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无名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全集阅读

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全集阅读

夜与剩饭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楚欣魏和的悬疑惊悚《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悬疑惊悚,作者“夜与剩饭”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我是一个坏人,年纪轻轻就跟了缅北老大,杀人放火卖粉末,我什么都敢干。就在我拼上了二把手的位置时,竟被人暗算,成了刀下亡魂。给我尸检的女人,说这是我的报应。送我过来的小警察,说我是重要线索。就连缉毒老大也说我……她:“被五马分尸吗?真是罪有应得!”我:“你知道什么!”只可惜,没人能听到我的声音了,或许,我真的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可就在我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一些线索竟然揭开了我尘封已久的秘密,其实我是……...

主角:楚欣魏和   更新:2024-05-16 00: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欣魏和的现代都市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全集阅读》,由网络作家“夜与剩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楚欣魏和的悬疑惊悚《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悬疑惊悚,作者“夜与剩饭”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我是一个坏人,年纪轻轻就跟了缅北老大,杀人放火卖粉末,我什么都敢干。就在我拼上了二把手的位置时,竟被人暗算,成了刀下亡魂。给我尸检的女人,说这是我的报应。送我过来的小警察,说我是重要线索。就连缉毒老大也说我……她:“被五马分尸吗?真是罪有应得!”我:“你知道什么!”只可惜,没人能听到我的声音了,或许,我真的应该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可就在我以为事情告一段落的时候,一些线索竟然揭开了我尘封已久的秘密,其实我是……...

《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全集阅读》精彩片段


呵,这妮子还是一如既往的会聊天啊。

她捧着我那布满刀痕,四分五裂的脑袋,认真的用缝合线尝试修复缝合。

但是皮肉都已经烂了啊,她刚缝好一块又裂开一块,最后差点把自己整崩溃了,只能叹息着放弃。

她摘下手套,手指轻抚过我的身体,每碰到一处伤疤或者於痕时,都会触电般让她颤抖一下。

当她的手触及到那冰冷的钢管时,看到那截焦黑炭化的手臂时,她的泪再一次决堤了。

“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子啊,是不是偷偷下厨房练习厨艺了?”

她故意用一种半开玩笑的语气说话,但并没能把谁逗笑,反而是哭的更厉害了。

“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你?呜呜呜……你连烫一下都会哭爹喊娘的家伙,怎么受得住这个?”

记忆中的画面再次浮现。

我坐在餐桌上大快朵颐,楚欣则是做了好几个菜,都推到我面前,托腮看着我被噎了好几次。

她一边笑骂着一边给我倒水,“魏和你找的什么工作啊?怎么变得又黑又瘦,每次吃饭都跟饿死鬼似的?”

……

随着尸体的逐渐解冻,开始不断有血水从尸体里淌下,她不厌其烦的为我擦拭着身体,但面对只剩森森白骨的大腿,她连看都不敢看一眼。

我忽然觉得好笑,一向胆量过人的楚欣,常年接触死人的法医,居然也会怕尸体?

终于,她鼓起勇气看了过来,但一秒后,她竟然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

“郑队虽然没跟我说,但我知道,那是动物撕咬留下的痕迹,五条……不,至少十条大型犬类才能吃得……呕!”

