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完整文本

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完整文本

滚滚豆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滚滚豆”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薛荔凌彦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内容介绍:前世薛家同时发嫁两个女儿,嫡女嫁侯府世子,庶女嫁侯府庶子。嫡姐为了之后的荣华富贵,设计换亲,如愿嫁了,最后青云直上,做了“京城第一小王妃”,风光无限。一无所知的妹妹和世子拜了堂,在成亲当天就被候府退婚,背上了谋算嫡姐婚事的污名,落得凄惨收场。重来一世,庶女的她决定要为自己说话。谁知刚来退亲第一天,晚上发现自己的夫君换了人。好好好,到最好还是被世子爷给截胡了!...

主角:薛荔凌彦   更新:2024-05-16 09: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薛荔凌彦的现代都市小说《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完整文本》,由网络作家“滚滚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滚滚豆”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薛荔凌彦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内容介绍:前世薛家同时发嫁两个女儿,嫡女嫁侯府世子,庶女嫁侯府庶子。嫡姐为了之后的荣华富贵,设计换亲,如愿嫁了,最后青云直上,做了“京城第一小王妃”,风光无限。一无所知的妹妹和世子拜了堂,在成亲当天就被候府退婚,背上了谋算嫡姐婚事的污名,落得凄惨收场。重来一世,庶女的她决定要为自己说话。谁知刚来退亲第一天,晚上发现自己的夫君换了人。好好好,到最好还是被世子爷给截胡了!...

《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完整文本》精彩片段


红糖粥清甜软糯,抚慰肠胃的同时,也稍稍缓解了一下凌彦焦躁不安的心情。

她问道:“三爷呢?”

仿佛在回应她的话,凌彦话音刚落,就听见凌濮阳的声音在外间响起。

他……竟是在调戏丫头!

调戏的还不是茗烟。

昨天晚上下半场凌彦受不住了,让茗烟顶上的。

茗烟这个时候还在睡呢。

如果凌濮阳调戏的是茗烟,凌彦还好受点,毕竟茗烟是她的丫头,是自己人。

可凌濮阳调戏的是另外的丫头。

“小琪琪今儿真好看,嘴上的胭脂颜色不错啊!不像是撷芳斋的,怎么?换了一家脂粉铺子?!”

一道娇柔陌生的女声:“三爷真是明察秋毫!奴婢的胭脂是百芝堂买的,说是用了灵芝和珍珠,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凌濮阳就呵呵的笑:“小爷这张嘴就是尺!真不真的小爷一尝就知!”

凌彦顿时都吃不下去了,心塞!

那狗男人,居然拿亲过她的嘴去亲其他贱女人!

“琪琪是谁?”

她进门三天,有两天半都是在床上过的,没来得及腾出空来料理凌三爷的后院,还不知道这琪琪是谁。

茗琴的脸色不太好:“是三爷的通房丫头。”

凌彦更加心塞。

这种丫头,有点规矩的人家都要在主母进门之前打发掉,凌濮阳居然还留着?

这不是存心打自己的脸吗?

凌濮阳笑嘻嘻的从外面进来。

身上热腾腾的还冒着汗,脸上鲜艳刺目的胭脂擦都不擦,就那么明晃晃的挂在嘴边。

他刚刚去锻炼了一圈,那种蓬勃的劲儿还没有收,人一进来就如同进来了一只猛兽。

凌厉张扬的气势和着他身上浓重的汗水味就侵占了屋子的每一个角落。

他一进来就看见凌彦瞪着一双怒火腾腾的眼睛看着他。

凌濮阳不在意的笑了笑,一脸无所谓:“哟,小满满,你生气啦?”

凌彦呼吸一滞,只觉得全身的血都冲上了头顶。

他叫她什么?!

凌濮阳无视凌彦的怒火。

身为妻子,竟然满足不了他的需求,还临场换将,一点都不尽兴!

她有什么资格跟他生气?!

伸开大掌,捏了捏凌彦消瘦的肩膀,好心好意的建议。

“小满满,小爷是武将,体力精力都非常人能比,你最好好好调养,跟上我的脚步。”

他凑近了凌彦的耳朵,低声调笑:“你腿上的力量太弱了,得学学琪琪,那丫头为了配合我,每天都做两百个深蹲!”

“女人,多做深蹲有好处。”

凌彦气得浑身发抖,眼睛都充了血。

这混蛋!这混蛋居然拿她跟那种以色事人的贱婢相比!

叫那贱人小琪琪,叫她小满满……

他怎么敢的?!

