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全文

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全文

晨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晨周”创作的《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薛辞旧重生回十六岁。前世她以吏部侍郎府女儿的身份,不惜与家里人反目低嫁凌渝。初时凌家人待她算得上千般好,但这一切在得知她非薛家亲女而是被换了的农户女后全都变了。下人欺侮,凌母面慈心毒,凌渝视而不见,她守着那一丝往日情份死死支撑。谁知凌渝已然搭上了薛家的真千金薛胡儿,为了给薛胡儿一个正名,让她惨死在家庙里。重生一回,薛辞旧丢弃幻想,只想努力摆脱凌家,但事情却渐渐的起了变化。后来,身败名裂的凌渝跪在她的府门前久久不愿离去。悔不当初,“岁岁,我错了,没能看清薛胡儿的真面目,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一抬头没看到那道曼妙的身影,只见到一...

主角:薛辞旧燕北尧   更新:2024-05-16 09: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辞旧燕北尧的现代都市小说《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全文》,由网络作家“晨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晨周”创作的《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薛辞旧重生回十六岁。前世她以吏部侍郎府女儿的身份,不惜与家里人反目低嫁凌渝。初时凌家人待她算得上千般好,但这一切在得知她非薛家亲女而是被换了的农户女后全都变了。下人欺侮,凌母面慈心毒,凌渝视而不见,她守着那一丝往日情份死死支撑。谁知凌渝已然搭上了薛家的真千金薛胡儿,为了给薛胡儿一个正名,让她惨死在家庙里。重生一回,薛辞旧丢弃幻想,只想努力摆脱凌家,但事情却渐渐的起了变化。后来,身败名裂的凌渝跪在她的府门前久久不愿离去。悔不当初,“岁岁,我错了,没能看清薛胡儿的真面目,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一抬头没看到那道曼妙的身影,只见到一...

《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全文》精彩片段


一时看向她的眼神怪异。

柳妈妈怒极,她掉头离开了。

揣着一肚子的怨气,她快步往家里走去,只想快点回去跟大牛一诉心中的委屈。

好不容易到了家,大牛却不在,大牛媳妇与小孙孙正吃着饭,见她回来吃了一惊,忙站了起来,“娘,你怎么回来了?”

以往这个时候柳妈妈肯定在凌府的。

柳妈妈冷声道,“大牛媳妇,你男人都还没回来,你怎敢自己先吃了?真是没规矩。”

大牛媳妇抓着筷子,低头不说话,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甘。

柳妈妈才不管她什么表情,“大牛呢!”

“相公他还没回家。。”

“这个时候少爷都回府了,大牛必是下值了,都这么晚了还没回家,你还不去找,你这个媳妇是怎么当的!”

她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声阴恻恻的声音,“柳家的不用找了,你家儿子爷给你们送回来了。”

柳妈妈心中一突,转头看了过去。

狭小的院子里挤着几个高大壮汉,面目凶狠,浑身散发着煞气,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其中两人手里紧紧抓着一个猴头鼠目的年轻男子。

那男子满脸惊恐,吓得脸无人色,可不是她的大牛却又是谁。

大牛一见着她的人,顿时像找到了救星般哭叫出声,“娘,娘!”

柳妈妈一惊,喝道,“你们是谁!为何要抓住我儿?还不快快放开他!”

“放开他?”为首的一个眼角有刀疤的壮汉狞笑了一声,上前一步,朝着她扬了扬手里的纸条,“好说,把欠我们的银子还清了,马上就放人。”

柳妈妈是认得几个字的,扫眼看了过去,见上面写着赌债两字,心一下子凉了下来。

“你,你跑去赌了?”

“你怎么又跑去赌了?”柳妈妈嘴巴颤抖,“你不是答应了我不会再去赌了吗?”

“你欠了多少钱?”

