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作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

畅销巨作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

灯下不黑黑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高口碑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是作者“灯下不黑黑”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冯芜许星池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她从小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直都不在意她。他们因为猫猫结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那个男人依旧不记得她的喜好,她放弃了。醉酒后,她看着身边一直守护小尾巴,她决定给这个小尾巴一个机会。这小尾巴可要抓住她的心呀。...

主角:冯芜许星池   更新:2024-06-11 23: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冯芜许星池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作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由网络作家“灯下不黑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口碑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是作者“灯下不黑黑”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冯芜许星池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她从小喜欢的那个男人一直都不在意她。他们因为猫猫结识,可她努力了这么久,那个男人依旧不记得她的喜好,她放弃了。醉酒后,她看着身边一直守护小尾巴,她决定给这个小尾巴一个机会。这小尾巴可要抓住她的心呀。...

《畅销巨作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精彩片段


咖啡香味明显,傅司九突突跳到疼的太阳穴忽然缓了缓。

袋子他很熟悉,有甜里的标志。

傅司九慢腾腾坐直,漂亮的手指挑开袋子—角,落到里面的东西上。

除了—杯咖啡,还有—块小蛋糕。

蛋糕上用果酱画了张笑脸,几个纤细的字,带着某个女孩子的软糯:【九哥,阿芜错了。】

傅司九:“......”

冷峻的脸再也板不住,唇也不自觉地扬出笑痕。

卢行添没眼看:“你这表情,已经恶心出天际了!”

傅司九的办公室奢华,大面落地窗视野宽广,能俯瞰大半个珠城的风景。

他握着咖啡杯,—口又—口,眉眼扬着舒缓的愉悦。

“行了吧,”卢行添累的骨头都散架了,“阿辞打了好几个电话给我,问你气消点了没。”

傅司九眉骨沉了沉,冷郁的气质凸显:“我说话难道是说着玩的?”

“你不至于吧,”卢行添嚷道,“我瞧江映萱挑衅妹妹,人家根本没生气,你要不讲那句醋翻天的话,妹妹根本就不跟你来这—出。”

“......”傅司九送到唇边的咖啡杯顿住,“什么醋翻天,没有的事。”

卢行添冷笑:“还装,你知足吧,就你天天装成这样,还能让妹妹把你放心上,她真是眼瞎了。”

“......”

不知哪个字挑动了他神经,傅司九浓密的眼睫定了定,他慢条斯理掀起—点,似随口问:“她...把我放心上?”

“我真|他|妈恶心你,”卢行添不耐烦,“她不把你放心上,她跟你生什么气,江映萱讲话多刻薄,妹妹怎么不跟她生气?”

傅司九抿住杯口,没吭声。

卢行添:“你自己想想,她是不是只跟你生气了?”

始作俑者是江映萱,但冯芜却把火发到他头上,又疏离的唤他“小九爷”,又不许他唤自己“冯小草”,明明白白的把脾气发给他。

怕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这差别对待。

缄默片刻,傅司九低声:“可她那样护许星池。”

“大哥,”卢行添受不住他为情所困的样,快疯了,“她哪里护了,她分明是在撇清她跟许星池的关系好不好?”

果然“情”不是好东西。

瞧瞧。

连傅司九这么精明冷锐的人,—沾上也成了弱智。

卢行添拍桌子:“你自己想想,江映萱话里话外都在说芜妹喜欢许星池,许星池也疼她,但妹妹的回应,是不是在说许星池的做法,只是在维护他上位者的威严,这关系撇得不够清吗?”

冯芜的态度,全程都是公事公办。

她要不想撇清,笑—笑大家都会当她默认。

若没有傅司九阴阳怪气的—句话,冯芜都未必跟他生气。

卢行添摆手:“张以辞这兄弟该要还是得要的,让他把江映萱打入亲戚的冷宫。”

其实他更想说,傅司九真应该谢谢江映萱。

必要的矛盾激化还是需要的,否则怎能在归于平淡后,发现隐藏于其中的真相。

傅司九指腹摩挲着咖啡杯,不知在想些什么。

良久,他眼睫被夕阳镀上—层浅金:“你当时为什么不阻止我?”

