冯厚海从报纸中抬眼:“刚才,有人偷偷告诉我,星池又欺负你了?”

“......”没想到他消息这么灵通,冯芜垂下眼,轻声说,“爸,我想搬出去住。”

冯厚海把报纸扔到茶几:“在家里住多好,有阿姨照顾你...”

“爸,”冯芜说,“我大了,而且我的甜品店已经步入正轨,经常需要熬夜加班,住家里不方便。”

冯厚海点点手指,示意她先坐下。

父女俩相对无言片刻。

良久,冯厚海叹息:“是不是因为许家就在隔壁?这事说到底,总是咱们家对不住人家,当年若不是为了找你,他妈也不会被抢劫犯杀害...”

“爸!”冯芜眼睛一红,“不是因为他!”

她只是无法适应林素束手束脚的讨好她。

她知道林素别扭,她又何尝不别扭。

“下午,我见着你许伯伯了,”冯厚海说,“他又向我提及你跟星池的婚约,说你已经大学毕业,婚事可以订了...”

冯芜抓住膝盖的指节发白,像是从心底硬挤出来的话,轻轻小小的声:“爸,我不想订婚。”

“......”

另一边的小客厅传来时事新闻的声音,若隐若现的,成为父女俩谈话的背景音。

“阿芜,”冯厚海语重心长,“星池是被怨气蒙了眼,咱们要给他点时间,这婚事,只能许家说不要,咱们家不能提。”

否则,会惹来他人诟病。

他耐心道:“你们俩一起长大,这也是你妈妈和他妈妈共同的心愿。”

冯芜抿紧唇,眼眶子烫的差点兜不住。

冗长的沉默。

冯厚海望着她,不忍再说。

原以为两个孩子青梅竹马,两小无猜,长大后必定是佳偶天成,不用他们大人再费心思。

任谁都想不到,中间会出了那档子事。

冯芜脸上明显的回避,她不愿提及过往,冯厚海沉默良久,随即将话题扯开:“过几天是星池25岁生日,礼物别忘了准备。”

冯芜沉默点头。

“你阿姨帮你准备了甜点,”冯厚海说,“原本家里只有芒果了,想着你过敏,又临时跑去水果店买了别的,你去吃一点,别寒了阿姨的心。”

冯芜继续点头。

她动作木讷,仿佛是个只知道听令行事的行尸走肉。

冯厚海摆手:“去忙吧。”

去餐厅吃甜品时,林素坐在她身边陪着,没话找话聊:“小力打电话来,说想姐姐了。”

小力是林素跟冯厚海的儿子,也是冯芜同父异母的弟弟,今年6岁。

“我帮他准备了礼物,”冯芜放下勺子,“等他从外婆家回来就给他。”

林素笑颜逐开:“他一定很开心。”

扪心自问,林素对她很好,无微不至的那种好。

但就是太好了,甚至超越了她的亲生儿子,冯芜消化不掉这种掺杂了讨好的好。

“对了,”林素说着八卦,“新闻你看了吗,港区傅家大少接任傅氏总裁,几个核心资产都落到了大房孩子手里。”

傅家大房一共就三个小孩,许星池的大哥和大姐,还有许星池。

冯芜歪歪脑袋,认真倾听。

见她感兴趣,林素继续说:“前阵子,一直养在珠城的傅老幺不是回去了吗?就因为他大哥上任这事,听说,他大哥和大姐要求他回港区发展,被拒了。”

“......”冯芜惊讶,“阿姨你怎么知道?”

“嗨,几个太太闲聊时说起的,”林素说,“许星池被送到珠城时还小,那时候傅家内部闹得腥风血雨,现在稳定下来,家人自然也希望他能回去。”

说到这,林素压低声音:“他跟星池一个高中啊,据说填高考志愿时,他家姐让他报考港大,结果许星池转头报了珠大,把他哥和他姐气的差点升天。”

“......”

还真像他的做法。

许星池的事在圈内属于密辛,哪怕不经意间一件小事,也没人敢拿出来在公众场合大肆畅谈。

许星池小许星池一届,许星池高三时,许星池高二,冯芜才初三。

林素嘴里的这些小道消息,冯芜自然不清楚。

见她沉默,林素悄悄住了嘴,小心端详她神色。

八卦讲得兴起,竟然忘了,那一年,是冯芜的痛。

“阿芜,”半晌,林素欲言又止,“是阿姨不好...”