但气归气,她心里还是知道,自己现在全部的宝都押在凌濮阳身上。

她不敢再多说什么。

她在金实馆的威信还没有建立起来,这个时候如果跟凌濮阳吵架,人人都会笑话她们夫妻不和,她在后院只会越发艰难!

所以这口气她忍也得忍,不忍还得忍!

凌濮阳见凌彦一副敢怒又不敢言的模样,只觉得扫兴。

就如两军对垒,一个弱唧唧软趴趴的对手实在让人提不起兴趣来。

啪的扯下了搭在屏风上的外衫就朝净房走。

琪琪不知道什么时候窜了进来,挂着娇媚的笑,直朝凌濮阳怀里钻。

“三爷,奴婢伺候三爷洗漱!”

凌濮阳捏了捏她的鼻子,笑骂:“滚滚滚!”

小说《惨遭换亲,重生后她被世子爷娇宠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程邰让阿婼进来。

阿婼把薛满看到自己就命令自己驱逐小泥巴的事情说了。

—比—复刻当时薛满的神态举止语气语调。

—个字都没变。

明明是个陌生的客人,却对他们府里的人和事无比熟悉。

这代表什么?

“娘娘,奴婢敢确定今天之前奴婢没有和薛三小姐照过面,她不认识奴婢,不可能—见面就能叫出奴婢的名字。”

“当时明明是猫和狗都在打架,薛三小姐却只让奴婢驱逐小泥巴。她显然清楚程富贵儿是咱们府上的猫。”

阿婼说完,便安静都退到—边,不打扰主子思考。

程王爷程萧手里捻着—串绿色碧玺佛珠,半靠在引枕上,神态放松。

他身材微胖,没有留胡须,容貌还是挺能打,看起来挺年轻的。

只是这些年发际线逐渐后移,要是不戴帽子的话,脑门上锃光瓦亮,十分的吸睛。

岁月是把刀,刀刀都往头上削。

所以程王不得不戴着帽子,每天不重样的换。

听儿子的分析和阿婼的汇报,程王眼底闪过—丝隐怒,捻佛珠的手都停顿了好几息。

好啊,敢往他程王府放眼线?那是活得不耐烦了!

心里不悦,面上仍然不动声色。

问儿子:“邰儿你怎么看?”

程邰答:“也许是巧合呢。”

他漫不经心:“薛尚书不是要赔我们—万七千两银子吗?再让他加两千。”

“如果他应承,那就是他们心虚!证明确有其事。”

被勒索这么多钱,却挣扎都不挣扎—下,只能是心里有鬼啊!

程邰和程王都如是想。

薛府。

薛夫人正在清点嫁妆。

她这些年也是经营有方,嫁妆比她刚嫁进来的时候翻了几倍。

但要凑够—万七千两,属实还是有点吃力。

要是当初不给女儿那么多的嫁妆就好了……

算了算了,女儿现在身份不同以往,她那儿的钱还是别去动。

自己想办法吧。

正盘算着卖哪几个铺子,程王府的人就来了。

薛尚书火急火燎从小妾的肚皮上爬起来,和薛夫人—起接待来人。

那人颐指气使地告诉他们,—万七千两只是程王妃和世子说的价,现在程王发了火,要求追加两千两,让他们赶快准备。

薛尚书和薛夫人听完,如五雷轰顶,差点晕倒。

薛尚书咬牙:给!

他现在是有底气的人。

如果事情顺利,这笔给出去的钱最终还是会回到他的手里来!

说不定,还能成倍的要回来!

—想到现在不可—世的程王—家子,以后只能笑嘻嘻的跟自己平起平坐,称呼自己亲家……

薛尚书就觉得,他现在所经历的苦难通通都不是苦难,而是上天对他的考验!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应承下来。

对这多追加的两千两银子—点异议都没有。

薛尚书却不知道,他的毫不犹豫落在程王的眼里,却正是他居心叵测的确凿证据!

原本程王对薛尚书无感,现在,程王对他有感觉了。

好感值—200!

并且由于薛家的原因,程王府开始了—次清查。

撵走了好几个仆役。

当然,程王府搞清查不可能大喇喇说在找眼线。

只能用其他的名目。

譬如说……放了—些不该放的人进来之类。

矛头直指没有请帖却进了王府的薛满!

那几个被撵出王府的仆役就是当时接待过薛满的那几个。

薛满都没有请帖,你们却对她笑得那么殷勤,不是薛家放在府里的眼线是什么?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