“......”卢行添咬牙,“你|他|妈话脱口而出,我拦得住吗?”

“既然是我的错,”傅司九望着他,“冯小草为什么跟我道歉?”

卢行添给了他—个肯定的答案:“因为我们都知道你不讲理。”

“......”

场面定格。

夕阳快从落地窗前消失时,傅司九起身,高大颀长的身体遮住最后—缕光线。

他淡淡道:“你加班。”

“凭什么!”卢行添吼道,“我帮你守了妹妹—天,又给你当情感导师,凭什么还要加班!!”

小说《被伤透心后,女主与男二在一起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冯芜和徐茵约好了先去海边汇合,玩几天转道去追极光,临近过年时,再一同回徐茵老家过年。

到海边后,冯芜先给甜里的员工打了电话,安排一下未来几天的工作,又查了查徐茵飞机到达的时间。

做完这些,她停在傅司九的信息界面。

以她跟傅司九的关系,实在没到可以互相报平安的地步,但许是昨天意外见了两次,又稀里糊涂地说了许多有的没的,人家客气也指不定。

斟酌片刻,冯芜也客客气气地回了条消息过去,告诉他已经平安抵达。

徐茵是下午到的,她眼里还有怒火:“你跑什么,为什么不去找许星池算账?”

“算账?”冯芜好笑,“我哪有资格跟他算账。”

徐茵心口憋着气:“昨天你走后,他让阿良去送你,结果阿良没追上,不知道他又抽什么疯,把火撒到那个叫晶晶的女生身上,叫人家滚。”

冯芜表情很淡:“茵茵,出来玩,别提这些。”

“他让择言哥拍了枚古董红宝戒指,”徐茵叹气,“我猜是给你的。”

冯芜眼睛微弯:“星池哥恨不得我给阿姨偿命,你想多了。”

“......”徐茵心头一酸,揽着她肩,“可以了,被他呼来喝去了八、九年,你也该放过自己了。”

不是冯芜听话、窝囊,是她自己也在责怪自己,心甘情愿被许星池折磨。

冯芜看向蔚蓝的大海,波光粼粼的海面起伏不定,她瞳孔染光:“咱们去堆沙堡吧。”

沙堡是她们小时候喜欢玩的,冯家和许家出事后,冯芜再没来过海边。

她有心情,徐茵自然作陪。

-

农历小年这天,冯厚海备了厚礼,专程去了许家。

他将来意清楚明白地讲了,并提道:“别让两个孩子影响了咱们两家的关系。”

许坤沉默良久:“厚海,星池出门了。”

“......”这话莫名其妙,冯厚海顿了顿,“怎么?”

许坤说:“去准备提亲的东西了。”

“......”

场面滑稽的定格。

许坤看着他:“星池主动跟我说的,说后天是个好日子,还把他妈留下的手镯都送去店里保养了,打算送给阿芜的。”

“......”冯厚海为难,“这...我跟阿芜都说好了,这丫头也从家里搬了出去。”

许坤心情沉重:“星池对阿芜还是有感情的,这两天准备提亲的事,我瞧他心情都比以往要好一些。”

“这次,我怕是做不了阿芜的主,”冯厚海说,“那天她过敏差点窒息,女人玩到明面上就罢了,星池这是想要她的命。”

他沉沉叹息:“算了,既然星池有心仪的对象了,就放过我家阿芜吧。”

冯厚海前脚从许家离开,许星池后脚就回来了。

许坤把事情说了,许星池面无表情的脸瞬间扯出一点讽笑:“她在闹脾气罢了,她又不是没闹过。”

“你那天做的太过了!”许坤怒道,“你冯叔要脸面,你把女人带到那种场合,当众打的不是阿芜的脸,是他的!”

冯厚海的为人,许坤很清楚,他满口心疼女儿,为女儿着想,然而真正触怒他的,是许星池驳他脸面的行为。

许星池浑不在意:“那我去跟冯叔道歉。”

“不必了,”许坤摆手,“婚事就此做罢。”

许星池眼底的阴鸷浓郁几分:“凭什么?”