冯芜猝然回神。

她下意识想皱眉,又生怕林素看见心忧,只能佯装平静。

她刚升初三那年,亲妈因病去世,半年后,爸爸冯厚海跟林素领了证。

就因为这个领证,彼时尚小的冯芜一时间接受不了,她接受不了跟妈妈感情深厚的爸爸,只过了半年就跟别的女人领了证。

冯芜跟冯厚海发了一通脾气后,抹着眼泪跑出家门。

她去了妈妈的墓地,她跟妈妈告状,说爸爸这么快就移情别恋了。

然而等她回来,便得到许星池的妈妈为了寻她,在巷子里遇到了抢劫,又被劫匪失手害死的消息。

冯芜成了罪人。

林素不是小三,她跟冯厚海相识于正规途径,两人均为中年丧偶,相处合适便领了证。

她跟冯厚海都没想到这段婚姻中间,会出现这么多的连锁反应。

不管出于愧疚,还是对冯芜的补偿,林素对待冯芜一直是讨好的,小心翼翼的。

“阿姨,”冯芜受不住这种拘谨,率先岔开话题,“您跟其他太太一起聊天时,别议论许星池,他好像...挺小气的。”

若传到他耳中,不定会惹起怎样的祸端。

这话里含了几丝关心,林素眉开眼笑,连声应了。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另一边的国金中心俱乐部内。

几个男人夹着雪茄,看向中间在打台球的人。

其中一位梳着大背头的男人握着球杆,用粤语说:“小九,换中八啦,斯诺克撞球大佬玩不过你。”(换中八吧,斯诺克大哥玩不过你。)

“之前玩不过,”沙发上另一男人笑道,“今天又未必。”

许星池握着球杆,腰身半弯,瞒准那颗七分黑球,快狠准地击落进袋。

他唇角噙笑:“试吓?”(试试?)

“头先拍咩呢,”傅良翰拍他肩,“神秘邋遢,喺同边个妹仔倾计?”(之前拍什么呢,神秘兮兮的,在跟哪个妹妹仔聊天?)

许星池拂掉他手,不耐烦:“懒理。”(少管)

一群人起哄:“哟,小九呢系有异动?”(小九这是有情况?)

傅良翰清清嗓子:“唔好怪大佬冇提醒你,阿瑛听日喺屋备左宴,请咗好几间嘅名门小姐...”(别怪大哥没提醒你,阿瑛明天在家备了宴,邀请了好几家名门小姐...)

“咁我走,”许星池呛声,“唔好再嗌我嚟。”(那我走,别再喊我来。)

傅良翰苦口婆心:“25了,要交女朋友嘞。”

许星池表情不明:“有意中人。”

几人齐齐拍掌,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

“边间姑娘,”傅良翰说,“带屋企坐坐。”(哪家姑娘,带家里坐坐。)

许星池眼睫撩起一半,殷红的唇吐了句纯正的普通话:“正撬着呢。”

“......”

一屋子人都愣了。

短暂的沉默,傅良翰没好气:“当小三不道德。”

“少管,”许星池心烦,把球杆扔到台上,“走了。”

傅良翰:“去哪?”

许星池没理他,大步流星地出了门。

身后人嬉笑:“肯定系去畀心上人打咗电话啦。”(肯定是去给心上人打电话啦)

傅良翰摇头叹气。

路过一楼商场时,许星池脚步顿了顿,他眼尾扫见角落里的一家小众香水店,停了须臾,身形一转,走了进去。

-

守完岁后,冯芜揉揉眼,跟徐茵挤在一个被窝。

虽说困意很浓,但一闭眼又睡不着,脑子里跑马场似的,踢踢踏踏的噪意。

徐茵拉着她说悄悄话:“你晚上跟谁聊天呢?”

“......”冯芜抿唇,小声问,“你认识许星池吗?”

“认识啊,谁不认识,”徐茵说,“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冯芜:“他给我发了个拜年视频,我就回了两句。”

徐茵蹭地爬起身:“你们俩认识?还到了互发拜年短信的阶段?”

“特殊原因碰上的,”冯芜老实说,“后来他来甜里买咖啡,钱付多了,就加了他号退钱的。”

结果那钱许星池一直没收,又自动退回来了。

徐茵长长吁了口气:“你可别跟他扯上些什么男女关系。”

冯芜侧脸压在掌心:“怎么了?”

“他一看就是花|花|公|子好吗!”徐茵翻白眼,“许星池不是什么好人,许星池更不是!”

冯芜莞尔。

倒没这么夸张。

还真不曾见过许星池的花边新闻。

徐茵:“谁敢拍他呀,我告诉你,就他这种人,同个床|伴不会超过三天。”

“......”冯芜眼睫眨了眨,“你怎么知道?”