大牛微侧着脸,不敢去看他娘的眼睛。

他又是悔又是恨,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从一进门开始就没赢过一把,越输越上头,到最后输急了眼,到他回过神来已经没法回头。

“五,五百两。”他低声道。

五百两?!

柳妈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猛地看向了那张债条,果见上面白纸黑字写着“欠银子五百两”的字样,下面还有大牛的手印。

顿时眼前一空,脸刷地白了。

大牛慌张,连忙解释道,“本来没那么多的。。只是进大场子要一百两的担保,我借了一百两才。。”他并不知道那一百两赌坊并没有要。

五百两,五百两,他怎么敢。。那可是五百两!在盛京买下一座小院子也不过一千两,就是把他们一家都卖了也还不上!

他怎么敢在半日的时间就输掉了五百两!!

柳妈妈胸膛剧烈地上下起伏着,身子摇晃,手脚发麻。而在她的身后,大儿媳妇与小孙孙早就抱着哭成了一团,看起来好不凄惨。

“柳家的,借据你也看了,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还钱呐?”壮汉可不管这些,人间惨剧他是看多了,这算什么。

“我上哪去找五百两银子。。”柳妈妈气若游丝。

方才还笑眯眯的壮汉一下冷了脸,杀意迸发出来,满脸凶色,“还不起?那就别怪爷不客气了。都有,把柳大牛的手剁了,把他媳妇儿子卖了!”

“是。”抓住大牛的人压着他跪在了地上,另一个则拿出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刀。

大牛媳妇抱着孩子缩在角落里,惊得连连尖叫。大牛吓得面无人色,连声叫道,“娘!娘!你救救我!救救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小说《逼妻为妾?重生后凤凰男悔不当初》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口中的莹姐姐名叫柴莹,是忠勇侯的嫡次女,跟她年纪相差不大,两人自小一起长大,也算得上是手帕交,但可惜两人虽然性情不一样,但其实底子都是一样的倔。

明明是关心,但出口的都是伤人的话。

燕北尧家世低微,家中又出了那事,而柴莹家世好,她嘴上不说,但其实内心却是自卑的。所有自她出嫁,柴莹几次邀她出来,都被她拒绝了。

除了自己的自卑作祟,她还怕燕北尧跟花氏不喜,失了他们的欢心,但是现在,她已然不在乎。

橘子听了跟杏儿交换了一个眼神,迟疑着问:“姑娘,您出门夫人那边答应了吗?”

燕北尧漫不经心:“我不过是出个门何须请得她的允许,我是嫁给了凌家不是卖给了凌家。”

她看了杏儿一眼,“橘子跟我出门,杏儿你留下,若那边有人来问,就说我出门便可,其他不用多说,也不必要说。”

待杏儿应了,她带着一脸忐忑的橘子走了出去。

来到了前院,守门的下人见她过来明显一愣,她自嫁过来后,除了回门和家中出事回了一趟后,再也没出过门。

下人忙上前来行礼,燕北尧只淡淡地点了点头,吩咐道:“驱车来,今日我要出门。”

下人小心翼翼地看她:“不知少夫人可有夫人的允许?”

“放肆。”橘子喝道,“没有夫人的允许难道少夫人就不能出门了?快快驱车来,若误了少夫人的事你可担待得起?”

她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颇有些主子跟前得用大丫鬟的气势,那下人被她那么一喝,也有些虚。

他也是个消息灵通的,昨夜那王家的还有春妈妈被罚被打的事谁不知道,但少夫人却没有受到责罚,听说连大厨房今日也不敢苛刻了少夫人的吃食。

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门房,哪里敢开罪主子,有心想让人去春慈堂那边问一声,但少夫人就盯着他看,他也找不到机会。

犹豫了一下,还是让人去把马车赶来。

大不了等下少夫人走了再去禀报夫人,但现在在主子吩咐了却不能不从。

燕北尧却不管门房怎么做,她上了车说了地点后便开始闭目养神。

这次去找柴莹不过是借口,更重要的是她要去做一件事。

她脸色凝重,橘子见了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不敢问,只捏着帕子屏息而坐。

马车驶过青石板路,往长兴街走去。

长兴街离凌府并不远,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就到。街道宽广,街道两旁栽满了梅树,天气渐冷,满街的梅树竞相盛开,可惜昨夜下过雨,地上满是梅花的残红。