许坤盯着他:“这也是阿芜的意思。”

“她不会,”许星池冷脸,周身透着阴沉,“我一个电话,她会立刻像个哈巴狗一样的跑来。”

许坤额角青筋直跳:“许星池!要说欠,冯芜她欠的是你妈,不是你!”

许星池:“所以,我就活该没妈了?”

许坤心口起伏,他在原地踱步,不知哪一刻,他豁地转身,一字一顿地问:“你妈当初追出去,为的是谁,你真的没怀疑过吗?”

这话如平地起惊雷,许星池脸色猝然变了。

“你是我唯一的儿子,我自然偏袒你,”许坤低吼道,“但你别忘了,那晚你因为高考志愿,跟你妈大吵一架后跑去网吧,你妈出门找你时才听说阿芜也出门了,你说说,你妈找的到底是谁!”

许星池嘴唇血色褪尽:“你凭什么确认我妈找的是我?”

“不管找的是不是你,”许坤眼神很冷,“既然阿芜把这责任扛了,那就让她扛下去,你不用有心理负担,婚事就此作罢,给阿芜一点活路吧!”

这件事,是个秘密,许坤藏在心里很久了。

妻子遇害那天,是许星池即将高考的重要节点。

许坤是生意人,头脑极为灵活,人也极为功利,在许星池被噩耗刺|激到要用三四个壮汉才能按住时,许坤从人群中抬眼,目光直直落到冯芜头上,轻描淡写道:“阿芜,以后可别任性了,你阿姨为了你的任性,已经付出了代价。”

一句话,将许妈的死定了性。

话说完,周遭死水般悄寂。

连正在挣扎的许星池也停住了,他双眼猩红,大口喘气。

许坤看得清楚,许星池眼底的懊悔、愧疚、自责、痛不欲生,在这话出口后,只残余了伤心,还有随之而来的恨意。

许星池轻轻松松就相信了他这番说辞。

许坤知道,许星池是自己不敢面对,他将对妈妈的愧疚,变成了恨意,转移到了冯芜身上。

仿佛对冯芜狠一些,对自己的自责就能轻一些。

“我那时候也是没办法,”许坤双眼平静,“你妈不在了,我不能再失去你,这些年,你一次都没去看过你妈,难道不是因为你在逃避和害怕?”

许星池死死咬住牙,脖颈上血管绷出凸起的轮廓。

他手里抓了只紫檀木的盒子,里面装了对刚在金店炸过的古董手镯。

是妈妈留给未来儿媳的。

那盒子仿佛烫手一般,“砰”的砸到地面。

-

大年三十夜晚,冯芜陪徐茵的爷爷奶奶守岁。

她接到林素的电话,客客气气拜了年,并让林素不用担心自己。

电话挂断后,冯芜将傍晚拍的小烟花视频传到朋友圈,配字:【胆小鬼从来只敢放放仙女棒。】

她不敢点会发出巨响的炮竹,还有直蹿半空的大烟花。

朋友圈刚发送成功,就显示有人给她回复。

是傅司九。

他漫不经心的几个字:【胆小鬼不会承认自己是胆小鬼。】

下一秒,一条视频嗖地进来。

冯芜点开。

视频也是傅司九发来的,宽阔无边的水面上,大片大片绚烂的烟花在夜空中炸开,将繁华的黑夜染成五彩斑斓,轮渡在海面呜呜低鸣。

傅司九慵懒着调:“维多利亚港的烟花秀,九哥请你看。”


冯芜回到珠城时,已经大年初八。

她提前约了钟点工阿姨,嘱咐她们帮忙把玫瑰苑的房子打扫一下,顺便把床品添置整齐。

回到家后,屋子已经焕然一新,一束水仙开在青花瓷盆内,散着淡淡的幽香。

简单洗漱了下,冯芜蒙头大睡,醒了就看看电视,饿了点个外卖,逍遥自在。

这样悠悠地过了几天,元宵节到的时候,林素打电话给她,语气里带着哀求,想叫她回家吃顿团圆饭。

冯芜思索几秒,应了。

林素这个电话,大概是冯厚海指使的。

他惯要面子,能让林素给出这个台阶,已经是极限。

开车拐进冯宅那条路时,恰好与许星池的车一前一后。

两家车|库只隔了一堵墙,连车子熄火的声音都能听见。

既然撞上了,不打招呼有些尴尬,冯芜讪讪唤他:“星池哥,新年好。”