徐茵:“电视上演的。”

冯芜冷不防笑出声。

“你笑什么,”徐茵推她,“这种人本身就是一片废墟,从不需要担心他会塌方。”

两个姑娘夜半闲话,完全没想到,两天后,竟然一语成谶。

大年初二,港媒一则新闻上了热搜,某报纸用夸张鲜艳的字体写下标题:【疑傅少同田小姐好事成,两人同入傅家豪宅!】

报纸上两人并肩而行,照片未拍到正面,光背影就足够引人感叹。

徐茵研究片刻:“别说,这两人还真配。”

冯芜手撑腮,点头。

男帅女靓,家世相当,确实很配。

“就是照片糊了点,”徐茵啧啧,“不过这报社一向这样。”

她歪歪脑袋:“听说许星池不喜欢暴露在公众眼底的,这报纸敢把他登出来,怕也是得了他的授意吧,想宣告恋情?”

“......”冯芜说不准,不关心这事,“我想吃草莓糖葫芦,咱们自己做吧。”

徐茵把报纸扔开:“行。”

-

而此时,许星池刚落地珠城。

他脸色冷峻,手机举在耳畔,裹了冰碴的冷调:“叫姐姐畀个交代!”(叫大姐给我一个交代!)

“冇姐姐同意,边个敢发!”(没有大姐同意,谁敢发!)

“当我死咗佢啦!”(当我死了吧!)

摁断电话后,许星池唇线抿得僵直。

卢行添来给他接机,吊儿郎当道:“兄弟,恭喜啊,请柬什么时候发?”

“......”许星池长眸深邃,黑到看不见底,“你看见了?”

“当然,”卢行添戏谑道,“难得有傅家深藏不露的小少爷消息,一眨眼成了头版头条。”

许星池盯着他:“这是个误会,我大姐故意设计的。”

想逼迫他同意这段交往。

卢行添点头:“嗯嗯,误会,什么时候办喜酒?”

“......”许星池咬咬牙,咬肌隐隐鼓动,“你都看见了,别人是不是也能看见?”

“别人?”卢行添扬着调,“哪个别人?”

他猝然拍拍额头,拖着长长的音:“哦~不会是阿芜妹妹吧?”

许星池皮笑肉不笑:“卢行添,你家小花好像还不知道你在外面养小草吧?”

“......”

卢行添瞬间蔫了。

“兄弟劝你一句,”许星池漫不经心,“赶紧收拾干净,不然,别人还以为我跟你是一样的人。”

卢行添脸色黑了:“我什么人?”

许星池:“下作。”

“......”卢行添恼了,“我这也是个误会!”

许星池冷笑:“你自己跟小花解释去吧。”

卢行添堵到心口起伏。

他沉默良久,阴恻恻道:“我还可以解释,你能吗,你有立场吗,哦,不仅没有立场,人根本就不在意!”

话一落,许星池长腿卷着疾风,狠厉地踹了过来。

卢行添陪他打过无数场,眼疾手快躲开。

“兄弟,”卢行添露着白牙,笑的得意,“别慌,别说只是张背影照,就是床照,人家也只会研究你老二大不大,不会管你睡没睡。”


-

三月底的珠城细雨绵绵,从会所出来时,天空飘起绒针,路灯映出来的光带中,啁啾般绵软。

许星池仰起脑袋,下颚连接脖颈拉出漂亮的弧线,饱满的喉结不经意间滚了滚。

这种潮湿闷窒的初春,连枝梢新发出的嫩芽都暗成深绿。

许星池穿了件冲锋衣,出门时他把车钥匙留给了卢行添,也不打算打车,干净的新款球鞋踩进湿哒哒的雨水中。

他走得悠闲,冷白的手把手机举在耳畔,慵懒的腔调:“冯小草,下雨了,借把伞。”

“......”冯芜已经洗完澡,就准备睡觉了,她莫名其妙,“你不是开车了?”

“他们把我扔下了,”许星池把冲锋衣帽子戴上,薄唇浅笑,“这边我只认识你。”

“......”

你就不能打个车?

或者自己去买一把?