她吐得翻江倒海,几乎要把胆汁都吐出来一般。

我眼前再次闪过一些画面,如同跑马灯般带着迷幻的色彩。

画面中是我跟楚欣最后一次约会。

严格意义上也算不上是什么约会,其实就是两个人一起去公园遛狗。

虽然那时我俩都已经确认了关系,但是楚欣十分保守,最多只让拉拉手,连接吻都不行。

我那天鼓足了勇气,抱住楚欣就是一顿猛亲,她直接被我吓蒙了,但他家的大黄急了。

愣是追着我跑了两条街才罢休。

我这人真的很怕狗啊,当时都吓哭了。

楚欣还笑话我胆小鬼,但我觉得太他妈值了。

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悔,我当时怎么没多亲几口。

再后来我就去执行卧底任务了,为了获得老大坤哥的信任,我一直都认真扮演着一个十恶不赦的毒贩子形象。

我跟着坤哥前往缅甸工厂进货,带着小弟们跟其他势力火拼,入境后也时常出入夜店酒吧等黑市交易场所。

有一次在酒吧,我们刚灭了一股当地势力,楚欣不知道怎么就找了过来,劈头盖脸就骂我毒贩子不得好死。

当时周围的几个兄弟身上都带着家伙,随时都可能冲上去杀人灭口。

我慌了,一咬牙就抽了楚欣一个嘴巴,她似乎也完全没料到我会打她,直接被打翻在地,脸也被酒瓶割破了。

我当时都要心疼死了。

但还是装作一脸不在意的啐了一口,“贱女人,你肚子里的还不知道是谁的贱种,再来缠着老子直接做了你!”

道上规矩,怀孕的女人最好不要杀。

所以我才故意这么说,但是却把楚欣伤透了。

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当面对你说一声对不起。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扯住女人的头发猛烈地抽打她的脸。她已经被打得神志恍惚,无力摔倒在地,我又上去朝着她肚子猛踹两脚,她疼得立刻弓起身子,浑身剧烈发抖。

她一边哭着苦苦哀求我放过她,一边手足无措的想要往外爬。

奈何被人群团团围住,有些人甚至伸出手开始扒女人的衣服。

我推开几人挤到了最前面,旋即坏笑两声,抓住女人的脚腕。

直接将她拖进了昏暗的胡同里。

那群人相视一眼,纷纷露出意味深长的淫笑……

视频戛然而止,但网友们愤怒的弹幕几乎充斥了整个屏幕。

“这个魏和连女人都不放过,真是禽兽不如!”

“阉了他!”

“好像这把火也是他放的,他抢了人家的店,还要抢人!”

“魏魔头虐杀警犬,当街强暴,简直是坏事做尽!”

“这个恶魔死不足惜,我恨不得扒他的皮,抽他的筋!”

“好消息!魏魔头好像被人给分尸了,喜大普奔!”

楚欣的身子靠着墙壁缓缓滑落,捧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

“放火,抢劫,强奸,这个魏和死不足惜,一想到他可能是被人活活烧死的,我真的觉得苍天有眼。”

随着林易的话,我看到楚欣的眼神一点点失去了光彩。

那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暗淡。

看着有些木然的楚欣,我忽然觉得胸口隐隐作痛,又是一股记忆涌上心头。

画面显示的似乎是厨房的场景,我在灶台前炒菜,而楚欣则是在一旁淘米。

忽然,锅里蹦出了几点热油,我吓得直接扔掉了锅铲,捂着手嗷嗷叫唤。

楚欣赶忙拉住我的手查看,发现只是皮肤烫红了一点后,顿时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

“魏和你个戏精,烫这么一下都要鬼哭狼嚎,你去等着吃饭吧,我来炒菜。”

我嘿嘿一笑,厚着脸皮的搂住楚欣的腰,“你知道我最怕火了,所以我连烟都不抽。”

“没皮没脸,滚出去吧。”

……

记忆似乎很久远了,画面都有些模糊,在我脑海中一闪而逝。

我忽然感觉脸颊有点痒,竟然发现自己哭了。

原来我跟楚欣还在一起生活过啊。

也许在很久以前,我们真的是一对幸福的情侣,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

我想不起来,真的想不起来了。

我默默守在楚欣身旁,希望她能够继续解剖我的尸体,帮助我想起更多的事情。

遗憾的是,她似乎变了个人一样。

她洗净了手,换上了便装,然后开始大口吃起了林易给她带来的盒饭。

林易这个舔狗也时刻围在楚欣身旁,喋喋不休的讲述着他俩的大学时光。

原来林易跟楚欣是同一所医科大学毕业的,上学期间他就对楚欣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只是楚欣对谁都是一副生人莫近的样子,后来毕业了林易也就死心了。