许星池捏紧了车钥匙,神情不明地看着她。

距离他生日,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冯芜脸上看不见丝毫过敏的痕迹,已经恢复成那副嫩嘟嘟的水灵。

而又是从何时开始,冯芜嘴里的“星池哥哥”,变成了“星池哥”。

一字之差,剥去了所有亲昵,只余疏离与客气。

许星池下颚绷紧,僵硬地移开视线,喉咙里低不可闻地:“嗯。”

“......”这罕见的回应,一时让冯芜呆住。

这些年,许星池要么对她爱搭不理,要么冷嘲热讽,像这样平静地回应,从没有过。

冯芜抿抿唇,冲他点头,随后转身往屋内走。

盯着她的背影消失,许星池把视线移到冯家院角的合欢树上。

他记得,冯芜小时候最喜欢爬这棵树,两家妈妈一个劲的把她往淑女方向改造,结果她每天像个皮猴子一样,穿着洁白的公主裙,在院子里爬上爬下。

那时候冯芜谁的话都不爱听,就听他的。

许星池闭了闭眼,将记忆从脑中强行铲掉。

-

在冯家吃了顿不咸不淡的饭,冯厚海依然严肃,带着高高在上、不容反驳的家长威严。

冯芜安静地喝汤,时不时应两句弟弟小力的童言童语,其余时间,便默不作声。

冯厚海用白帕子擦擦手:“店里几号开工?”

冯芜:“明天。”

冯厚海:“记得拜神。”

“嗯。”

父女俩氛围僵硬,林素打圆场:“自己住得惯吗,要不要阿姨给你送饭,帮你打扫打扫卫生。”

“不用,”冯芜弯唇,“我自己住得很好。”

冯厚海扫她一眼:“怎么,在家住得不好?”

“......”

冯厚海:“这种话,在家里说说就算了,在外面说出来,别人还以为我跟你阿姨苛待了你!”

冯芜把最后一口汤喝下,又从包里掏出个红包:“小力,给你的压岁钱。”

小力脆生生的跟她道谢。

冯芜摸摸他脑袋,起身:“我先回了,店里还有些准备工作。”

“这么快啊,”林素惴惴不安,“还有灯笼...”

“不了,”冯芜态度不远不近,“在这儿我喘不了气。”

“......”

不等冯厚海雷霆之怒发作,冯芜拎着包快速离开。

直到车子远离冯宅,行驶在夜幕寂寥的马路上,冯芜那口堵住的气才渐渐松了。

她去了甜里。

店内空荡,一段时间没开门,添了些旧物沉淀的气息。

冯芜只开了收银台前的一盏灯,她慢条斯理为自己磨了杯咖啡,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阖眼等那阵不适的感觉散掉。

玻璃门一阵铃铛响,冯芜睁眼,猝然看见门被推开一半,许星池面不改色地进来。

“看见灯亮,”许星池波澜不惊,“以为招贼了。”

“......”冯芜唇角翕动,“你公司开工了?”

许星池随手拎了个高脚凳,放在她对面位置,闲闲地坐下:“给我杯咖啡。”

冯芜放下杯子,把装咖啡豆的罐子取出来:“你不跟家人一起过元宵吗,这算是个大节日呢。”

“你呢,”许星池手支下颌,漫不经心,“你家不远,怎么不一起过?”

冯芜抿抿唇,把这个话题略过。

他不直接回答问题,而是用反问方式,说明跟她一样不想答。

“对了,”冯芜垂眼,认真把咖啡豆磨成粉,“还没恭喜你。”

“......”许星池眉骨沉下两分,不经意的威压,“恭喜我什么。”

冯芜:“好事将近啊。”

许星池指骨敲敲台面,本就不多的耐心直接告罄:“假的,我家姐搞我,我只是碰巧跟那女的一起回家,这也算?”

冯芜抬睫,看着男人发黑的脸:“你生什么气?”

“......”许星池咬咬腮,气焰弱了些,“你被设计,你不生气?”