狐疑归狐疑,相比许星池的住处,冯芜的玫瑰苑离这家会所确实近很多。

何况,还有小路可以绕。

想着今天得罪过他,冯芜没敢呛声,默默发了条导航给他,叮嘱道:“你从这条小路穿过来,十分钟就能到,我下去等你。”

“不用,”无人知晓的角落,许星池笑的多情,“我到了给你电话。”

冯芜:“也行。”

小区一个挨着一个,紧临密凑的房屋高矮不一,路灯被渐渐茂密的树叶过滤掉明亮的光,细雨遮天蔽日,积了水的地面折射出影绰斑驳的弱光。

许星池很小就被送来了珠城,大概七八岁的样子。

傅家有生意在这边,也有至亲早年移居过来,他性子桀骜不羁,不拘住哪里都行。

大哥大姐觉得对不起他,这边至亲拿他当命根子,身边朋友处处恭维忍让,几个发小也经常怕他孤单,三不五时就把他约到自己家吃饭留宿。

许星池是被捧着长大的。

喧哗的热闹中,他一大男人没有过细的心思,更不会伤春悲秋。

可就在这个夜晚,他出门闻见春天的气息,看见天上地下的潮湿。

他突然,有了一丝微妙的悸动。

他想冯芜。

想看见她。

想跟她说说话。

那被热闹灌满的心脏,骤然露出一个明显的洞,这洞荒芜,让许星池想起“思念”两个字。

他轻嗤自己矫情。

-

到玫瑰苑时,隔着绒针般的雨帘,许星池远远瞧见站在楼道里躲雨的女孩子,她穿着珍珠白睡衣,外面披了件黑色毛衣外套,一只手拿了把伞,正盯着大门的方向瞧。

许星池锋利的眉皱了皱,加快步子走到楼道里,低斥道:“不是说了,我到了你再下来?”

“没关系,”冯芜打量他,“你衣服都淋湿了,春捂秋冻,春天要保暖的。”

她睡前才洗过头发,一头半长不短的软发略微凌乱地披在肩后,包裹住她巴掌的一张脸。

楼道寂静,有灰尘腐朽的味道,感应灯时亮时灭,说话时有轻轻的回声。

许星池揉了把她脑袋,眼睛在黑暗里灼灼:“你自己冻着了怎么办?”

“不会的,”冯芜把伞递给他,“我开车送你回。”

“......”许星池心尖烫得不行,嗓音越发软了,“不用,打扰你休息。”

细雨沙沙,像深夜的蚕在啃食桑叶。

冯芜身高只到他肩膀,仰头时,又俏又可人。

她晃晃车钥匙:“你是不是因为说话太欠,被行添哥他们赶出来了?”

“......”许星池差点气笑了,“你是吃了什么熊心豹胆,居然敢顶嘴了?”

冯芜腮帮子微鼓。

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发现许星池也没那么可怕。

跟他开玩笑,打趣他几句,他都跟哄小孩似的,最多骂骂就过了。


冯芜一双小鹿似的眼通透澄明,眼珠黑白分明,安安静静地被众人隔绝在外。

许星池知道她芒果过敏。

即便知道他恨自己,冯芜依然有些承受不住这种恶意。

“帮她吃了,”见她一动没动,许星池挂着讥笑,“我答应跟你订婚。”

一句话落,众人哗然。

那个叫晶晶的女生,握着蛋糕刀的手都不稳了。

冗长的沉默。

许星池寒如冰的双眸浮出不耐:“冯、芜。”

蛋糕被切成三角,规规整整地摆在鎏金瓷盘中,甜美的外表之下,冯芜知道它很美味。

只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众目睽睽之下,冯芜移动步伐,端起那只冰凉的瓷盘,安静如水,没再为自己分辩任何,一口一口把蛋糕吃掉。

蛋糕确实很好吃,她自己的东西,她最清楚。

但此刻落在她嘴里,口腔中满是苦涩。

“星池哥哥,”冯芜抿掉唇上的奶油渍,很轻的声音,“咱们两清了。”

人命的情,她还不掉。

但那年合欢树下冷脸关心她的少年,两清了。

那点子浅薄的喜欢,两清了。

许星池喉结用力咽了下,抄在裤袋里的手攥紧了,他哂笑:“可以,我会挑个好日子,去跟伯父商量订婚事宜。”

冯芜没解释。

她转过瘦薄的身体,幽魂般往外走。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人已经消失不见,许星池情绪很差,猛地踹了脚旁边的人:“去送送她,过敏药...一起带过去。”

冯芜是跟着冯厚海的车一起来的,眼下冯厚海已经先行离开。

旁边的人狗腿的应声,连忙追了出去。

“许少,真的订婚啊?”有人小心询问。

许星池没来得及回答,徐茵和李择言急匆匆跑了过来,两人气喘吁吁:“怎么回事,阿芜呢?”

“许少要跟冯芜订婚了呢。”

“......”徐茵哑声,“什么玩意?”