后来林易在南山市医院里当上了大夫,而楚欣则是毅然选择了很少人愿意做的法医。

因为我尸体这件事太过于轰动,让林易听到了风声,这才找了上来。

我看他那样子明显就是贼心不死,还想继续追求楚欣。

我忽然有一种很想掐死林易的冲动。

“这件事结束后,我们结婚吧。”

楚欣突然冒出来的话,让我直接整个僵住,一旁的林易也是不禁一愣。

他脸上立刻爬上狂喜之色,连连点头答应,甚至激动的握住了楚欣的手,“好,好!这件事结束了,这个人就彻底从你心里抹去了。你放心,我会给你一辈子幸福的!”

小说《卧底毒贩集团,我惨死湄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口中的这个人自然是指的我。

听他话里的意思,似乎楚欣心里一直挂记着我,才会一直单身到现在。

可她不是对我恨之入骨吗?

我更困惑了。

5

那次之后,那个林易恨不得每天跑过来八遍。

后来他好像跟院领导申请了现场支援,几乎整天都跟楚欣黏在这间手术室里。

楚欣似乎真的敞开了心扉,她跟林易的话变得多了起来。

两人都是一个专业,又是一个学校的,确实有很多共同话题,看得我很不自在。

好在队里终于给楚欣抽调了一名助手过来帮忙。

有别人在,那个林易还算稍微收敛些。

不过这下楚欣彻底不参与解剖了。

她似乎十分抗拒接触我的尸体,全程负责记录,以及指导林易和助理如何开展工作。

对于他们的工作我并不了解,我只能从他们的对话中大概猜测他们在做什么。

值得高兴的是,随着解剖的进行,我的记忆也在一点点恢复着。

那助手大概是个新手兼话痨,她喊楚欣为老师,一直问个不停。

“老师,这个死者身份确认了吗?既然被分尸了,有可能是凶手故意迷惑警方。”

“确认了,三个部分的尸体已经取样化验了,确认来自同一个人的DNA。”

“那只能确认这尸体是一个人的,但并不能直接断定尸体的身份是谁吧?脸部已经严重毁容了。”

“我跟警方都认识这个人,可以确定他的身份。”

“您认识他?他叫魏和是吧?您跟他什么关系?”

林易不高兴了,“你这个小助理怎么这么多话,赶紧干活!”

小助理吐了吐舌头,继续埋头干活。

但没一会她又开始讲话。

“啧啧,这个头骨的骨相还不错,应该是个帅哥吧,可惜了……”

“可惜什么?!”

楚欣的眼神冷的吓人,把小助理吓了一跳,连忙改口。

“我是说可惜了,不走正道。”

楚欣默然收回目光,眼神不经意扫过我那颗丑陋的头颅。

……

“魏和,你高考报的什么志愿啊?”

“干嘛问起这个?”

“干脆报考北影吧,你不说话的时候还挺帅的!”

一段对话的记忆涌了上来,画面中的楚欣笑着看向我,眼神中满是爱慕。

“志愿嘛,我早就想好了,我要当一名……”

记忆戛然而止,无论我怎么回忆,也想不起来当时究竟说了什么。

“老师,死者身上的骨头都烧焦了,骨龄不好检测啊。”小助理再次打破沉默。

“30岁。”楚欣默了默说道。

“老师您怎么知道他是30岁呢?”

“看牙齿!看牙齿也能判断年龄,你这个小助理比我还业余!”

一旁的林易不悦的埋怨道。

“有道理诶!”小助理抄起工具就开始撬我的嘴。

“老……老师……”

“又怎么了?!”林易真的有点不耐烦了。

“没……没有牙……”小助理声音有点打颤,指着那个嘴巴大张的头颅。

我不禁感到有点好笑,那牙床上光秃秃的,一颗牙都没了,活像一个老头。

林易瞥了一眼,忽然开始忍不住干呕。

而楚欣则连头也没抬,依旧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只不过笔刺破了纸张,原本娟秀的字迹变得有些狰狞。

然后,她顿笔,像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看看舌下有没有什么东西?”