马车在宝来楼的面前停了下来。

宝来楼是大兴新开的酒楼,高约四层,装潢不凡,隐密性做得绝佳,一些官员女眷十分喜欢来这里。

据说它背后的主子大有来头,说不定是皇亲宗室名下的产业,所以一般人都不敢来找麻烦。

自然,里面的吃食价格也不菲。

时辰尚早,宝来楼里还没多少人,她报了名字后跟着店小二往约定的包厢走去。

柴莹早就等在了那里,听到动静转过头来。

她生得英气,眉宇间有一抹不屈的气氛,跟燕北尧那娇软的好性子完全不一样。

燕北尧甫一见着她的脸,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虽则在这里她们不过才三四个月没见,但在实则燕北尧已经快十多年没见着这个旧友。

前世她出事后,柴莹几次递话子让她出门被拒后再也没了消息,后来她就远嫁到南阳,直至到她死去,再也没相见。

倒是她被困在家庙时,曾无意中听到说南阳候夫人上门来找过她,被凌家人打发了。

她至今还记得,她跟柴莹的最后一次见面。柴莹劝说她不要嫁给燕北尧,但她那时已全心陷了进去,只一心一意的非嫁不可。

柴莹劝她反被她认为是她妒忌自己,不愿看到自己幸福,跟她大吵了一架,大怒而去,谁知这一去,竟是两世之隔。

再重见旧人的脸,燕北尧泪意一下子涌了上来,她哑着声音轻声叫道:“莹姐姐。。”

柴莹一双英气的眉皱成一团,她心中仍是不愉,她已经往凌府递了好几次话,就是要给双方台阶下,没想到却只得来一句绝情的往后不要再来找她。

“不是说老死不相往来吗?怎么?什么风让您想起我了?”

她口气不好听,但燕北尧却如闻仙乐。

“莹姐姐,我错了。”她干脆利落的认错,“你说的都对,是我有眼无珠,一颗心错付良人。”

柴莹闻言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实际上她接到了消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燕北尧虽然看起来娇软,但却是个执拗的性子,不然也不会跟家里闹成那样也非得嫁燕北尧不可。

还是那是撞了南墙也死不回头的那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她突然转了性子,这不像是她认识的燕北尧呀。

她微微皱眉,心中升起了一个不好的念头:“你怎么了?是凌家欺负你了?”

不只是欺负,而是刻骨的仇恨。

燕北尧水眸含泪,微微摇头,“我没事,只是有些感慨罢了。”

“如果是他们欺负你,你尽管说,别让凌家人觉得你失了薛府的庇护就可以对你不好。”柴莹又道。

她的泪一下涌了下来,明明已经想好不管如何也绝不在柴莹而前哭,只会徒惹她担心罢了。但她一见着柴莹那张明明是关心却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的脸时,心中的委屈再无没法忍住。

她压抑着哭出了声。

谁也没注意到,她跟柴莹都没想起关上的包厢门后,一道高大的身影立在那里,静静地听着,一动也不动。

柴莹被她哭得一头雾水,转头看橘子,橘子也是一脸隐忍着悲伤的样子,心中更肯定是凌家人让她的好姐妹受委屈了。

当下脸色不好看起来,但她还是一言不发,只耐着性子等燕北尧宣泄情绪。

燕北尧哭了一会儿,渐渐的收了声,她只不过是一时的情绪难收,发泄出来便也就行了。

用帕子擦了泪,她有些不好意思:“莹姐姐见笑了。”

“燕北尧是不是对你不好?若真的是你不要替他瞒着,我去找他讨说法。”柴莹黑着脸问。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