许星池高高大大地站在那里,目光所及之处,是那只空盘。

短暂的沉默,他抬起眼,脸色罕见的柔和:“择言,那枚红宝古董戒指,你帮我拍了没?”

“......”李泽言觉得他唇角的笑瘆人,“拍了。”

许星池:“那就好。”

“好什么好,”徐茵咬牙,眼睛死死盯住露出一角的蛋糕,“许星池,你别跟姑奶奶说,这少的一块蛋糕,是被阿芜吃了。”

李择言大惊:“阿芜芒果过敏啊!”

许星池淡声:“我会娶她的。”

“......”

“许星池!”徐茵尖声,“你tm没毛病吧!!”

李择言:“星池,你过了啊!阿芜过敏会要命的!”

“用一盘蛋糕,”许星池望住他,一字一句,“换我的和解,她只会感恩戴德。”

徐茵气到发抖:“你作死吧,就作死吧!!”

“不相信?”许星池双眸冷戾,“等着瞧吧。”

-

从酒店离开后,冯芜用手机叫了个车。

赶在过敏严重前,她匆匆扔了句:“人民医院。”

“好嘞!”

车子疾驰,偶遇红灯时,健谈的司机师傅乐呵呵问:“姑娘,是去看望朋友吗?”

“......”冯芜喉咙哑到快发不出声音,“师傅,能快点吗?”

从上车到此刻不过才十分钟,她声音跟变了个人似的,司机惊讶地望过去,猝然瞧见她耳后密密麻麻的红疙瘩。

“不是,姑娘,”司机吓到了,“你这是怎么了?”

冯芜过敏严重时,喉咙都会被堵住,怕有窒息风险,她连比划带说:“过敏,师傅,麻烦您...”

眼见她呼吸都不畅了,司机顾不得那么多,脚下一个油门蹿了出去。

“别急吼,叔叔开快点,保证给你安全送到。”

半小时的路程,司机只用了十五分钟,他是个热心肠,连跑带吼的喊医生救命。

冯芜想拉住他,又抵不住他的力气,社死的跟在他身后。

兵荒马乱了半晌,护士帮她挂好点滴,笑道:“倒是难见这样的好心人。”

冯芜点头,用手机打字,询问司机姓名和联系方式,想要补偿他违反交规的损失。

“离开了,”护士笑,“临走时说,他打小就梦想着做一回英雄,今天可算实现了。”

有一种事了拂身去的潇洒。

“......”

护士离开后,想到司机拽着她的伟岸背影,冯芜眼中都是笑。

然而笑着笑着,眼圈猝不及防的发烫,湿意凝聚成团,不受控制,断了线珠子般的砸落。

输液室内人多,小孩哭闹声,老人咳嗽声,交织成乱糟糟的光景。

冯芜发不出声音,眼泪悄悄落满两腮,肩膀不易察觉的颤栗。

她努力忍住心中涩意,怕哭伤了加重窒息。

但一切都是徒劳无功。

越努力,莫名其妙的酸涩越是排山倒海。

几乎快要把她淹没。

良久,一道耳熟的声穿插进嘈杂的输液室内:“哟,这不是阿芜妹...”

话没讲完,在发现她皮肤的状态和脸颊的眼泪时戛然而止。

隔着朦胧泪眼,冯芜望见来人。

是卢行添,还有站在他旁边的傅司九。

卢行添手里举着盐水瓶,那根透明的输液软管,连接着傅司九的手背。

跟冯芜的一样。

不想被外人看热闹,冯芜迅速抹了把眼睛,佯装无恙地扭过脸,哑巴了似的不吭声。

“......”卢行添抓抓脑袋,狐疑地看向傅司九,不知道要不要继续攀谈。

人家明显不愿搭理他们。

傅司九恍若不察他的眼神,一屁股坐在冯芜旁边的空椅上。

卢行添:“......”

得。

他孙子一样把盐水瓶挂在架上。

停了短瞬。

傅司九冷冰冰吐了两个字:“我冷。”

“......”卢行添磨磨牙,“所以?”

傅司九:“要热水袋。”

“......”

真的。

他是怎么跟傅司九成为朋友的?

真tm倒了八辈子血霉。

“我跟你讲,”卢行添憋了大气,“老子连女朋友都没伺候过!”

tm现在得伺候他。

恼归恼,卢行添还是得帮他去买热水袋。

临走前,他不愤道:“就没见过你这种皮厚的人,明明知道南瓜过敏,还tm把两包土司都吃了,一片都不分给老子...”

“你滚不滚!”傅司九的脸猝然变了,“不滚我就用这针攮死你!”

卢行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