有道理。

冯芜被说服了,她弯出一点谄媚的笑:“要加奶和糖吗?”

许星池:“不要。”

“加一点吧,”冯芜哄小孩似的,“加点厚椰乳,没那么苦。”

“......”许星池洞穿一切的眼睛盯着她,“你在嘲笑我。”

陈述句,表明肯定。

冯芜敛尽表情,垂头倒热水,一本正经:“你看错了,你要不要去矫正一下近视。”

许星池嗤地笑了,指骨在桌面敲出两声沉闷的声响,喃道:“小滑头。”

店内安静,一盏头顶灯映出小小一片光晕,七零八落的物品在墙壁上投出斑驳边角。

不知哪条街道在舞龙灯,喧嚣热闹声传了几缕进来。

一杯咖啡喝完,许星池主动端起两只空杯:“我去洗。”

“不用不用,”冯芜追在后面,“我来洗。”

许星池给了她一个眼风:“那我付钱?”

“......”

好吧。

那你去洗。

趁他洗杯子的功夫,冯芜把收银台的东西整理了下,又将旅游买回来的贝壳装饰挂在后面墙壁。

操作间里水流哗哗,伴着远处街道过节的热闹,原本孤身一人的寂寥倒是被冲散殆尽。

咖啡台余香未消,冯芜略微怔忡。

一个念头缓缓爬到心头——

这还是头次有人陪她坐在这里喝咖啡。

她人生中的第一次。

两人什么都没聊,万家灯火团圆,店内一盏暖灯,两杯咖啡,两人相对而坐。

有人陪她慢慢浪费时间。


严格说来,冯芜跟傅司九不在一个圈子。

虽说两人偶尔能碰上面,但圈子的划分却泾渭分明。

傅司九的人脉圈不是他们这种家里做点生意、有点小钱就能挤进去的。

因而冯芜并未加过他的联系方式。

听到这个要求,傅司九舌尖轻轻抵腮,眉宇间几分傲娇,把手机好友码递了过去。

加完后,冯芜客气道:“如果有需要点赞的,九哥直接开口。”

话一落,冯芜觉得这话傻气。

傅司九怎么可能有需要点赞的朋友圈。

他屁股后面等着拍马屁的人数都数不清。

傅司九舔唇:“好。”

目送他高大的身影离开,冯芜把他付的钱转了过去。

店员小桃和燕燕叽叽喳喳围上来:“姐,这就是傅家的小九爷啊?”

“惊为天人,”燕燕捧脸,花痴的样子,“好帅好帅哟。”

冯芜熄灭手机屏幕:“他刚才差点发火你们看见没?”

吓的她大气不敢出。

生怕傅司九一个不爽,把她店给掀了。

“有吗?”小桃仔细回忆,“可我觉得,你一句“九哥”出口,他身边好像环绕着粉色泡泡...就偶像剧男女主看对眼那种...”

冯芜无言以对。

“姐,你跟我们说说,”燕燕八卦心起,“你们怎么认识的?”

眼下店里空闲,冯芜坐在高脚凳上,手心托腮:“那可久远了。”

“您慢慢说。”

说来巧合,冯芜与傅司九相遇的那晚,就是她知道爸爸跟林素领证的那晚。

她从家里摔门而出,边抹眼泪,边去了妈妈的墓地。

夜黑风高,她对着妈妈墓碑告完状,又肿着眼往回走。

冯宅与墓地之间有片烂尾楼,多年没有开发过,已经被野草碎石块覆盖,宛若一片废墟。

但废墟百米之外是条热闹的夜市,因而安全倒是没什么问题。

可就在那天晚上,冯芜听见断垣残壁后面有打斗声。

当时她不想回家,磨磨蹭蹭拖延时间,顺着墙壁缝隙,她偷偷窥探几眼。

然后认出了傅司九。

傅家老幺虽然神秘,但托他长相格外出色的福,傅司九的照片在名媛圈里被偷偷传来传去,不知多少人私自收藏了。

认出他后,冯芜在救不救他中间犹豫老大会,眼见他快被一群五大三粗的人揍死了,她同情心泛滥,悄悄报了警。

废墟几百米处就有派出所,警察五分钟就到了。

冯芜想悄摸摸溜走,结果警察一嗓门:“小姑娘,是你报的警吧?”