情报。

我立刻意识到她在找情报。

“也……没有,什么都没有……”

“什么?”

“他舌头都没了……”

我听见了倒吸冷气的声音。

6

有了助手和林易的帮助,后续的尸检工作进行很快。


楚欣站在远处笑得前仰后合,“魏和你倒是跑快点啊,跑快点它不就追不上你了吗!”

画面如镜子破碎,我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记忆中我似乎曾经跟这个楚欣的关系很密切,但她好像恨死我了啊。

4

小警察再过来时,已经过去了两天。

这次他带来了我的上半身。

辛苦啦小警察!

虽然你胆子很小,但也算对我有恩,等你死了来投奔我,我一定罩着你啊。

小警察没来由的打了个喷嚏,慌里慌张的走了。

我看他脸色有些憔悴,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估计这几天也没休息好。

真是的,我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没必要这么兴师动众吧。

这次的尸体明显比较重,楚欣搬动那个裹尸袋多少有些吃力。

她没好气的把袋子扔在台面上,竟然发出两道金属撞击的声音。

她眼中闪过一抹诧异,将拉链拉开,彻底说不出话了。

比起只剩骨架的下半身,这上半身还算完整,但浑身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口。

刀伤,弹孔,大片淤青,多处骨折,大面积严重烧伤,皮肤呈现出一种碳化的焦黑状。

最恐怖的是一双手臂,被套在两截碗口粗的钢管里,皮肉已经死死的黏在了钢管内壁,扯都扯不下来。

两截钢管有明显的过火痕迹,呈现出一种特殊的黑蓝色痕迹。

这说明尸体的主人在遭受过非人折磨后,曾经双臂被捆在钢管上,架在火上炙烤。

这是楚欣给出的分析结果。

“魏和,你这是造了多大的孽,才会被人这样虐杀……”

“活该!真的活该!”

楚欣的目光垂下,扫过我那双鸡爪般的手。

我看到她的身子明显晃了晃,咒骂声戛然而止。

已经三天三夜,楚欣几乎滴水未进,也不知道是什么在支撑着她。

咔哒!

手术室的房门打开,一个高大英俊的白大褂男子快步进来。

他看了看一脸憔悴的楚欣,脸上立刻露出心疼的神色。

他快步将楚欣扶起,从背包里取出一个饭盒,推到楚欣跟前。

“我听说手术室里有一个三天不吃不喝的法医,还在网上看到了魏和的事,就立刻猜到是你了。”

楚欣双眼无神的看了男人一眼,有些麻木的说道,“林易,原来你在这家医院里上班啊。”

我立刻回忆起来。

林易,似乎是楚欣的大学同学,似乎曾经追求过她。

这没头没脑的信息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我能够记起的人和事都很有限,为什么能对这个林易有印象?

“先不说这个,你先把饭吃了,你是学医的,你知道三天不吃饭的严重性。”

楚欣微微一笑,笑容凄然,“我知道,我只是……不想吃。”

“别骗自己了,你就是对他还心存幻想。”

林易不由分说的打断她,语调也忍不住高了几分。

“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当初伤你伤得还不够深吗?他跟那帮狐朋狗友吃喝嫖赌,自甘堕落去贩毒,现在的下场是他应得的!”

见楚欣不说话,林易激动得掏出手机,“你看看,这就是你的魏和,他干的那些勾当都被人发到网上了,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罪大恶极。”

楚欣木然的接过手机,旋即点击了一个视频。

画面中是一栋熊熊燃烧的房子。

大门口处,一群人正在围殴一个柔弱的年轻女子,为首的那人也是打女人打得最凶的,正是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