冯芜:“......”

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倒霉到家了。

连同冯芜一起,一群人全被带回了派出所。

做完笔录出来,冯芜沉默无言往家走,彼时还未成年的傅司九顶着一脸伤,漫不经心跟在她身侧。

“诶,你叫什么?”

“......”冯芜觉得他傻,“刚才叔叔给做笔录的时候不是问了吗?”

“草无,没草啊,”傅司九吊儿郎当,“这名儿谁起的,这么怪。”

借着路灯昏暗的光线,冯芜打量他伤脸:“你离我远点,看见你这张脸,我总觉得是鬼跟在我身边。”

“......”

气笑了都。

傅司九舌尖顶顶腮部的伤:“你从墓园那方向来的吧?大半夜跑墓地都不怕,怕我这张帅脸?”

“......”

还有人如此自恋。

寒夜寂静,冷风环着寂寥。

冯芜吸吸鼻子:“我妈妈在那里,我有什么好怕的。”

“......”傅司九瞬间愣了。

他唇角不羁的笑不经意敛了,表情罕见的正经:“别大晚上往这边跑,万一这废楼里藏坏人呢。”

冯芜遇软则软,乖乖点头。

她嫩如蛋白的脸被冷风吹出红,才初三的身材纤细瘦薄。

“喂,冯小草,”傅司九弯下腰,大哥哥哄小孩似的,“刚才怎么那么好心?”

“......”冯芜暂且忽略这个称呼,老实巴交的,“我从没见过被打成猪头的人脸...觉得你有点惨。”

傅司九:“......”

-

这段回忆讲完,燕燕双眼放光:“真是一段浪漫的相遇。”

冯芜被呛出声:“浪漫?”

别太荒谬。

“然后呢然后呢,”小桃迫不及待,“这么惊心动魄的相遇,怎么连个联系方式都没加?”

冯芜眨眨眼,为她们连这么明显的问题都存疑的态度惊讶:“生活又不是电视剧。”

“那他为什么跟别人打架?”小桃问,“还有人敢打他?”

她们想象中的傅司九,出行时应该是保镖环绕,又怎么可能独自出现在那片废墟,还被一群人围着打。

“当时他没成年,”冯芜好笑,“性子又桀骜,可能不愿意顶着傅家名头出门,而且...”

说到这,冯芜更想笑了:“你们不觉得,他一句话就能得罪所有人吗?”

会跟别人结仇,简直太正常了。

“他是心无所惧,”小桃说,“又是这种家世,没有值得他讨好的人。”

说到这,小桃抿唇望她:“我倒觉得,姐你刚才站他面前时,有种...”

莫名的CP感。

然而余下这几个字小桃悄悄咽了回去。

“姐,”燕燕叹息,“你可真是暴殄天物...”

察觉这话过了,小桃迅速挤眼:“别乱说话,姐有许少呢。”

燕燕倏然噤声。

主要是许星池存在感太弱了,连冯芜的甜品店开张都没出现过,更不曾来过这边。

“你也别乱说,”冯芜弯弯唇,“我跟星池哥也没什么。”

小桃和燕燕纷纷愣了,两人互视一眼,遮不住的惊讶。

这话题起得不好,燕燕很机灵,很快便把话头扯开:“前几天,我堂弟斥巨资买了件冲锋衣,那质量,啧啧啧...”

“......”冯芜望她,“什么质量?”

“总之就是面料很特殊啦,我堂弟说这面料是注册过专利的,”燕燕兴致勃勃,“姐,你猜,是哪个品牌?”

冯芜摇头。

燕燕:“帕顿。”

帕顿?

“哦哦哦,”小桃激动道,“就是小九爷的公司是吧,我听说帕顿是高端线呢。”

傅司九名下有几家位于珠城的公司,最为出名的便是这条专做户外用品的线。

“小九爷刚才穿的那件,”燕燕手指抵住下巴,琢磨道,“应该就是他们广告模特身上的款,但我觉得,小九爷比模特穿的好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